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蘇魯神話宗師,邪典老骨灰導演,還有美好的凱吉瘋,新片《星之彩》就這麼誕生了!

雖然如今你常常忘記他,但這不代表尼可拉斯凱吉 (Nicolas Cage) 正躺在夏威夷海灘上偷閒,他還在好萊塢,他還在馬不停蹄地拍電影。就在《蜘蛛人:新宇宙》(Spider-Man: Into the Spider-Verse) 獻聲之後的 10 個月裡,他又拍完了 4 部電影。也許這些電影仍然提不起你的興趣──《幹完這一票》(A Score to Settle) 聽起來就 BB 的──但是接下來這部電影也許不一樣,許多人聽到它的片名《星之彩》(Color Out of Space),就興奮地顫抖起來。

《星之彩》拍攝中的尼可拉斯凱吉(左)與導演(右)。

 

魅力攝人的克蘇魯宗師:H.P. 洛夫克拉夫特

《星之彩》,會對這個名字有所感應的朋友,勢必對奇異博士 (Doctor Strange) 的下一部電影同樣感興趣:《奇異博士之戰慄多重宇宙(暫譯)》(Doctor Strange in the Multiverse of Madness),聽起來就是洋溢 H.P. 洛夫克拉夫特 (H.P.Lovecraft) 風情的作品,而《星之彩》就是洛夫克拉夫特本人撰寫的故事。

這三年來,電影圈開始有人慢慢在試圖復活洛夫克拉夫特的世界觀。不管是克蘇魯神話 (cthulhu)、還是半魚人、或只是海底伸出的觸手,洛夫克拉夫特風格在許多電影、影集、乃至於遊戲裡出現。這些作品未必會大張旗鼓地宣揚,自己是部洛夫克拉夫特作品──這個名號事實上沒有多大的消費影響力──但你可以看出創作者對洛夫克拉夫特大師的虔誠崇拜,體現在作品的各個角落裡。

不只《星之彩》,暫譯《海星》(Starfish) 的怪奇新片,也充滿洛夫克拉夫特的一貫風格,

今年的《海星(暫譯)》(Starfish) 也是一部洛氏風格電影。

光是今年就有一部作品可提:2015 年吹響低成本恐怖電影風潮的電影《女巫》(The Witch),導演羅柏艾格斯 (Robert Eggers) 在 4 年之後,於今年坎城影展帶來了他的回歸之作《燈塔驚魂(暫譯)》(The Lighthouse)。這是兩位燈塔管理員與一座燈塔的故事……這劇情大綱真吸引人對吧?問題不在這裡,它的預告上線之後,洛夫克拉夫特粉絲們發現了比劇情大綱更有趣的元素:人魚、觸手、還有時間感錯亂。這些都是明顯的洛夫克拉夫特元素,當然,一部關於海邊燈塔的恐怖電影,多半都跟洛夫克拉夫特有關,看看 2017 年的《冰海異種》(Cold Skin) 就知道了。

《燈塔驚魂》預告:

對了,別忘了前幾個月發行的 PC/PS4/Xbox One 遊戲《沈沒之都》(The Sinking City),你看到遊戲標題文字上的觸手了嗎?這當然也是洛粉們一定要試試的作品。

遊戲《沈沒之都》充滿觸手的標題也明示著本作的克蘇魯風格。

《沈沒之都》。

 

你可能已經看過《星之彩》,在一些其他的電影裡……

我們提過,洛夫克拉夫特風格是一個開放所有人創作的創意世界,這反而產生了一個有趣的現象:真正改編洛夫克拉夫特作品的電影倒不太多。畢竟每位導演都有自己想闡釋的論點,而比起修改大師作品再埋藏自己的論述,在自己的故事裡穿插克蘇魯元素是簡單多了。這讓《星之彩》多了一份特別:它也許是近年來最常被改編成電影的洛夫克拉夫特小說了。

娜塔莉波曼 主演的 Netflix 電影《滅絕》故事中許多部分可見到《星之彩》的影子。

Netflix 電影《滅絕》(Annihilation) 借用了不少《星之彩》的設定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