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封 18 年的詛咒!為什麼沒有人能完成真人版電影《阿基拉》? (一):它曾經是好萊塢最強的科幻六部曲電影

塔伊加維迪提 (Taika Waititi) 正在聖地牙哥動漫展 (San Diego Comic-con) 上手舞足蹈,介紹他的最新漫威電影《雷神索爾:電愛/用愛發電/電到愛愛叫》(Thor: Love and Thunder)  。看得出來,他很興奮,擠爆展覽廳 H 的觀眾們也很興奮;另一方面,李奧納多狄卡皮歐 (Leonardo DiCaprio) 的新片《從前,有個好萊塢》(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 正要上映,他正意氣風發地在全球各地宣傳。而當塔伊加維迪提、《雷神索爾》與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同時都出現在娛樂版面頭條,有部與他們都有關的電影,卻依舊石沉大海、無人聞問。它就是好萊塢 21 世紀的最大詛咒之一 ──《阿基拉》(Akira) 。

《阿基拉》(Akira) 劇照。

似乎所有人都忘記了《雷神索爾》又再度讓《阿基拉》延期的事實。而這已經不是《阿基拉》第一次延期,它事實上已經延期將近 18 年,而且現在確定還要再延幾年──考慮到《雷神索爾4》預計在  2021 年 11 月 5 日上映,如果以目前華納影業對《阿基拉》的計畫不變,那麼他們必須等待塔伊加維迪提完成《雷神索爾4》之後,再歡迎他回歸《阿基拉》的導演椅。如果《阿基拉》的攝製過程快得有如電光石火,那麼最快也是 2022 年底才能上映。

塔伊加維迪提 (Taika Waititi) 將執導《阿基拉》

這意味著,《阿基拉》已經整整遲到了 20 年。在好萊塢, 20 年代表觀眾已經輪替了一整個世代,代表著所有的客群口味分析、社會議題與表現手法都要打掉重來,這當然是一個糟糕的製片計畫、一場災難、而它更像是一種詛咒。更糟的是,我並沒有感覺這個詛咒已經消失了。

《X戰警》(X-men) 帶動超英漫改電影風潮。

2000年的《X戰警》

2002 年,超英雄漫畫改編電影剛因為《X戰警》(X-men)的一鳴驚人而漸有起色,福斯影業很快地將《X戰警2》(X2) 計畫付諸實行,但當然他們也沒有天真地將超英雄電影的希望,孤注一擲在 X 戰警身上,特別是因為他們還取得了漫畫宗師亞倫摩爾 (Alan Moore) 的經典改編權,福斯影業希望摩爾大受歡迎的漫畫《天降奇兵》(The League of Extraordinary Gentlemen) ,也能成為他們的漫改電影招牌。

亞倫摩爾的《天降奇兵》很受歡迎。

《天降奇兵》漫畫原著。

這種期望日漸堅定,因為《天降奇兵》竟然請到了史恩康納萊 (Sean Connery) 、請到了《刀鋒戰士》(Blade) 導演史蒂芬諾靈頓 (Stephen Norrington) 。康納萊當時已經似乎對演藝圈意興闌珊,他已經好幾年沒有電影演出,這次回歸當然受到期待。而諾靈頓更是當時最紅的超英雄電影導演──就像現在的羅素兄弟 (Russo Brothers) 一樣──他能將沒人熟悉的《刀鋒戰士》拍成大家都喜歡的電影,功力自然不凡。強強聯手、加上備受讚譽的漫畫原著,這絕對會讓《天降奇兵》,成為 21 世紀初期最強的超英雄漫畫改編電影。

《天降奇兵》劇照。

並沒有,《天降奇兵》成為 21 世紀初期最悲慘的超英雄漫畫改編電影──諷刺的是,這本漫畫,事實上本質是反英雄的。這部電影一次封殺了史蒂芬諾靈頓的導演夢、封殺了康納萊繼續待在好萊塢的念頭、傷害了已經被好萊塢傷害 N 百次的漫畫大師亞倫摩爾。

但是時光倒退一點點,在觀眾為《天降奇兵》投下殘酷的否決票之前,在好萊塢對導演諾靈頓與編劇詹姆斯羅賓森 (James Robinson) 仍然充滿信心時,華納影業向這對編導搭檔,遞出了一封來自新東京市的邀請函。

《阿基拉》(Akira) 劇照。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