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鱷魔》之前:那些縱橫恐怖電影的鱷魚們 (三):《黑水》《大鱷魔》《一池到底》

人狼屋

2012 年,災難動作片《即刻獵殺》(The Grey) 因出現人狼搏鬥的暴力情節,遭到動保人士強烈杯葛。抗議者指責電影醜化瀕臨絕種的北美灰狼,並將殺害狼隻的行為合理化。最後導演喬卡納漢 (Joe Carnahan) 刪除不少狼群攻擊片段,才勉強平息怒火。

2012 年喬卡納漢執導的災難動作片《即刻獵殺》中,人狼搏鬥的片段因動保人士「建言」而有所刪減。

《即刻獵殺》的事件並非單一案例。娛樂效果與社會責任間的拿捏,是近年動物災難片面對的重大挑戰,鱷魚電影也無法置身事外。因此,在二十一世紀成功復興的鱷魚片開始修改劇本套路,藉此避開動保議題的地雷。

前情提要 >> 在《鱷魔》之前:那些縱橫恐怖電影的鱷魚們 (二):《史前巨鱷》《兇鱷驚魂》《萬鱷巨獸》

 

時代在走,野獸殺人片原則要有

首先,鱷魚不再是瘋狂的殺人機器,牠們的攻擊行為必須有合乎邏輯的解釋。例如《黑水》(Black Water) 與《兇鱷》(Rogue) 參考了公鹹水鱷「甜心」(Sweetheart) 在 1970 年代的著名案例,讓鱷魚將船隻的馬達聲誤認為外敵,因而對船發動攻擊。(不過「甜心」並未造成傷亡)。

鱷魚電影《黑水》與《兇鱷》參考了 70 年代澳洲「甜水」沼澤的鱷魚「甜心」的故事拍攝而成。

「甜心」的標本,牠是澳洲北部「甜水」沼澤的頂尖掠食者,因而得到這個綽號。

2019 年的《鱷魔》(Crawl) 則令人聯想到卡崔娜颶風來襲時,生還者目擊鱷魚出沒的謠言。在劇中成群狩獵的鱷魚,也較接近飢餓的爬蟲動物,而非殘忍冷血的四腳惡徒。

除了掠食本能外,鱷魚的領域性也是很好的藉口。光是人類擅闖棲息地這個理由,就足以合理化牠們的攻擊舉動(例如《史前巨鱷:最終章》)。此外,自《萬鱷巨獸》之後,鱷魚電影就鮮少出現眾人圍剿鱷魚的場面,取而代之的是被鱷魚圍困在密閉空間,失去文明的庇護,並試圖奮力反攻的人類。

這個安排除了營造恐懼感及壓迫感外,更減少故事對「狩獵」的指涉與描繪。以誇張風格見長的泰國鱷魚片,也在 2018 年的《一池到底》(The Pool) 嘗試生活化的題材,讓普通的游泳池,成為逃離鱷口的死亡戰場。

2018 年的泰國鱷魚恐怖片《一池到底》(The Pool) 劇照。

電影資訊

鱷魔 Crawl

上映日期
2019/07/12
鱷魔_Crawl(2019)_電影海報

劇情

海莉(卡雅斯考達里奥 飾)在一場強大的颶風襲擊佛羅里達州的家鄉時,不顧撤離的命令堅持要去尋找失聯的父親(巴瑞派伯 飾)。在她家中僅容爬行的空間當中發現受重傷的爸爸,而且兩人還被暴漲的洪水給困住了。隨著強烈風暴持續逼近,海莉和她的父親發現最可怕的並不是上漲的水位而是隱藏在水中的生物......

IMDB
6.6
Rotten Tomatoes
82%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鱷魔_Crawl(2019)_電影海報

關於作者

恐怖片的雜食動物,喜歡享用熱騰騰的新作,以及滋味妙不可言的冷門拼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