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還看不到《13 號星期五》續集?(二):被虐待、被惡搞、被GG、被復活……傑森你為什麼不生氣?

傑森沃爾希斯 (Jason Voorhees) 應該是你需要關注的可憐孩子,他沒有媽媽、沒有朋友,只有一心想奴役他揮舞開山刀藉以賺錢的大人們。最後,這群大人們甚至逼他去死、逼他下地獄、又讓他復活……這種上沖下洗的過程持續了幾遍,現在大人們自己鬧翻了,可憐的水晶湖孩子還被迫關回水晶湖底。《13 號星期五》(Friday the 13th) 系列電影讓傑森威名遠播,而還好他只是個虛擬角色,否則電影背後傑森所受的諸多苦難,老早就讓這位彪形大漢上街靜坐罷工抗議了。

我們已經介紹過,《13 號星期五》的誕生是來自於尚恩康寧漢 (Sean S. Cunningham) 的靈機一動:某天開會時,放空的他在白紙上無聊寫下了「 13 號星期五 」這句話,瞬間他完全被這句話迷住了,據他形容:

「光看到這名字後,我就已經完全了解要如何行銷這部電影。」

此時沒有劇本、沒有導演、當然更沒有傑森,只有一句 13 號星期五,就奠下了《13 號星期五》的誕生契機。

複習上集>>為什麼我們還看不到《13 號星期五》續集?(一):老學長的逆襲,讓所有學弟妹都驕傲地站起來了

《13 號星期五》(Friday the 13th) 。

隨後,尚恩康寧漢與編劇維克多米勒 (Victor Miller) 才慢慢地設計出傑森母子的角色──當然,這種蒙面沉默殺人魔、糾葛的血緣關係、還有見人就殺的狠勁,完全抄襲自約翰卡本特 (John Carpenter) 的《月光光心慌慌》(Halloween) 。康寧漢甚至也不諱言這種設計是一種「致敬」,他早就多次公開解釋抄襲的事實。某種程度上,康寧漢有種「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自豪。因為《13 號星期五》實在太賺錢了,一部東拼西湊的恐怖電影,幾乎沒有原創、只有更直白更血腥的暴力,卻刺激了青少年觀眾血氣方剛的慾望。

《13 號星期五》(Friday the 13th) 劇照。

《13 號星期五》有更多的香豔鏡頭

 

血腥暴力結合感官刺激 成了能發大財的搖錢樹

舉個例子,《月光光心慌慌》裡的麥克邁爾斯 (Michael Myers) ,在電影開場因為目睹了親姊與男友的親密行為,而後小小年紀的他竟然持刀殺害了姊姊。這種明明可以引申為青春期性心理偏差的好套路,《月光光心慌慌》卻隱晦地刻意不提,只讓多年後長大成人的邁爾斯,繼續毫無理由地追殺年輕貌美的小保姆羅莉。《13 號星期五》覺得這種安排太艱深太文謅謅了,它讓殺戮與性愛結合地更加緊密──被害人都要先玉體畢露地準備提槍上陣,而後提刀上陣的殺人魔從背後給這對小鴛鴦一個痛快。先性後殺,兩個願望一次滿足,《13 號星期五》對青少年觀眾真的太有心。

《月光光心慌慌》劇照。

當年的老爺子正在教導《月光光心慌慌》的麥克邁爾斯如何殺人

當時,維克多米勒與康寧漢是在曼尼影業 (Manny Company) 旗下製作這部電影,《13 號星期五》的故事算是康寧漢與米勒的共同心血結晶──或說是拼湊結晶。而康寧漢本人擔任導演、米勒繼續為這份劇本增加血肉,最後,以 55 萬美金的超低廉成本,拍出了 3 千 9 百萬美金票房的成功電影《13 號星期五》。當然,比起學長《月光光心慌慌》32 萬美金的更低廉成本,與 4 千 7 百萬美金更高的票房數字,《13 號星期五》好像沒有特別厲害。但問題是,《13 號星期五》在創意上是無本生意,照著範本拍比起自己無中生有構思一部電影,輕鬆得多。

《13 號星期五》拍攝幕後。

當時還年輕的特效大師湯姆沙凡尼 (Tom Savini) 正在為《13 號星期五》的傑森化妝

《13 號星期五》不但是部成功的電影,而且在大人的眼裡,它是顆穩賺不賠的搖錢樹。這種屍體多、裸體多的套路可以繼續複製下去。有趣的是,一手催生《13 號星期五》的康寧漢與米勒,卻離開了這個系列,而由菲爾史庫德利 (Phil Scuderi) 等人取得了《13 號星期五》的權利。史庫德利是誰?別查 IMDB 了,他並不是專業的電影製作人才,他是君子戲院 (Esquire Theaters) 的大老闆。這位電影院老闆非常喜歡《13 號星期五》的點子,也知道應該讓《13 號星期五》的殺人魔繼續殺下去,他的堅持,讓《13 號星期五》片尾才驚鴻一瞥的傑森沃爾希斯,堂而皇之地成為了系列作的主角──當時所有製作團隊都覺得這點子實在太瞎了,傑森不是早就死了嗎?怎麼他現在又好端端地復活了?

君子戲院 (Esquire Theaters)

君子戲院院線:電影賣得好,史庫德利賺錢,同時他開的電影院又可以再多分一點,真是好棒棒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