永遠發大財!成龍如何打造他的金龍帝國?(下):大哥就是站著跪著躺著都能掙錢!

但這仍然只是成龍事業的一部份而已,作為監製,他能夠將電影視為另一項投資管道。2017 年,成龍監製、楊冪與霍建華領銜主演的《逆時營救》(Reset) 上映;一個多月後,成龍擔任「藝術總監」的《龍之戰》(The War of Loong) 上映。這兩部電影雖然都慘澹下檔,但投資有賺有賠,成龍對監製投資仍然很有信心,他是這樣向富比士記者說的:

「我的一千萬美金也許會血本無歸,但如果我賭對了,回收至少有九千萬。」

成龍出席自己監製的電影《逆時營救》的首映會。

成龍當然要參加《逆時營救》首映

成龍在電影圈 40 年,他組織的成家班實力在東西方的特技界都赫赫有名,這種名聲讓更多的中國特技人員、與慕名而來的西方特技人員加入成家班,讓這裡成為了可以適應多元多語文化的特技工作室。成家班中包括了武術指導至副導演等全方面的人才,他們可以無縫輸出到中國或是好萊塢的其他電影計畫之中。成龍的製片公司也不止上述提到的,其他還包括了成龍英皇影業 (JCE Movies Limited) 、成龍中國集團 (JC Group China) 與 Jackie & JJ Productions 等等。

成龍自導自演的《十二生肖》

《十二生肖》由成龍英皇影業製作

但這些只是電影公司,成龍曾經還是環球飲食文化集團有限公司的主席。其他包括房地產、古董等等投資不計勝數。他不但是 Segway 的大股東,他還有間成龍學校呢──2015 年在湖南武漢成立了成龍影視傳媒學院,這所院長名字叫成龍的學校,每年學費高達 28,000 人民幣。看在李冰冰會來為你上課的份上,你為什麼還不趕快入學呢?

成龍影視傳媒學院也是由成龍親自創立,並親任院長。

校長親自主持畢業典禮

這樣說來,大哥不只是電影明星而已,他還真的是一位成功的生意人,可以在中國與好萊塢兩地都能大發財。那麼,一個尷尬的問題隨即產生:為什麼人才濟濟的中國,只能產生一位成龍?況且,在惡名昭彰的中國電影審查制度之下,為什麼成龍的電影總是可以順利大量地製作呢?有許多投資甚鉅的中國電影,光是在取得牌照的過程中,就可能被不明原因一筆勾銷。

中國導演管虎講述淞滬會戰的《八佰》,上海首映前突然被撤掉。

今年中國導演管虎的《八佰》,在影展首映前一天突遭撤銷,自此無消無息

「成龍得感謝他與北京的穩固關係」、「他的電影從政府的寬鬆審查中得到許多利潤」,這不只是富比士的一家之言,這是全世界媒體的公開秘密。這位本名「港生」的香港演員,現在已經將事業總部搬到天子腳下的北京去了。成龍如今不但是中國政府的政協委員,更像是國家最重要的廣告看板:他是 2008 北京奧運的宣傳大使、還是每年春晚的重量級來賓。與中央政府的親密關係,讓他在製作像是《絕地逃亡》這樣的電影時,完全沒有遭到審查的利刃刪減──這部電影裡還有成龍與強尼諾克斯威爾裸身並肩的賣腐情節,堅決維護良善風氣的中國政府卻似乎視而不見。

中國審查對成龍電影來說似乎相對寬鬆,《絕地逃生》強尼諾克斯威爾與成龍裸上身的畫面也順利通過審查。

但是更有趣的是,成龍本人面對任何他與中國政府走得很近的質問,立刻會搬出「中國官民一家親」的正色言論:

「我們都是中國人!我想每位國民都應該熱愛他們的政府。」

這種言論並不是第一次,2012 年接受《南方人物周刊》訪問,成龍認為「中國人一定要管」;而且他認為,因為香港過去接受英國統治,導致香港人的自由思想將香港變成「遊行之都」,「什麼都罵,什麼都遊行」,故「應該規定什麼可以遊行,什麼不能遊行」。

2009 年在海南島博鰲論壇上,成龍發言

「有自由好?還是沒自由好?我現在已經很混亂。太自由了,就變成香港今天這個樣子,很亂; 而且變成台灣這個樣子,也很亂。我慢慢覺得,我們中國人是需要管的。」

這些言論令曾經培育他的香港非常不滿,那天香港蘋果日報的頭版通欄頭條大標寫著:

「成龍這個奴才!」

香港的蘋果日報對於成龍的親中言論感到非常憤怒。

香港蘋果日報非常憤怒

但是無論如何,在 2019 年富比士的年度全球最高薪男演員名單裡,成龍仍然以 5,800 萬美金的漂亮數字,擠身第五名。按照慣例,這一整年他仍然沒有太多電影問世,某些信誓旦旦的電影計畫至今還沒實現──已經又過了兩三年。

但是我跟你保證,等著看看 2020 年的最高薪明星名單吧,我打賭成龍大哥還是會在上面,永垂不朽,正如中國媒體最愛吹捧的,

「成龍是唯一入選的華人明星!」

彷彿偉大的中國都因他而更加偉大了一點。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