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紅海深潛》這間潛水渡假村,白天接遊客、半夜救難民 (二) (完):在全世界的眼皮底下,執行無人知曉的生死任務

約拉瑞特曼 (Yola Reitman) 是一位熱愛潛水的以色列航空 (El Al) 空姐,有一天,一通電話改變了她的人生。從此她再也不只是空姐,而是一間旅行社的現地指揮之一。白天她必須張羅旅行社所有人的吃穿需求,還得打點絡繹不絕的接團行程。但是她晚上的工作更加重要:她要搞定幾百位貝塔以色列人 (Beta Israel) 的未來,讓他們回到 2,500 公里之外的祖國以色列。而她的故事將是 Netflix 電影《紅海深潛》(Red sea diving resort) 裡很重要的一段。

《紅海深潛》(Red sea diving resort) 裡約拉瑞特曼是關鍵人物。

約拉瑞特曼本人。

前情提要>> 【Netflix】《紅海深潛》這間潛水渡假村,白天接遊客、半夜救難民 (一):找出拯救煉獄底層同胞的遙遠之路

瑞特曼的潛水教練,先前已被俗稱「摩薩德」(The Mossad) 的以色列情報局招募,而下一步就是招募熟知旅遊業上下眉角的瑞特曼。對摩薩德來說,他們如果要從蘇丹接走數千位貝塔以色列人,那麼必須需要一個蘇丹據點來管理這次救援行動。連帶地,在空路與陸路都有風險的狀況下,海路似乎是唯一的選擇。因此,座落在蘇丹紅海畔的廢棄渡假村「阿魯斯假日渡假村」(Arous Holiday Village) ,成為了「兄弟行動」(Operation Brothers) 的前線指揮站。

《紅海深潛》(Red sea diving resort) 劇照。

 

阿魯斯紅海渡假村  錢進來人出去

摩薩德一向處事細膩,他們先成立了一家瑞士空頭旅行社,向蘇丹政府以僅僅 32 萬美金的價格租用了阿魯斯假日渡假村。而要做就要做得徹底,這一次「瑞士投資客們」完成了義大利財團辦不到的事:他們向蘇丹政府表示了振興紅海海岸觀光產業的決心,要蘇丹忘記阿魯斯假日渡假村的失敗前車之鑑。這一次他們的「阿魯斯紅海渡假村」(Arous on the Red Sea) 不是玩玩而已,他們已經有大量來自瑞士的出團訂單──摩薩德歐洲分部已經事先準備完成。

阿魯斯紅海渡假村

阿魯斯紅海渡假村的廣告單。

人進來、錢進來,這個觀光振興計畫完美無比,神秘的瑞士旅行社與蘇丹政府足足籌備了 3 年,讓蘇丹旅遊當局相信了他們的發大財決心,於是水電一次到位,外加蘇丹當局的官方大力支持──蘇丹政府沒意料到的是,錢真的進來了,但人已經準備要出去了。

而瑞特曼就是負責讓旅行社真的看起來像回事的那個人,當然,在 80 年代,空姐是全世界最吃香喝辣的工作。瑞特曼為什麼不安心賺錢,而要參與這個隨時都有可能被發現、而被蘇丹子彈槍殺在紅海沙灘上的危險任務呢?

「我想我無法拒絕這份任務,這是一生難得的機會──不只可以效忠我的國家,還能拯救數以千計的猶太生命。而且,它讓我身上的冒險魂都燃燒起來了。」

瑞特曼表示

《紅海深潛》(Red sea diving resort) 裡的關鍵人物。

正在接待遊客的瑞特曼。

這位年輕貌美的空姐──她將由同樣年輕貌美的海莉班奈特 (Haley Bennett) 飾演──身上不只有冒險魂,她根本是完美的天生情報員。她非常了解自己在這項任務裡的目標與重要性:

「我們這次行動的成功關鍵,就在於我們是否能真的接待遊客,如同我們真正在經營一家潛水渡假村一樣。」

《紅海深潛》(Red sea diving resort) 卡司——海莉班奈特。

海莉班奈特。

瑞特曼流利的德語能力,讓她化身一位歐洲出身的旅遊經理,她甚至編好了一位德國女孩如何成為蘇丹渡假村經理的完整人生故事。而當真正的德國遊客造訪時,瑞德曼難免提高警戒以防漏餡。她總是表示自己從小就離開德國,不過她還是會唱幾首德國兒歌來逗樂老鄉們──這些都是她在以色列鋼琴課裡學到的。

瑞特曼與同事們搞定了渡假村所有的需求:包括天天運送乾淨的水到渡假村(這是當時義大利人放棄的主因);包括準備真正的潛水器材,許多裝備在蘇丹完全無法取得;還得準備運送難民的大型卡車、潛入難民營聯絡貝塔以色列人們、確定路線與時間等等。渡假村深怕住宿的房客們,因為半夜起床尿尿看到他們正在載運難民,因此還得將難民集合點安排在渡假村之外的安全位置。幸好遊客們什麼都沒發現,他們只是有時好奇,這間渡假村的員工時常神出鬼沒,有人一次就消失好幾個小時。

《紅海深潛》(Red sea diving resort) 劇照。

《紅海深潛》裡的渡假村員工。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