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多桑不在家》齊藤工導演面相複雜、情感節制的導演處女作

黎仰欽

由 齊藤工 (註)導演的《多桑不在家》,真誠不流俗的敘述親人離開後的家庭關係。

齊藤工 《多桑不在家》劇照01

家人離世,是人生中恆常需要面對的課題,關於怎麼面對這些生命中必要需承受之重的題材,很多電影都拍過:

義大利導演南尼莫瑞提(Nanni Moretti)在自導自演的《人間有情天》(the Son’s Room)飾演心理醫生,某日早上驟聞兒子潛水發生意外的死訊,無法走出悲傷的一家子在收到一封神秘女孩寄來的信後,慢慢拼湊出孩子生前可愛的形狀,劇末他們徐步邁向海岸的舒緩結尾,稍微沖淡了悲傷的氛圍,而給了他們慢慢走出的可能。

雪歌妮薇佛(Sigourney Weaver)主演的《為巴比祈禱》(Prayers for Bobby),身為同性戀卻一直無法被家人接納的巴比,最後選擇自殺作為對母親的抗議,而身為教徒的母親在巴比死後,才試圖去了解巴比生前所欲傳達的心情,接觸與她類似的個案家庭,重新去理解並接納巴比原始而真實的形貌,並投身同志運動,為更多的家庭和青少年發聲,讓巴比的死亡不是悲劇,而是每個家庭幸福的延續。

齊藤工 南尼莫瑞提所執導的《人間有情天》

南尼莫瑞提所執導的《人間有情天》。

《多桑不在家》從多桑(中川雅也 飾)的喪禮開頭,導向一家人包含母親、大哥(齋藤工 飾)和弟弟幸治(高橋一生 飾)關於這個男人的回憶,記憶中的他是個好賭的父親、債主屢屢登門造訪讓家人過著如履薄冰的日子;他是個會陪兒子玩棒球傳接球的父親,但同時他也是當幸治興奮的拿著得獎作文要給爸爸看時,逕自博弈、無暇閱覽,甚至以「太宰治」之名與友人調侃兒子的淡漠父親。

齊藤工 《多桑不在家》劇照02再度得知父親的消息已是他消失 13 年後,媽媽、哥哥都拒絕去看罹患癌症、生命只剩三個月的父親,只有幸治是唯一願意去探望父親的人。

齊藤工 《多桑不在家》劇照03大量的閃回鏡頭,交織出幸治對父親愛恨難解的情結,當喪禮中父親友人訴說著父親生前種種體貼、善良、溫暖的「他們不知道的父親形象」時,相較於哥哥的無動於衷、沒有太多的情緒起伏,幸治偶露專注聆聽神情、不時陷入回憶漩渦的蹙眉沉思,充分展露了他對父親一言難以蔽之的複雜心緒,一如他在醫院的頂樓和父親談話時的場景。當兩個人的影子已幾乎等長之時,歲月拉近了兩人身形的距離,卻無法弭平時間所帶來的傷痕。

那些關於爸爸在家 / 不在家時自己和媽媽哥哥所獨自承受的苦;文學天份的無法延續、棒球夢的日漸遠颺、為了不想像父親一樣、努力要出人頭地的哥哥、沒日沒夜工作不以為忤的母親,當然還包含深受「父親」陰影所羈絆的幸治。

齊藤工 《多桑不在家》劇照04

劇中負責喪禮接待的幸治女友,在醫院告訴幸治她有了小孩之時,幸治沒有欣喜之情,鏡頭帶到半掩門廉的病床,一個父親將死形像的表徵,一舉掩蓋掉幸治即將為人父的喜悅,在缺少正格父親榜樣帶領下長大的幸治,能成熟無畏的做女友腹中胎兒的父親嗎?

在一個容易淪為煽情通俗劇的電影架構裡,齊藤工捨棄工整而容易達到敘事目的的手法,摒棄賺取觀眾眼淚的「傳統」,從人的複雜面向出發,不只是父親一角的複雜,更在於家人看待父親眼光的複雜:哥哥的不願回想,不知該說什麼,看來寡情,然後他的泰半靜默卻讓畫面多了聯想空間;沒在喪禮出現的母親,連離婚協議都不是她提出申請的,真正還保有一絲對丈夫溫柔凝視的,或許是在斗室內抽著煙,這個獨自撐起家中脊樑的堅忍婦人。

齊藤工 《多桑不在家》劇照05

《跟爺爺說再見》裡女主角對爺爺死後「好像沒有人悲傷」一事感到困惑,《多桑不在家》爸爸死後眾人的反應,似也給人「不夠悲傷」之感,但正因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跟爺爺說再見》爺爺的死突顯了本已存在的家庭矛盾,《多桑不在家》則是藉由一個缺席 13 年再見面卻迅速「閃離」的父親,去勾勒眾人的情感惶惑。

愛是一件需要練習和深切體會的事,恨容易萌生,但當你越想努力延續,卻發現終究力有未逮,愛恨交纏、渾沌難明,或許才是我們憶及父親時,最可能展示的情感面貌。

齊藤工 《多桑不在家》日本宣傳DM

導演 齊藤工 的處女作

要讓劇中人掉淚很容易,要讓觀者眼淚失守不困難,但要我們去感同身受,去理解他們的處境,思忖他們的一舉一動,體會那從未言明的悲傷,和也曾有過的喜樂,我以為這才是導演在刻劃人物優異之處。《多桑不在家》做為處女作縱然不完美,但他的真誠不流俗,對影片節奏的展控和不舖張渲染情緒的節制,都足以讓我們期待齊藤工導演的第二部作品。

齊藤工 《多桑不在家》台北宣傳活動照片

(註:作為導演的時候使用「齊藤工」名義;當演員的時候使用齋藤工名義。)

延伸閱讀:

【影音影評】推坑!還原度真高!銀魂入門須知
【影評】芥川賞得獎作改編:《火花》 雖然轉瞬即逝,卻一度映亮他倆的人生
▪【影評 – P探員試映回報】《劇場版 無敵鐵金剛/INFINITY》相隔45年 正宗續篇熱血再臨

關於作者

看電影,愛電影,持續挖深,不斷誌記。書寫的目的不在比較,而在感知,銀幕內外持續穿透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