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封 18 年的詛咒!為什麼沒有人能完成真人版電影《阿基拉》? (一):它曾經是好萊塢最強的科幻六部曲電影

1988 年的炎熱夏天,《阿基拉》在日本上映,這部灰暗近未來科幻電影卻比夏天還要熱。它幾乎立刻改變了動畫界與科幻界的歷史,也同時引起了好萊塢的注意。同樣的,隨著《X戰警》的成功,好萊塢的豺狼虎豹們聞到了漫畫改編電影的商機。 2002 年,華納影業買下了《阿基拉》的改編權──一次六部電影的超大型合約,就跟《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一樣威猛。華納在 2001 年推出了《哈利波特:神奇的魔法石》(The Philosopher’s Stone) 電影,讓他們嘗到了豐美的甜頭。改編全球粉絲熱愛的大型小說成為長期系列電影,成為了華納影業的重點計畫。

《哈利波特》系列電影

當年人人都愛小法師

因此調性與《哈利波特》徹底不同,但同樣擁有眾多粉絲的《阿基拉》自然不能免俗。《阿基拉》導演大友克洋在電影上映之後,繼續將原著漫畫完成。直到 1990 年,日本出版了《阿基拉》全套六本漫畫。對信心滿滿的華納影業來說,他們也要讓《阿基拉》擁有《哈利波特》的相同待遇── 一本漫畫拍一部電影。華納影業頓時左手魔法、右手科幻,兩大系列電影要把粉絲的荷包打到吐錢──諷刺的是,另一位歷史更悠久、粉絲更多的黑暗騎士,卻被冷凍在華納影業地下室。

黑暗騎士被冷凍在華納影業地下室。

華納影業期望史蒂芬諾靈頓能夠執掌《阿基拉》六部曲電影,同時讓製作人喬彼得斯 (Jon Peters) 負責製作,諾靈頓立刻找來正在一起合作《天降奇兵》的編劇詹姆斯羅賓森討論劇本。《天降奇兵》就要在 2003 年上映,之後他們就要專注將《阿基拉》付諸實現,這是個多麼令人期待的時刻,好萊塢的歷史就要因此改變。

並沒有,這個根本還沒開始的計畫已經顯露了破綻──諾靈頓只有執導過 3 部電影,他在成為導演之前是特效化妝人員,根本沒有處理過大型系列電影計畫的經驗;詹姆斯羅賓森是專業的漫畫編劇,卻沒有太多電影編劇的經驗,一碼歸一碼,兩種不同類型的文本無法輕易等而論之;

《天降奇兵》劇照。

更糟的是喬彼得斯這位監製,超人復活 (Superman Live) 計畫的失敗,有一大半要算在他頭上。他是位偉大的監製,製作過《紫色姐妹花》(The Color Purple) 、《紫屋魔戀》(The Witches of Eastwick) 、與《蝙蝠俠》(Batman) 等經典電影。但是他三心二意的毛病特別要命,當一部電影全由他自己監製時,他時常會隨興增刪電影內容,導致製作時間無法掌控──連片場權力最大的監製都這樣一日三變,延期幾乎是必然的結果。

監製喬彼得斯

有賴#MeToo風潮,有五名員工指控彼得斯曾有性騷擾惡習

也許是老天保佑、也許是亞倫摩爾怨念作效,華納影業還沒有把頭洗下去,就發現事情不對勁了──《天降奇兵》彷彿沒帶降落傘而從天上降下的奇兵,當場慘死地板上。口碑與票房才在首周就看出濃濃的敗相──票房連成本的一半都不到。影評嘲諷電影像是用電風扇吹劇本,然後撿起幾張還沒吹走的頁數就開拍。還好《天降奇兵》這只立馬摔破的大鍋是福斯家的,華納影業趕緊拍拍胸口,暗暗慶幸自家的千金小姐沒有所託非人。

李奧納多狄卡皮製片公司亞壁古道 (Appian Way) 決定製作《阿基拉》

還好沒交給諾靈頓與羅賓森,他們走後《阿基拉》繼續擱置。過了三年, 2007 年有位白馬王子翩翩前來拯救《阿基拉》了,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帶著他新開張的製片公司亞壁古道 (Appian Way) 來敲華納影業的大門,他們決定製作《阿基拉》……

狄卡皮歐至少做到了一件事,如同他向華納影業保證的一樣,至今 15 年過去,亞壁古道從未放棄製作《阿基拉》。只是這 15 年來,等待《阿基拉》的只有更多悲傷的命運考驗。(未完待續)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