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馬來西亞的《光》,自閉症患者的動人樂章

地下電影

由馬來西亞新銳導演郭修篆執導的《》(Guang),改編自導演與患有自閉症的親生哥哥相處的過程,描述一段圍繞著兩兄弟的故事。 哥哥文光(莊仲維 飾)是一名自閉症患者,母親過世後,由弟弟(張順源 飾)一肩扛起照顧哥哥的責任,但由於文光自閉症,無法與社會產生連結,找不到穩定工作,在生活與親情的壓力下,弟弟逐漸面臨崩潰邊緣。

從故事劇情來看,這是一部從自閉症患者視角出發,進而帶出家庭矛盾、社會脫軌等電影,這類題材的電影可以拍的很深、很沉,可以批判社會對於自閉症患者醫療體系的缺乏,也可以闡述旁人異樣眼光看待此症所遭受的不公,端看創作者的劇本角度及敘事手法,舉例來說,在 2013 年拿到台北電影獎百萬首獎,台灣紀錄片名導沈可尚的《築巢人》便以一雙澄澈的眼睛,洞悉了自閉症家庭所面臨到的遭遇。

《光》(Guang) 劇照

沈可尚將《築巢人》拍的很輕(節奏明快且活潑),但本質卻很重,且沈可尚細膩的觀察中,將《築巢人》透著個人鮮明的作者印記,並保有「紀錄片」本質上的客觀,沈可尚深入自閉症患者的家庭,與之生活,冷靜地記錄著被攝者的悲與喜,且透過剪接的畫面組合,產生意想不到的化學效應,最後沈可尚將鏡頭帶向自閉症患者的爸爸身上,一語道出生活失重之感,撼動了多少觀眾的心,《築巢人》中的詩意文學感,將此題材發揮的不落俗套。

 

自身經驗融入電影  具有高度說服力

回過頭來看《光》,導演郭修篆無意將自閉症家庭的「悲劇性」硬套在觀眾身上,他不乞求憐憫,也不希冀幫忙,反之他不卑不亢將故事拍得很甜,但甜中卻帶著苦澀,在這兩者情緒中,郭修篆昂首闊步地將自閉症的「沈重感」處理的容易入口,雖說這是個典型議題導向的電影,但靠著導演自身與患者相處的經驗,讓故事擁有高度的說服力,且將聲音導入戲中(自閉症的文光擁有絕對音感),巧妙讓觀眾明白「聆聽」的重要性(不管是與人或是與物),電影的流暢敘事,讓人輕易進入自閉症家庭的問題以及馬來西亞的底層世界,且故鄉與大城市的對比,也讓故事更有可觀性,流露出地域性中的人與情。

《光》(Guang) 劇照

而兩兄弟的日常對話,也寫得相當精準,再透過莊仲維與張順源兩人默契十足的演出,將「自閉症」以及「照顧者」生活中的苦與樂呈現出,貫串全片的「兄弟情誼」在台詞與演員到位的詮釋下,將這些私密的個人情感,轉成普世能接受的語言,打入觀眾的心,而最後一場戲,兄弟倆走在回家路上閒聊的處理,經過大風大浪後,這一筆讓餘韻飄散許久,也是本片可圈可點的出彩之處。

但《光》也並非沒有缺點,首先,女教師的支線顯得過於雞肋,過於服務性的角色寫得並不好,反而有著分散焦點的疑慮,再來,片中好幾段流於 MV 式的拍法,過濃的情緒大大消減了寫實電影情感上的力度,影響了觀眾入戲的深淺,最後,雖說演員表現方式討喜,但過於誇張的演出會讓觀眾思考是否有其必要,過於外放不懂得內縮,郭修篆想說的東西太滿時,就缺少了內斂的美感以及模糊地帶的曖昧性,限縮觀眾思考的空間,打亂了整體有可能更上一層樓的機會,讓電影停留在「好看」的階段,並非「傑出」的境界。

《光》(Guang) 劇照

綜觀全片,《光》質樸、純潔及動人,雖說故事俗套(自閉症有異於常人的能力,最終獲得友善對待),但導演清楚明白電影整體的走向,議題性單一卻處理的相當入微,成熟的駕馭自己能力所及的事,比起衝動躁進,塞進一堆議題卻無法整合收束來的好,雖說仍有顯而易見的缺點,但相信對於剛起步的劇情長片創作者,都還有時日來改進修正,況且以一個新銳導演來說,能拍出片尾那「玻璃杯鋼琴」一景,便已足夠。

電影資訊

Guang

上映日期
2019/08/23
光_Guang_電影海報

導演

郭修篆

劇情

這是一段圍繞著兩兄弟的故事。 哥哥文光(莊仲維 飾)是一名自閉症患者,在母親過世後,弟弟(張順源 飾)履行了和母親的承諾,18年來一直都不曾離棄文光。因為文光無法專注集中以及正常社交,以至於找不到穩定的工作,弟弟也一個人扛起兩人的生活起居。 大城市的生活壓力逐漸讓弟弟喘不過氣,他決定用盡所有辦法訓練文光面試的技巧,設法幫助文光去應徵工作,共同分擔生活開銷。然而,面對文光一次又一次的因為分心而導致工作面試失敗,甚至闖禍、惹麻煩,弟弟氣憤又無奈。而某天當他突然聽到文光房間傳來音樂聲, 推開房門發現哥哥的音樂天賦其實一直在默默的閃耀著...... 改編真人真事,導演與自己患有自閉症的親生哥哥相處的過程中所產生的創作靈感而來,網友淚推是2019年的《雨人》,當上帝關了一扇門,必打開另扇窗的深刻兄弟情誼。

IMDB
8.1
Rotten Tomatoes
--
觀看完整介紹
光_Guang_電影海報

關於作者

相信電影是每秒24格的謊言,但還是甘願栽進謊言中。希望以文字讓更多人在謊言與真實間找到一點人生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