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身懷病痛的火焰女、傻大姐與超級媽媽莎瑪布萊兒,拒絕只是個病患

女明星不需要總是以優雅氣質、堅強、或美麗的形象才能在我們心裡住下,莎瑪布萊兒 (Selma Blair) 是個鐵例。她在《危險性遊戲》(Cruel Intentions) 演傻得好天真的天然呆;她在《甜姐不辣》(The Sweetest Thing) 裡演傻得好天真的天然呆(竟然重複了)。當然,在兩部《地獄怪客》(Hellboy) 電影裡,能夠一秒引火的她卻酷得像冰。

這種高度落差讓我們摸不著頭緒,彷彿她永遠有些秘密面孔不讓我們看到。真的如此,即便當她在 2018 年診斷出罹患了多發性硬化症,她仍然能在《禁忌世代:邂逅》(After) 裡演個討人厭的媽媽。

美國演員莎瑪布萊兒,近年發現罹患多發性硬化症,仍敬業地正常出演。

 

莎瑪布萊兒那些淚珠與苦痛你看不到

在發現這個至今仍然難解的病痛根源之前,她已經多年都被查不出原因的不適與神經痛所苦。事實上,當她身上的多發性硬化症第一次爆發症狀時,她的兒子才剛出生。而雖然布萊兒自己也不知道病因,但她一如往常地,不讓所有人知道她不舒服、試著維持一切正常。而這甚至已經是 7 年前的事了,這麼多年來,在銀幕上那張傻得可愛的咧嘴大笑背後,是一個她也不知道的痛苦事實。

莎瑪布萊兒因未知的神經痛所苦,身體漸漸失去掌控,曾一度只能靠酒精麻痺自己。

她只是感覺身體越來越不舒服,當照顧兒子時布萊兒就能分心不去想那些不明原因的痛苦。可是只要兒子不再身邊,布萊兒的心靈支柱就是酒精,她這樣描述

「我就是喝酒,我深陷痛苦,我不是一直都在喝酒,但當我心裡感覺撐不下去時,我就喝酒。」

而身體也一步步地脫離她的掌控,當她開車送孩子上學時,回程總要先停在路邊小睡片刻,才有體力開車回家。

「我試著做一個完美媽媽,我盡我可能地做到完美,但同時也對自己不夠完美而感到羞恥,我感覺正在慢慢地死去。所以,當我確診得到這種病時,我感到全然的釋放、放聲大哭。天啊,太好了,我終於知道困擾我的是什麼了。」

莎瑪布萊兒出演過 2004、2008 年的暗黑超級英雄電影《地獄怪客》系列。

但眼淚當然不只是因為真相大白,她還是得面對身體已經不是自己的事實。很快地,為了兒子,布萊兒又站了起來。在這段時間裡,她戒酒了,至今已經兩年不碰了;而在進行療程同時,她積極參與病友活動,並且在今年 2 月時,她甚至還想與《決戰時裝伸展台》(Project Runway) 出身的設計師克里斯汀西里亞諾 (Christian Siriano) 一起設計服裝系列,為肢障者設計「不犧牲時尚美感、但又舒適」的衣著;她馬上就做了個示範:在今年初浮華世界 (Vanity Fair) 舉辦的奧斯卡會後趴上,布萊兒帶著一根帥氣的拐杖現身,驚豔全場。

莎瑪布萊兒在浮華世界雜誌所舉辦的奧斯卡會後趴拄著手杖現身,氣場毫無倦態。

 

戲裡歹逗陣,戲外真感情

上述那些公開活動很容易令人忘記布萊兒現在正承受的痛苦,除了病痛之外,有一大半痛苦還來自於療程的副作用。但這時才是真正能看出友情的時刻:《危險性遊戲》裡飾演女主角的莎拉蜜雪兒吉蘭 (Sarah Michelle Gellar),在電影裡千方百計要害莎瑪布萊兒的角色身敗名裂。但私底下,她倆之間的友情可不像銀幕上那麼虛假。吉蘭準備了一系列的養生健康飲食,每周都會定時送到布萊兒家,裡頭還包含了給布萊兒兒子亞瑟的餐點。

吉蘭知道要讓一位生病的超級媽媽放心的好方法,就是一次同時照顧她們母子。

莎瑪布萊兒與莎拉蜜雪兒吉蘭在電影《危險性遊戲》共同演出。

《危險性遊戲》裡的布萊兒與莎拉蜜雪兒吉蘭(右)。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