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登入「綠洲」!《一級玩家》幕後訪談,跟著史蒂芬史匹柏一起進入全新虛擬宇宙

電影神搜

光是預告就讓電玩迷難掩興奮的《 一級玩家 》(Ready Player One)即將上映,而《Los Angeles Times》對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以及《一級玩家》的作者恩斯特克萊恩(Ernest Cline)做了個訪談,聊聊關於對這部電影的看法。

一級玩家 恩斯特克萊恩(左) 史蒂芬史匹柏(右) 導演史蒂芬史匹柏表示其實自己私底下就是個電玩迷,對於各種電玩幾乎來者不拒,在 1975 年拍攝電影《大白鯊》期間,他就已經開始接觸史上第一款街機遊戲《乓》(PONG),而他到 1982 年拍攝《E.T.外星人》的時候,甚至給自己訂一個目標,希望在電影拍攝完成之前可以打破一百萬分的紀錄。從他對電玩遊戲的喜愛也不難看出為什麼史蒂芬史匹柏會接下拍攝《一級玩家》的重責大任。

一級玩家 兵PONG

《一級玩家》將 1980 年代的流行文化以及元素揉合在 VR 未來世界「綠洲」,裡頭不只致敬電影《回到未來》、《魔戒》、《阿基拉》,甚至還有「春麗」、「鋼彈」、「鬼娃恰吉」、「金剛」等人的身影,連 Hello Kitty 以及酷企鵝都不放過!光是預告裡頭就出現多達 20 個彩蛋,宛如一場電玩角色大亂鬥,讓影迷們直呼過癮,也只有史蒂芬史匹柏有這樣的號召力,能夠取得如此眾多的版權以及授權。雖然裡頭致敬許多 80 年代的流行文化,但仍以虛擬實境世界為主軸,藉由電影探討虛擬和真實世界的界線,趣味的同時也帶有警世意味。

一級玩家 海報

以下是史蒂芬與克萊恩接受《Los Angeles Times》的訪問:

史蒂芬,你說你第一次看到《一級玩家》劇本的時候很喜歡,但第一直覺卻希望由年輕導演來指導,為什麼?

史蒂芬:

我當初看到劇本的時候,就認為這將會是繼《大白鯊》以及《搶救雷恩大兵》後製作最艱難的一部電影。那時我就想,或許年輕導演不會被這部電影嚇到,因為他們根本對此毫無經驗。

我也必須老實說,拍攝期間有好幾次早上醒來,我都恨不得自己能繼續待在床上。甚至有好幾次我都幾乎想叫我的好友 J. J. 亞伯拉罕來英格蘭幫我拍幾幕特寫。但後來我認知到,我需要的只是一杯熱茶,還有我老婆的鼓勵!

你在製作《一級玩家》的時候,同時也在製作另一部截然不同的電影《郵報:密戰》,你是如何成功兼顧這兩者?

一級玩家 郵報:密戰

史蒂芬:

到了《一級玩家》的最後製作階段,我每週僅需要花三個小時去確認最後的視覺效果,這時候我會花時間來讀《郵報:密戰》的初稿。

而我一直很佩服能改變自己風格的導演,像是我崇敬的導演威廉惠勒(William Wyler),他可以拍攝《忠勇之家》(Mrs. Miniver)到《賓漢》(Ben-Hur)再到《錦繡大地》(The Big Country)、《妙女郎》(Funny Girl)等不同類型的片,雖然我無法像他一樣出色,但至少我能夠向他學習!

對許多成長於 80 年代的人來說,《一級玩家》充滿著對當時流行文化的懷舊之情,但同時也有人認為,好萊塢太過沈溺於懷舊,不斷對經典舊作翻拍以及重啟,似乎掉入創作的死胡同,你對這有什麼看法?

克萊恩:

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我會熱愛《一級玩家》的原因,他並非翻拍或是重啟,而是匯集這些流行文化詮釋一個新的故事。

流行文化之於《一級玩家》可能就像神話之於《印第安納瓊斯》,你可能不太了解什麼是聖杯、失落的方舟,但你知道故事中誰是好人、誰是壞人,流行文化僅僅是《一級玩家》的眾多元素之一,而這個故事仍然是我自己所創作出來的。

史蒂芬:

你知道,尋求逃避並非懷舊之情。對現代人而言,逃避現實是很重要的。人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渴望擺脫令人沮喪的循環。因此我想,現在就是最適合推出這部電影的時機。

你願意跟我們分享你對《一級玩家》的懷舊情緒嗎?或是你自己的童年經驗?

史蒂芬:

我成長於 60 年代,我愛這個有披頭四、滾石樂隊的時代,而當時民權運動的誕生也改變了世界。

而 80 年代時,我因為《法櫃奇兵》以及《E.T. 外星人》在電影事業取得巨大成功,因此對我來說 80 年代是很有趣的十年,那並不是一個憤世忌俗的年代,而是經濟相對穩定、相對平靜的年代,何況當時我們還有一個演員總統(笑)。

一級玩家 披頭四

《一級玩家》中的未來現實世界裡生存環境變得艱困,而人們僅能透過逃進虛擬世界,才能找到自己的價值。你們對這件事情的看法?

克萊恩:

我擔心我們現在就是處在這樣的世界。

現代人每天都花費許多時間在網路上,主要都是受到那些娛樂文化的吸引而忽略現實世界,不管是歌曲、電影甚至是藝術,都被數位化,讓大家更容易從網路上獲取資訊。而我想我們需要在這之間找到平衡。

史蒂芬:

電影要傳遞的訊息很簡單,就是不論如何,這都是你的選擇!

你想要怎麼運用你的時間?你會希望在真實世界與朋友、家人共度?或是你想在虛擬世界成為任何你想成為的人?

你的身份認同來自哪裡?哪一個世界是你真的想要渡過餘生的地方?

作為一名導演,你對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的心態可能很矛盾,因為你即將失去主導觀眾視角的權力。

史蒂芬:

虛擬實境的出現,代表未來將會有全新的敘事模式。與傳統技術相比,VR 的全觀視角非常考驗導演的說故事功力,因為此種技術將會賦予觀眾更多新的觀看空間,觀眾可以自己選擇要看哪裡,而不需要再遵從導演的指示,因此我們更需要透過不同方式引導觀眾,讓觀眾看到我們想讓他們看到的影像。

我的朋友史丹利庫柏力克過去常表示希望有能力可以改變電影產業的敘事模式,而 VR 可能就是那個促使我們改變說故事型態的新勢力。

一級玩家 遊戲畫面

訪談最後,史蒂芬史匹柏也說到雖然自己對電影事業並沒有任何長遠的計劃,但他隨時都做好準備,只要他有好的想法出現,他就會去做!像過去他製作《E.T.外星人》期間,有許多人認為他才剛完成《第三類接觸》,如此相似的類型電影並不一定會受歡迎,但他還是很開心自己做到了!

未來他仍會抱持著這種積極態度執導每一部電影,而雖然史蒂芬史匹柏目前並無拍攝計畫,但接下來他仍有許多影集作品將會問世。接下來就一起期待史蒂芬如何發揮他的造夢功力,引領我們進入《一級玩家》的全新虛擬宇宙以及挖掘更多驚喜彩蛋!

資料來源:https://lat.ms/2IXgXHf

撰文:查理

 

關於作者

提供最新國內外電影/影集新聞報導、娛樂消息、週邊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