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一家親的《爆炸頭武士》,給你滿滿的 MDFK 能量(上):洋皮和骨的混血兒,是如何誕生的?

自費出版的漫畫不可能紅到哪裡去,但是岡崎能士大學雕刻科的學歷,卻讓《爆炸頭武士》有了明天:他在大學時就自己製作爆炸頭武士的人像,在《爆炸頭武士》出版之後,岡崎能士更是製作了一些武士人偶。此時,某家動畫公司看到了爆炸頭武士的人偶,隨口說了「這好像可以做成動畫……」作為賞識之恩,岡崎能士沒想什麼地就把黑人武士的人偶,送給這家公司做參考。但是說實話,這個人偶在當時的 GONZO 社內沒有引起太大的迴響,直到它被 GONZO 海外分部的同事看到之後,他們驚呼:

「這是三小!這在美國一定發大財的啊!」

《驚爆危機》。

GONZO 出品的名作《驚爆危機》(フルメタル・パニック!)

《爆炸頭武士》的故事簡單到不行,一位黑人武士帶著一把刀、與一位聒噪的隨從上路,他要殺進一個高手如雲的殺手江湖。目標很簡單,幹掉一個殺手,就能奪取他的頭帶、替代他的名次。爆炸頭的武士要靠著殺戮,一路爬上這座屍體疊成的天梯,爬到他成為第二名,這樣他才有與第一名挑戰的資格:他的父親當年正是死在這個如今已是武林第一的第二名手上。但是他的復仇之路不只強敵環伺,某些昔日恩仇也尾隨著他而來,似乎沒有人可以相信,連他自己都不能相信自己,只有冷冽刀鋒、刀光一閃的瞬間、與殺死第一名的復仇意識可以相信。

爆炸頭武士。

爆炸頭武士頭上的「第二名」(二番)頭帶,是唯一能向第一名挑戰的證明

沒錯,《爆炸頭武士》走的是東西交融之路,對於日本人來說,爆炸頭只代表一種詼諧的髮型。但對被《駭客任務》這台載著滿滿東方文化思維大卡車撞昏的歐美觀眾而言,他們在《爆炸頭武士》身上看到了更多。

在 21 世紀初期,一堆歐美宅男導演擔起了文化聯姻的重責大任:美國大宅昆汀塔倫提諾 (Quentin Tarantino) ,把香港武打動作片與日本劍鬥片帶到好萊塢,在 2003 年拍了部鄔瑪舒曼 (Uma Thurman) 扮李小龍的《追殺比爾》(Kill Bill) ;墨西哥宅神吉勒摩戴托羅 (Guillermo Del Toro),讓吸血鬼電影變成香港功夫片,他在 2002 年拍了《刀鋒戰士 2》 (Blade 2) 。這些電影全有亮眼的票房,歐美觀眾愛死了吊鋼絲與神秘的東方文化,他們不只渴望槍、或是更多的槍,他們渴望著更多的功夫與武士刀……而爆炸頭武士?閉嘴!把我的錢拿去!趕快給我!

《追殺比爾》(Kill Bill) 劇照。

於是在日本國內默默無名的《爆炸頭武士》,成了注定在海外發光發熱的偉大作品。GONZO 知道不需要討好日本觀眾,這套為父復仇的劇本他們已經從小看到大。《爆炸頭武士》從製作一開始,目標客群就鎖定岡崎能士沒有血緣的歐美弟兄們。

《爆炸頭武士》保留了岡崎能士天花亂墜的東西大亂鬥元素,還特別在動作設計上加進了當時日本已不受待見的淒厲動作分鏡,尺度有多開就多開,角色們一出刀必定見血、斷肢、爆頭、最好全身被斬成血肉片片。動畫效果讓原本尺度大開的 《爆炸頭武士》,更加在視覺上蹂躪 20~30 歲的男性觀眾眼珠,但是可沒人聽到他們不悅的哀號:他們愛死了……(下集待續)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