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封 18 年的詛咒!為什麼沒有人能完成真人版電影《阿基拉》? (二):讓新東京的末日再次發生在新曼哈頓

這是一場堪比珍珠港事變的入侵,沒人知道這些上頭寫著意味不明的「AKIRA」錄影帶是誰製作的、從哪裡來的、而它們又為何會出現在美國校園裡。神秘的日本動畫電影令人充滿迷惑、但它深入美國年輕族群的敏捷速度卻更令人迷惑。

圖片是後來才發行的英文版《阿基拉》動畫錄影帶。

當時還沒有人代理《阿基拉》進入美國院線上映,但是不管是動畫迷、電影迷、科幻迷、或是電視圈的童星,都被《阿基拉》裡那個遙遠的未來東京迷得雙眼發直。電視童星李奧納多狄卡皮歐 (Leonardo DiCaprio) 家裡就有一卷《阿基拉》錄影帶,他愛死這部電影了,十數年後,他已經是好萊塢最炙手可熱的男神與影壇大亨,而他決定讓宅魂爆發。

前情提要 >> 塵封 18 年的詛咒!為什麼沒有人能完成真人版電影《阿基拉》? (一):它曾經是好萊塢最強的科幻六部曲電影

 

日本動畫跨海掀起一波科幻衝擊

《阿基拉》在美國一直是個都市傳奇,因為普羅大眾要等到2001年,才等到院線上映《阿基拉》配音版。但美國宅宅與年輕學生,卻早在《阿基拉》在日本上映後不久,就透過盜版錄影帶,透過草率的英文字幕,親炙這部科幻動畫史上的經典。

這代表早有一群死忠動漫粉絲了解《阿基拉》的魅力,但是電影製作公司老闆李奧納多狄卡皮歐,並不是因為覬覦這些基本盤背後代表的票房,而讓他的電影公司亞壁古道 (Appian Way productions) 製作這部真人版本的 《阿基拉》電影,他完全出自於身為一個 《阿基拉》粉絲的熱情,並且試著以最大的誠意去改編神作。

李奧納多狄卡皮歐所有的電影公司亞壁古道曾推出過《血紅帽》等作品,基於他對《阿基拉》的愛,他也想推出好萊塢真人版電影。

亞壁古道製作過《血紅帽》(Red Riding Hood)。

其中一個關鍵,就是當記者興致沖沖地詢問李奧,他會不會有興趣親自飾演 《阿基拉》裡的金田或是鐵雄時,他很有禮貌但同時堅定地表示,他絕不會演出這部電影,他將純粹擔任監製──他並不認為自己適合出現在這部神作裡,他不想因為自己而破壞了這部作品的完美。

「我們目前正在等待劇本的最終版出爐,」

2008年接受採訪時,李奧表現地像個專業的監製,

「我是日式動畫的超級粉絲,除了《阿基拉》之外,我們還在嘗試將《獸兵衛忍風帖》改編成真人電影。我知道這些作品都有非常多的死忠粉絲,因此我們努力將工作做到完美,全心等待最好的劇本誕生,在那之前我們不會正式製作電影。」

川尻善昭編導的 1993 年動畫電影《獸兵衛忍風帖》曾以《Ninja Scroll》之名在北美發行家用錄影帶並銷售近 50 萬卷,大受喜愛。

李奧非常有眼光,《獸兵衛忍風帖》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劍鬥時代劇。

 

李奧納多要推《阿基拉》,也開啟它的真人電影坎坷路

老闆不想自嗨,這很不容易──李奧納多對於自己有興趣的角色絕不客氣,他在好萊塢的權力高度,也讓他能如魚得水;老闆也想好好拍,這更不容易。但問題是,人人都想拍出一部完美的電影,但拍出好電影不是靠「想要」拍得好就能達成。看來李奧納多接下來要傷心了──《阿基拉》改編電影漫長的低潮開始了。

曾推出《星際禁區》等作品的導演盧埃里羅賓森。

盧埃里羅賓森。

亞壁古道找到的第一對編導搭檔,分別是導演盧埃里羅賓森 (Ruairi Robinson) 與編劇蓋瑞威塔 (Gary Whitta)。羅賓森來頭不小,這位科幻短片導演產量不多,但每次出手都驚豔全場。他的第二部短片《一半灰》(Fifty Percent Grey) 就獲得了奧斯卡最佳短片入圍的肯定。2011 年的《壞機器人》(Blinky) 更是把機器人三定律玩弄得惡趣味橫生,他熟悉科幻題材、他擅長視覺特效、更重要的是,羅賓森對未來的想像沒那麼樂觀,正如《阿基拉》的灰暗未來相符合。

2015 年盧埃里羅賓森的試作短片《利維坦》(the Leviathan):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