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平成哥吉拉在台灣:所以我說那個要叫大恐龍?嘎吉拉?大怪獸還是酷斯拉?(20)

唐澄暐

在網路尚未發達、甚至連日本流行文化都還沒那麼熱的「平成(哥吉拉)年代」,想要在怪獸片之外進一步尋找文字資料補充脈絡,可說是難上加難。雖然當時的紀伊國屋書店是有一丁點機會能找到哥吉拉相關書籍,但這還得克服價錢及語言障礙,對當時的小孩來說也不是甚麼輕鬆事。

至於當時中文資料的水準,若是放進整個哥吉拉在台史來比較,幾乎可以說是處在空前絕後的谷底。

報禁解除後,版權意識尚未明朗的 80-90 年代台灣,喜愛哥吉拉怪獸影片的粉絲可以在台灣取得的正式資源可說是非常攜少。

「萬策盡──」

前情提要 >>【專題】平成哥吉拉在台灣:電影黑盒子與偷抓的衛星訊號 (19)

 

大恐龍 / 嘎吉拉 / 大怪獸 / 酷斯拉 叱吒影壇的哥吉拉,你的名字?

首先,令人意外的是,台灣解除報禁後,質與量都大幅提升的報章雜誌,提及哥吉拉的報導文字其實遠不如昭和年代。我曾在先前談及昭和哥吉拉的文章裡提過,當時報紙版面儘管小,哥吉拉電影卻能看到給予中肯評價的影評,關於電影上映的消息也有平實報導,甚至連圓谷英二談特攝的專欄,也有機會在報紙上全篇刊出。

推薦閱讀 >>【專題】怪獸系列:《哥吉拉在台灣,昭和篇》政治擺布下的東瀛怪獸 (48)

然而到了 1990 年代,哥吉拉電影在報紙上卻是越來越輕薄。客觀來看,因台日斷交、禁止檯面上文化交流而產生的斷裂,似乎也反映在影劇記者的資料匱乏上;從報導中普遍使用的名稱「嘎吉拉」來看,他們除了電影公司提供的資料外,似乎也只能從英語資料來補充內容。另一方面,當時日本電影的特效技術已被《星際大戰》(Star Wars) 以來突飛猛進的好萊塢特效甩在後頭,尤其《侏羅紀公園》(Jurassic Park) 於 1993 年上映後,更是讓同為特效生物的哥吉拉顯得落伍,再加上當時哥吉拉在台灣票房不振,都使得這些記者的筆調比一知半解又多了些嘲諷奚落。

90 年代台灣引進東寶哥吉拉系列特攝怪獸電影不如早年活躍,譯名配音與引進先後順序都未有系統,也有影迷投書爭取更多原汁原味的上映機會。

1993 年 1 月 9 日 聯合報 22 版怪獸迷爭取日語發音。

不過,在這個票房不振、主流媒體不給面子的時刻,也是有一些未來的契機正在萌芽。1993 年《蝶龍魔斯拉》(ゴジラ vs モスラ,現譯:哥吉拉 vs 摩斯拉)上映時的幾則新聞,提到了該片因為採國語發音,而分別遭到南北兩地的影迷抗議,片商也因此另外引進日語原音拷貝,在台北的少數幾廳放映──這可說是台灣怪獸迷第一次在媒體中正式現身。

此外,在與日文翻譯更為密切的台灣出版圈,也總算出現了「哥吉拉」這三個字的翻譯,包括了 1987 年世一書局出版的《恐龍圖鑑大全》,或者 1993 東立出版的《哥吉拉 vs 碧奧蘭蒂》電影改編漫畫等。

早期的台灣翻譯漫畫第一次正式將東寶特攝怪獸電影的核能巨獸譯為「哥吉拉」的一頁。(世一書局《恐龍圖鑑大全》,1987)

1987 年 2 月《恐龍圖鑑大全》翻譯成「哥吉拉」。

然而在這些小地方以外的哥吉拉,依舊是隨記者和電影公司隨便亂叫、任意嘲諷擺弄。除了早先錄影帶翻譯「大恐龍」之外,哥吉拉有時又叫作「大怪獸」,《侏羅紀公園》上檔後又改叫「暴龍」,拉頓當然就跟著叫「翼龍」,王者基多拉則變成了「大水怪」,戴斯特洛伊亞一度還叫「核能大恐龍」,反正也沒什麼知名度和票房,隨便叫叫寫寫就算了。

你我現在叫的順口的「哥吉拉」,90 年代曾有「喀吉拉」等許多不同的譯名。

1994年 1 月 5 日 一般報紙對哥吉拉的描述風格。

這種情況到了 1998 年,忽然迎來了空前轉變:那一年,哥吉拉站上了全台票房的頂端,宣傳廣告橫掃大街小巷、報章雜誌、電視甚至公車車體上,全台各大影廳連月上映不停,也讓牠在台灣總算有了一個鮮明固定的形象,以及一個人人都記住的名字:

酷斯拉

(下集待續)

關於作者

國小二年級至今都是怪獸迷。拍過紀錄片《大怪獸台灣上陸》,翻譯過《怪獸大師圓谷英二》,寫過怪獸小說《陸上怪獸警報》、《蔣公銅像的復仇》。未來會繼續創作各種幻想題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