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搜專訪】今夏最熱血的《下半場》!金馬最佳新導演張榮吉的青春籃球夢

地下電影

2019 年的 8 月盛夏,有 4 部不同類型的國片選在這檔期上映爭雄,替台灣這塊海島拉出旺盛的影視創作力,包含莊凱勛、邵雨薇、傅孟柏聯手演出的《緝魔》;邱澤、温貞菱、澎恰恰的抓鬼類型片《第九分局》;《引爆點》導演莊景燊再度和妻子王莉雯共同編劇,台北電影獎影帝黃河主演的《最乖巧的殺人犯》,最後則是受到廣大關注,台灣好久不見的籃球運動電影,張榮吉的《下半場》。

《下半場》劇照。

此作以 HBL 高中籃球聯賽為改編基底,導演張榮吉在 2015 年注意到高國強、高國豪這對分屬泰山高中和松山高中的籃球員兄弟檔,該年高一新生高國豪在 HBL 戰場上掀起旋風,豪放的球風以及精準的外線手感讓他站穩松山主力,然而哥哥高國強已經是高三準畢業生。最後一年的 HBL ,泰山挾著驚人氣勢一路挺進冠軍賽,最終就是敗給弟弟率領的松山,高國豪甚至以高一新生之姿拿下 MVP(Most Valuable Player,最有價值球員),媒體也大肆以「兄弟鬩牆」作為宣傳報導,凸顯比賽背後更強勁的張力,這樣的戲碼就此打進張榮吉醞釀許久的影像創作中。

 HBL 高中籃球聯賽上演兄弟對決

HBL 籃球員兄弟檔高國強、高國豪

 

籃球故事是導演一直想拍攝的題材

《下半場》直接將台灣高中籃球賽事搬上大銀幕,描述隸屬不同高中的兄弟檔,哥哥有著聽力問題加入即將解散的球隊,弟弟則是加入豪門球隊挑戰三連霸,兩人最終爭奪冠軍時碰撞出矛盾與衝突,進而在運動中拉出溫暖情誼。事實上,《下半場》原先叫《24:應聲入網》,早在 2012 年的金馬創投就拿獎受到鼓勵, 2018 年也在金馬創投拿到 WIP 獎項,而導演張榮吉在 7 年前甚至更早的時候,就已經有想拍籃球故事的想法,直至今年登上大銀幕和觀眾見面。

《下半場》導演張榮吉

回憶這幾年的經驗積累,直到創作出《下半場》,張榮吉說:

「其實在和楊力州導演拍《奇蹟的夏天》(第43 屆金馬最佳紀錄片)的時候,就接觸到HBL ,這群高中球員相比《奇蹟的夏天》中的小朋友氣質不一樣,除了體型更大之外,也更陽剛、更熱血,對他們來說, HBL 是一個舞台,在這三年堅持著走上最大舞台是很有趣且不容易的事,也因為近幾年 HBL 關注度很高,我們覺得應該要趁勢將這部電影完成,是時候了。」

 

主軸離不開「青春」與「夢想」

回望張榮吉 2012 年的首部劇情長片《逆光飛翔》,啟用了台灣盲人鋼琴家黃裕翔演出主角,搭配氣質脫俗的張榕容,片中點出學生時代追夢的不易,然而更多的是相信自己並與之堅持的信仰,當年在一片好評聲中拿下金馬最佳新導演;接著 2014 年,張榮吉試圖轉變影像風格,拍出了同樣帶著青春氣質,卻轉為深究「相信」與否的懸疑類型片《共犯》,在張榮吉獨有的攝影中,每一幀影格都傳遞躁動不安的氛圍,造出台灣影壇獨樹一格的創作。

《逆光飛翔》劇照。

近年在中國拍片的他,也交出了改編自日本推理作家島田莊司的同名小說《夏天十九歲的肖像》。綜觀這幾部劇情長片,甚至是《奇蹟的夏天》,都脫離不了「青春」與「夢想」的主題,即使風格差異甚大,但處在青春期的年少,都成為張榮吉重要的創作母題,當談到「青春」,張榮吉這樣說:

「我認為青春期的階段是最沒有束縛且沒有太多包袱的時期,這時候的我們可以有憧憬、可以有衝動、可以很熱血,有更多可能性。」

《下半場》劇照。

「兄弟情」是電影《下半場》的主軸。

事實上,張榮吉口中的熱血青春,很大一部分都帶著些許缺陷,從《逆光飛翔》的盲人鋼琴家到《下半場》聽力受損的籃球員,這些追夢青年都因內在的缺陷而在追夢路上受到阻礙,這樣的設定讓張榮吉的片子富有戲劇張力,也更能引發共鳴。這群追夢青年的「缺陷」,似乎輝映著追夢總是不易,若觀眾耐心地持續跟著角色發展,都能感受到人生這時期的強大渲染力,但相較於《逆光飛翔》以盲人視角說故事,《下半場》的聽力問題僅是點綴,引領《下半場》的核心,當然還是「兄弟情」。

電影資訊

下半場 We Are Champions

上映日期
2019/08/23
下半場_We Are Champions_電影海報

導演

張榮吉張榮吉

劇情

屬於台灣本土、熱血的HBL青春籃球電影。兄弟比球技、拚到底!冠軍誰屬?范少勳、朱軒洋飾演一對來自貧困家庭,相依為命的兄弟。弟弟加入菁英球隊育英高中,受到教練重視,蛻變為場上耀眼的球星;哥哥則是進了雜草球隊光誠中學,卻面臨解散的困境,於是他和不想放棄的隊友,建立了另一種兄弟情誼。賽季開始,兩兄弟在賽場重逢,體認到在爭奪冠軍的路上,他們必須擊敗彼此,上半場失去的,下半場贏回來。

IMDB
7.5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92%
觀看完整介紹
下半場_We Are Champions_電影海報

關於作者

相信電影是每秒24格的謊言,但還是甘願栽進謊言中。希望以文字讓更多人在謊言與真實間找到一點人生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