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紅海深潛》這間潛水渡假村,白天接遊客、半夜救難民 (一):找出拯救煉獄底層同胞的遙遠之路

紅海從上個世紀中,就一直是潛水者的夢幻天堂,這裡有豐富的珊瑚景觀、海豚、鯊魚與各式魚種在海中徜徉。而在 80 年代的蘇丹紅海沿岸,有一座「阿魯斯紅海渡假村」(Arous on the Red Sea),提供專業的紅海潛水導覽行程、舒適的住宿環境……還有極機密的跨國救援行動。這場渡假村的救援難民任務「兄弟行動」(Operation Brothers) ,如今由 Netflix 改編為電影《紅海深潛》(Red sea diving resort),我們的隊長克里斯伊凡 (Chris Evans) 主演,將於 7 月 31 日播映。

「美國隊長」克里斯伊凡主演改編真人真事救援行動的電影《紅海深潛》將在 Netflix 線上看的到。

 

衣索比亞難民的逃亡之路

幾個世紀以來,有一群猶太人被孤立在現今以色列 3,500 公里之遙的衣索比亞,這群被稱為貝塔以色列人的族群,散落地居住在衣索比亞北部的 500 個小村落裡。他們等待了超過百年,急迫地想要回到應許之地錫安。但是在那之前,衣索比亞嚴重的饑荒與乾旱問題,迫使數千位貝塔以色列人往北遷徙,移動到蘇丹境內避難。這場北徙之旅耗時上月,路途需要穿越荒蕪又危險的沙漠,最低約有 1,700 名貝塔以色列人死於途中,他們被飢餓、曝曬、以及無情的土匪剝削了生命。

年輕的貝塔以色列少女

那麼待在衣索比亞吧?這不是好的建議。在 70 年代,掌握衣索比亞實權的門格斯圖海爾馬里亞姆 (Mengistu Haile Mariam) 推動軍事政變推翻王室之後,這個因為饑荒與乾旱問題已經很苦難的國家更形悽慘,而貝塔以色列人成為這場悽慘之中最下層的犧牲者。在幾周內遇害的貝塔以色列人高達 2,500 名、7 千名無家可歸。逃出衣索比亞不能算是一種選擇,而是一種沒有選擇餘地的決定。高達 1 萬 2 千名貝塔以色列人踏上逃亡蘇丹之路。

門格斯圖海爾馬里亞姆

門格斯圖海爾馬里亞姆是無情的獨裁者

但是蘇丹並不是一個歡迎猶太鄰居造訪的好所在,相反地,當時的蘇丹是阿拉伯聯盟的一員──由信仰伊斯蘭教的中東國家組成。因此蘇丹原本就是以色列的敵人,他們曾經出兵成功地戰勝過以色列。因此,可想而知蘇丹對猶太人深惡痛絕。事實上, 1967 年阿拉伯聯盟就是在蘇丹首都喀土木 (Khartoum),發表著名的對以色列「三不」原則:不承認、不和平、不談判。

阿拉伯聯盟成員齊聚喀土木,宣布三不原則

因此,即便是成功跨越沙漠的貝塔以色列人,在蘇丹仍然遭受了更為艱難的待遇──他們必須與其他上百萬計的他國難民,一起擠在骯髒與窄小的難民營。所謂的住處只是紙板與稻草拼湊的克難處置,飢餓與疾病仍然在這裡蔓延,而且傳染病擴散地更為快速。不同國籍的難民間有時會發生激烈的衝突,造成更無謂的死傷。

蘇丹難民營

在蘇丹難民營的貝塔以色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