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寄生上流》奉俊昊的大師手痕,揭示當代社會的階級之重

地下電影

然而,《寄生上流》不只拆解了人與人的階級關係,更點出南韓與美國,屬於國族間的「寄生依存」,韓戰爆發後,南韓在經濟等各面向變得相對倚賴美國,「美國製造」儼然成為一種歷史窠臼,此片利用貴婦口中說出:「美國貨才耐用」,就已是相當明顯的指涉,此外還有地下室中躲債的貧民看著來自美國報導社長先生的傑出成就,更自傲以英語大喊「Respect」,甚至小男孩從小喜歡印地安文化(這裡也可視作種族階級掠奪之意),這些深藏於南韓國民腦內的美帝主義,更是無論階級、無論財富的淺意識「寄生」。其實,這樣的觀點奉俊昊早在《駭人怪物》中做過,且發揮地更淋漓盡致。

《寄生上流》(Parasite) 劇照。

巧妙的是,奉俊昊有成功將嗅覺立體化,成為可察覺的感受,這些來自社會底層的人們,即便寄生於上流,卻擺脫不了「窮味」,那是人的氣質與累積而成的性格,氣味圍繞著爸爸與社長,如同階級般無法消除的味道也成為電影裡的關鍵點,成為讓爸爸失手殺人的巨大因子,這場殺人戲也可視作奉俊昊對南韓憂國憂民的省思與控訴,除了味道之外,在體育館中的對話,點出了爸爸是個毫無計畫、跟著感覺走的人,同時在豪宅中喝酒的對話,點出了爸爸是個良善之人(擔心被遣散的司機),當社長捏鼻子的歧視加壓到了極致,性本善的爸爸同情這位在地下室躲債的男人,同時將自己投射進去,也造成了不可抹滅的悲劇。(片中強調的性善性惡之說,在此也有了反思的空間)

《寄生上流》(Parasite) 劇照。

 

淺顯易懂的劇情  兼具商業與藝術間的平衡

全片累積至此的反動,是遲早會發生,甚至是必然發生,從最後來看,也必須殺人,才有讓爸爸躲進地下室的理由,前一個躲進地下室的是因為負債,這次躲進地下室的是因為殺人,豪宅中的地下室本意初衷是做給上流社會躲避北韓攻擊,演變至此,幻化成南韓底層不堪的躲藏,嘲諷著建築師對於藝術的演變,這樣的黑色幽默,正是奉俊昊擅長的敘事風格。

最後是真實性,前半段底層階級順利且荒謬地混入上流社會,兩個階級都忽略了所謂的「真實性」,如同房仲業者刻意隱瞞豪宅中的地下室,片中所有人都在欺騙彼此,於是從「人」建構到「家」最終到「國」,環環相扣地欺騙造就了這曲人性悲歌。結尾,兒子抱著那個象徵發財開運的希望之石,於凜冬中從幻想拉回現實,奉俊昊用了 131 分鐘造出了一場高潮迭起的虛假幻夢,並一巴掌響亮地打醒銀幕前的你我。

《寄生上流》(Parasite) 劇照。

《寄生上流》入俗,卻深富文化底蘊,挖掘出極高的藝術價值,影片的調性呼應了整體階級,前半段看似和平的表面,後半段卻暗藏洶湧,如同南韓當代社會的階級假象,隨時可能翻覆與循環,奉俊昊打破了文化隔閡,也因各自的文化背景不一產生出不同的思考面向,讓這座坎城金棕櫚對一般觀眾來說不再遙不可及,不再曲高和寡。

綜觀全片,精心設計的劇情、環環相扣的連鎖反應,流暢的運鏡(招牌追蹤推軌橫移),精準的構圖(上下左右置中),畫龍點睛的幽微配樂,搭配演員極具張力的表演,終究對南韓社會完成了一則笑中帶淚的警世寓言,奉俊昊極具特色的作者印記,創造出自身的電影語言。

侯孝賢曾說:

「我覺得總有一天電影應該拍成這個樣子:平易,非常簡單,所有的人都能看。但是看得深的人可以看得很深,非常深邃。」

《寄生上流》完美、精準地表達出一部好電影該有的樣貌,《寄生上流》就是這樣的大師之作。

電影資訊

寄生上流 Parasite

上映日期
2019/06/28
寄生上流_Parasite_電影海報

導演

奉俊昊

劇情

★ 2019 坎城影展金棕櫚。 ★ 2020 金球獎、英國影藝學院電影獎最佳外語片。 ★ 2020 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原創劇本、最佳國際影片。 一家四口全是無業遊民的爸爸基澤(宋康昊 飾)成天遊手好閒,直到積極向上的長子基宇(崔宇植 飾)靠著假文憑成功應徵上有錢人朴社長(李善均 飾)家的家教,才讓苟且偷生的一家人彷彿看到一線生機,紛紛用盡詭計想以無孔不入的方式共享上流人的生活,但他們需索無度的貪欲卻讓情況逐漸失控。

IMDB
8.5
Rotten Tomatoes
100%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寄生上流_Parasite_電影海報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