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末日之戰》應該會是三部曲?你無緣見到的《末日之戰 2》劇本原來可能是這樣

地下電影

布萊德彼特 (Brad Pitt) 主演的活屍電影《末日之戰》(World War Z) ,當時上映創下全球 5 億美元的佳績,粉絲們不斷催促續集的誕生,籌備計畫卻一延再延,好不容易找來了大衛芬奇 (David Fincher) 執導,正當一切看似順利時,派拉蒙宣布拍攝計畫暫停了。

對粉絲來說,這可是晴天霹靂,原本想看好看滿的活屍大場面,現在已是一場空。不過,別太難過,如果真的看不到續集,我們就來看看第一集編劇馬修邁克爾卡納漢 (Matthew Michael Carnahan) 原本預想的劇本內容,自己在腦中上演一場《末日之戰 2》吧。

《末日之戰》原定的續集計畫嘎然而止,對期待這部片的粉絲可說是晴天霹靂。

 

拍攝過程多災多難

《末日之戰》改編自麥斯布魯克斯 (Max Brooks) 的同名小說,首集以 1 2,500 萬美元的預算開拍,但由於電影使用大量槍支遭到布達佩斯當局沒收,使得劇本必須重新改寫,派拉蒙找來戴蒙林道夫 (Damon Lindelof) 針對《末日之戰》後段進行重寫,他卻在寫結局前退出計畫,後來又找來《詭屋》(Cabin in the Woods) 導演德魯戈達德 (Drew Goddard) 完成劇本,各種多災多難同時發生,加上不斷的補拍,電影預算甚至達到快 2 億美元,原本預計將於 2012 10 月上映,卻延到 2013 年夏季,幸好最終仍千辛萬苦的完成這部電影。

由布萊德彼特主演的《末日之戰》因為槍枝問題以及不斷補拍,讓預算攀升到快 2 億美元。

而近日因馬修邁克爾卡納漢的處女作《摩蘇爾 (暫譯)》(Mosul即將上映,與媒體訪談時正好聊到《末日之戰》的劇本,馬修表示:

「第一份劇本(由 J. Michael Stracynskii 編寫),他們希望我來修改,看我是否可以接手,這是一個為期六週的重寫,但卻成為了近兩年的漫長探索。」

 

編劇認為《末日之戰》應該是三部曲

馬修在訪談裡提到《末日之戰》是一個很艱難、歷經苦難的拍攝,幸好最後完成了。而他也需要做一些與活屍無關的事情,因此《末日之戰 2》的計畫他並未參與其中。不過他也大概的描述他對這部電影續集的想法,他認為《末日之戰》應該是部三部曲的電影,他說道:

「我當初看到 Straczynski 的劇本時,我認為那應該是第三部電影的內容,他的劇本是一個記者在十年後去採訪戰爭老兵經歷的故事,這是一個很酷的想法,但的確應該是第三部電影的內容。第一部電影應該是描述一個真正的活屍戰爭,於是我重寫整份劇本,我認為電影若沒有展示整個戰爭的部分,就會讓沒看過書的觀眾無法產生共鳴,而第二集我認為應該要著重於小說中美國的那部分,第三部曲才是將焦點放在男人採訪老兵的過程。」

提及《末日之戰》續集想法時,第一集的編劇馬修邁克爾卡納漢表示應該分為三部曲來表現。

而原著小說中,的確是以偽報導文學的形式呈現這場活屍戰爭,由作者去採訪一些活屍大戰後倖存的人士,進而建構出整個事件的面貌,其中也帶到各國面臨活屍大戰的政策以及國與國之間的戰爭,像是俄羅斯軍隊叛變、日本滅國、美國慘敗給活屍等等事件。龐大的事件的確無法在一部電影內呈現,因此馬修的想法不無道理,或許三部曲才能夠完整述說《末日之戰》的故事。

雖然很難過,上述看到的一切內容可能都不會發生在大銀幕上,除非派拉蒙終於肯回過頭來繼續籌備這部續集電影,不過能夠知道平行宇宙中電影可能的走向,也算是圓滿了粉絲的一個小心願了。

電影資訊

末日之戰 World War Z

上映日期
2013/06/20
末日之戰_World War Z_電影海報

劇情

影片描述地球遭到恐怖活屍攻擊,無一處倖免,各地發生怪現象,包括台灣發生了狂犬病疫情。因為不明的病毒,造成突如其來的活屍災情波及全世界,人類面臨前所未有的末日浩劫。前聯合國調查人員傑瑞藍恩(布萊德彼特 飾),為了保護家人與拯救世界,必須重回昔日出生入死的生活狀態,在有限的時間內了解迅速蔓延全球的病毒疫情。在染病人數不斷暴增的狀況下,感染者很快地癱瘓了世界軍隊和政府。藍恩想盡辦法對活屍病毒的起源展開調查,挺身反抗這場透過活屍來散播的全球浩劫。面對浩劫的唯一希望,只有「不斷的移動」找到解藥拯救全世界。《末日之戰》由布萊德彼特所開設的電影製作公司「B 計畫娛樂」(Plan B)於 2007 年爭取到拍攝電影版權,劇本經 2 次改寫後,主要聚焦於「活屍大戰」,不僅讓活屍成為移動速度超快的「快捷小子」,更以軍隊攻擊層層堆疊的活屍,顛覆以往的活屍電影。

IMDB
7.0
Rotten Tomatoes
66%
PTT
好雷
91%
觀看完整介紹
末日之戰_World War Z_電影海報

關於作者

相信電影是每秒24格的謊言,但還是甘願栽進謊言中。希望以文字讓更多人在謊言與真實間找到一點人生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