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謝謝《愛與別離的夏威夷》給了我們終於不是純愛的小清新!

Wei

去年金馬影展的「亞洲之窗」單元當中,有一部簡單純粹的愛情成長電影讓我愛得死心塌地,甜而不膩,幽默中帶有微苦的惆悵,自認沒什麼少女心的我很開心編導松村真吾(Shingo Matsumura)創作了這部「不是純愛」的小清新《 愛與別離的夏威夷 》。

愛與別離的夏威夷 電影海報

《愛與別離的夏威夷》(Love and Goodbye and Hawaii, 恋とさよならとハワイ)和其他九部亞洲新銳導演長片一同入選 2017 年的金馬影展奈派克獎(NETPAC),去年導演還帶著包括女主角綾乃彩(Aya Ayano)等兩位女演員來到台北參與盛會。而今年三月,錯過影展機會的台灣觀眾終於可以在院線欣賞這部電影,這次連男主角田村健太郎(Kentaro Tamura)也加入來台宣傳的行列!

愛與別離的夏威夷 劇照

《 愛與別離的夏威夷 》在有限的預算下拍攝出細膩的人生故事

其實《愛與別離的夏威夷》的創作契機是因為導演有感於近年風格黑暗的日本電影實在太多,而要在小預算的條件下創作出具備娛樂性、使觀眾有共鳴感的作品,松村真吾選擇從戀愛、分手和工作這些許多人曾經歷的體驗著手,並刻意寫出以女性為中心人物的故事,給自己較多的想像空間與距離,不會一味地投射太多個人價值觀。

故事基本上圍繞著凜子這名上班族小資女的遭遇,她雖然已與交往多年的男友阿勇分手,卻遲遲未搬出男方租屋處,親友們都對這樣尷尬的處境不解,凜子卻也無意改變,反而認為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現狀其實很和諧。沒想到,阿勇面對學妹的主動追求漸漸產生好感,原本滿心期待要去夏威夷參加婚禮的凜子,頓時面臨必須下定決心搬離舊巢的窘境。

愛與別離的夏威夷 劇照

從劇場起家的綾乃彩受訪時,曾表示自己一開始對於表演模式的轉換感到有點不安,演出舞台劇時可以直接看見觀眾反應而隨之不斷調整,但拍攝電影則不同,決定最後呈現怎樣鏡頭的掌控權並不在演員本身,幸好經過導演的全力輔助、參與台詞討論後,不再有強烈的緊張感,綾乃彩著實將凜子這個角色的猶豫不決、掙扎心緒駕馭地非常自然細膩,肢體與神情時而逗趣詼諧卻不造作,很是討喜。

愛與別離的夏威夷 劇照

其實凜子與阿勇兩人都不是典型的魅力型主角,他們面對生活的變化甚至是有些笨拙的,不論是優柔寡斷的阿勇,或是寧願安於現狀的凜子,都比起其他偶像型愛情電影中迷死眾生的完美主人翁更加貼近於平常,他們是活生生從日常生活中走進銀幕的一對平凡人,在人生數不盡的轉折中驚覺自己應該要長大了。

愛與別離的夏威夷 劇照

至於原本只有《愛與別離》的片名為什麼要加入「夏威夷」呢?這是導演不希望讓觀眾覺得太容易預期故事走向的小趣味,凜子始終去不成的夏威夷,就像她與阿勇終究無法抵達理想彼岸的愛情狀態,在電影中是缺席的存在。若要以甜點形容《愛與別離的夏威夷》這部作品,我會說它是一塊夾帶苦澀味道的抹茶巧克力,遠比仰賴大量蜜糖堆砌而成的甜膩蛋糕耐得住品嚐(討厭抹茶的人請諒解這個比喻)。

至於配樂,則是導演與日本音樂創作新秀 YeYe 的實驗性合作,沒想到她第一次交出的作品就成了定案,輕盈可愛的主題曲〈ゆらゆら〉毫無違和地嵌入電影,為這個既甜美又無奈的故事下了個合身註腳,離開戲院仍不絕於耳。

愛與別離的夏威夷 電影海報

 

延伸閱讀:

【影評】《鎌倉物語》身為小說家,去黃泉之國救妻子小事一椿!
【影評】《跟爺爺說再見》不以肉眼察覺,但求你真心諦聽的悲傷

【影評】芥川賞得獎作改編:《火花》 雖然轉瞬即逝,卻一度映亮他倆的人生

關於作者

唸法律但不務正業,藉由電影逃避與面對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