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會感謝你。」《返校》預告高分神還原!告訴你為什麼首部國產恐怖遊戲改編電影值得期待?

電影虎蘭花

提起遊戲能火紅到動畫化或真人化的市場,腦中不是浮出ACG大國日本,就是各國題材都能拿來再翻拍的好萊塢美國,不過今年9月即將在台灣上映的《返校》(Detention),不僅能為台灣電影題材注入一股新血,也將為國產遊戲再立一塊里程碑!

台灣遊戲公司「赤燭遊戲」登上國際舞台代表作

紅色的蠟燭誰沒見過,但或許沒有一根紅得過這根自2017年一推出《返校》發售宣傳影片,知名度就一路蔓延到今年二月推出新作《還願》(Devotion)繼續燃燒的遊戲開發團隊「赤燭遊戲」(RedCandleGames),第一部作品就熱銷國際的2D互動式恐怖解謎遊戲《返校》,更成為首部翻拍為電影的台灣本土遊戲,可以說是繼台灣知名遊戲公司「雷亞遊戲」後,第二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的明日之星!
這麼說雖然不吉利,對於當初遊戲一破關後就逢人喊著:「好希望《返校》能改編成電影啊~」的我來說……

是不是該去「還願」了?

赤燭遊戲著名作品《返校》宣傳影片:

赤燭今年推出第一人視角恐怖遊戲《還願》

誰是抓耙子?白色恐怖下不能觸犯的禁忌

大家都有過學生時代,返校打掃這種苦差事誰沒經歷過,憑什麼赤燭讓就能讓玩家們這麼愛校呢?對對對,誰都做過苦差,但一回學校就遇到「鬼差」這種事……要發生在現實中還是饒了我吧!

《返校》為赤燭遊戲在2017年推出的恐怖2D解謎遊戲,以1960年代的戒嚴時期為舞台,就讀翠華中學的女主角方芮欣在學校的禮堂被喚醒,身旁的男同學卻突然死於非命。玩家主要操控「方芮欣」穿梭現代與過去的扭曲時空,透過不同時間的線索提示與物品互動一步步找回失去的記憶,隱藏心中不可告人的真相也浮出水面……

《返校》遊戲畫面

兼具娛樂與教育的遊戲性質,不僅劇情千迴百轉還相當具有科普作用——無論是歷史背景或是恐怖元素。結合傳統宗教、禁忌怪談,各種鬼魅魍魎、黑白無常,又或是陰曹地府、鬼差抓人,都親切地將身為台灣人小時候加減聽過的靈異傳說融入遊戲,而在驚嚇之餘同時吸引玩家顫抖雙手點開維基百科,重新了解那個比被鬼抓走還要驚悚的「白色恐怖*」時代,深思伴隨真相而來的不倫戀情與家庭因素所帶來的人間悲劇。

藉由《返校》與《還願》的反轉結局,赤燭都會在最後點醒玩家:

人心,才是最難防的。

《返校》電影版劇照

2019年《返校》電影版即將上映

*白色恐怖:臺灣白色恐怖時期,指中國國民黨主政的中華民國政府在臺灣進行的白色恐怖統治,國民黨政府對於批評或反對國民黨者、持不同政見者(如主張臺灣獨立、左翼等等)進行整肅迫害,任意冠上意圖顛覆政權之罪名,將刑罰範圍極度擴張。

翠華中學名場面再現,真人電影高福利還原!

如此優秀又禁忌的題材與遊戲視覺帶來的衝擊,聽到《返校》要改編成電影版所有人想必都對於「真人版能還原到什麼程度?」感到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雖然在相對沒這麼禁忌卻依舊「敏感」的國際關係下,導演徐漢強已提前打下預防針,點出電影將不會放太多焦點在白色恐怖的政治因素,主要著墨於角色彼此的關係與互動,因此或許會將方芮欣(王淨 飾)對張老師(傅孟柏 飾)的愛慕,以及家庭失和這層面的情感有更深入的詮飾,也或許方芮欣與神祕的男同學魏仲廷(曾敬驊 飾)會有更多的接觸,畢竟在遊戲中兩人印象最深刻的「互動」就是割脖子血祭這樣……

沉睡在翠華中學的謎之少女方芮欣(王淨 飾)

關於作者

看完電影,滿腹心情總想分享, 盯著鍵盤,只摸不打覺得手癢, 所以決定種一朵花, 能夠散播唬爛心得的「虎蘭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