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眼鏡蛇是他的老師、聖杯是他的目標、這是你仍然搞不懂的凱吉

尼可拉斯凱吉 (Nicolas Cage) 曾經說,全世界都不了解他。這句話當中自然有一絲不滿的情緒,這個世界不了解他,認為凱吉的生活就是嗑藥喝酒然後亂花錢、拍爛片。但是這些印象有些並不是事實,而有些我們並不瞭解背後的脈絡。最近凱吉接受紐約時報的專訪,揭露了更多他神祕的內心世界:包括他如何讓眼鏡蛇成為他的老師、以及他如何尋找聖經中的聖杯。

等等,這些聽起來都太像「瘋狂凱吉」會做的事了。我們知道,凱吉的錢沒有不見,只是變成他喜歡的東西:而他養過兩隻得到白化症的國王眼鏡蛇,這兩隻又大又粗的雪白巨蛇是他的護衛──但凱吉的保鑣曾經被充滿野性的護衛咬過,自己人搞自己人,這實在是太不專業了──但是牠們不只是護衛,牠們還是凱吉的老師。

 

模仿大師從模仿眼鏡蛇開始?

凱吉的小寵物兼導師

凱吉私人禁衛軍,非常致命

「眼鏡蛇會透過左右遊走來試圖迷惑他的獵物,而我在《3D 惡靈戰警:復仇時刻》(Ghost Rider: Spirit of Vengeance) 裡也模仿過這種行動。動物身上永遠有激發靈感的點子,事實上,我想希斯萊傑 (Heath Ledger) 在扮演小丑時,可能參考了蜥蜴的生態,你看他的舌頭時不時地就會伸出來見人。」

《3D 惡靈戰警:復仇時刻》(Ghost Rider: Spirit of Vengeance) 劇照

《3D 惡靈戰警:復仇時刻》

很可惜,我們無法從萊傑那裡獲得確認,但是凱吉的確是一位模仿大師,他不只以白化國王眼鏡蛇為師,他還不客氣地從所有他看過的小說、繪畫、電影等等藝術作品中,擷取演技的樣板──他在 2009 年動畫《鼠膽妙算》(G-Force) 裡為一隻土撥鼠配音,他用的是華納動畫兔寶寶的聲音;而他在《變臉》(Face/off) 裡嗑藥過後的迷茫模樣,也模仿了兔寶寶;他在《曼蒂》(Mandy) 裡吸了一大口天使塵,然後擺出了一個李小龍的招牌姿勢;他在《吸血鬼之吻》(Vampire’s Kiss) 裡瞪大眼睛聳肩的模樣,是偷師了《不死殭屍—恐慄交響曲》(Nosferatu) 裡馬克斯席瑞克 (Max Schreck) 的吸血鬼姿態。

尼可拉斯凱吉 (Nicolas Cage) 擅於模仿

《不死殭屍—恐慄交響曲》(左)與《吸血鬼之吻》(右)

凱吉絕對算是好萊塢最用功的學生,他也許不像昆汀塔倫提諾 (Quentin Tarantino) 看了這麼多電影,但凱吉的興致涵蓋更多藝術層面:他熱愛村上春樹、他是現代德國音樂大師卡爾海因茲史托克豪森 (Karlheinz Stockhausen) 的鐵粉、他也是表現主義與存在主義的愛好者、他喜歡柏格曼、塔可夫斯基與穆瑙、他也喜歡啄木鳥伍迪 (Woody Woodpecker),而這些都是他那時而瘋狂時而深沉的演技底蘊。他說自己的演技不是方法論,而是「新降靈主義」(nouveau shamanic) :他會在片場將這些經典作品裡的角色或神態憑依在身上,由他們去大哭大笑,而他只是個忠實的乩童。

凱吉的偶像:柯波拉

叔叔法蘭西斯柯波拉(左二)也曾經是凱吉(左一)的偶像,右二為柯波拉女兒蘇菲亞柯波拉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