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不思議女人》不僅為愛奔走,更要向世界證明自己的存在

地下電影

在《以你的名字呼喚我中》奧利佛和埃利奧以自己的名字相稱作為愛的證據;在《淑女鳥》中克莉絲汀堅持以淑女鳥自稱,來證明自己也能獨立自主;而《 不思議女人 》(A Fantastic Woman)中的瑪蓮娜不僅強調自己以「a」結尾的女性名字,在真實世界中,飾演瑪蓮娜的演員丹妮耶拉維加(Daniela Vega),也正為了自己身分證上的名字而奮鬥。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不思議女人》,是部關於跨性別者的故事,瑪蓮娜在愛人過世後,用盡自己的力量奮鬥,向生命中最愛的人道別,也向世人證明跨性別者的存在,全劇故事主軸簡單,整體敘事卻相當有力道。

不思議女人 劇照

在瑪蓮娜遵守約定,將奧蘭多的車子交還給他前妻一幕,展現極具張力的性別辯論。導演將鏡頭對著辱罵瑪蓮娜的索妮雅,她下巴微抬、眼神鄙視,當著她的面,以「奇怪、噁心、不正常」等字眼辱罵,展現的一副她才是正統女性,正統女性才值得得到正統男性的愛的氣勢逼人,反觀瑪蓮娜只是深鎖眉頭。這些應該要縱身反抗的,沒來由的歧視、惡言相向,只是跨性別者無語的日常。導演藉此翻轉電影的性別凝視,這一幕中生理女性及跨性別女性的對手戲各自所做出的應對與反應,對比社會所賦予的性別期待,極盡諷刺。

不思議女人 劇照

畫面一轉,瑪蓮娜又得應檢察官要求來到醫院,她以為要見奧蘭多的遺體來釐清真相,結果卻是檢察官要求「驗明正身」,這些應該讓人民免於恐懼的國家機器,醫生、檢察官、警察,各種公權力嘴上說要為他爭取權利,實際上對瑪蓮娜,卻是用盡手段來羞辱她,而奧蘭多家族的人,更是將她視為怪物,毫不留情的暴力相向。

《 不思議女人 》 她不是超人,但她卻得擁有超人的意志

從社會大眾的鄙視,到公權力的消極作為,在跨性別的生活,在跨性別者的生命故事中,這些來自四面八方沒來由的惡意,就是這樣接二連三而來,毫無喘息空間。橫看豎看,瑪蓮娜作為女人,絕對稱得上是正派、體面的「女人」,她外在美符合世俗、內在美更超越世俗,但若作為跨性別者,被貼上「精神疾病、罪犯」標籤,毫無根據的有罪推定,就是社會心理集體扭曲的證據。

不思議女人 劇照

而這些鄙夫俗子沒邏輯腦袋,導演則選擇以超現實的手法來控訴,這些畫面徘徊於想像與理解之間:一幕瑪蓮娜在街頭,風卻越來越強,強到她的身子必須前傾來對抗暴風,儘管右手邊就是門(超精準的設計),她卻沒有轉身尋求遮蔽,反倒是正面抵抗強風,這象徵著瑪蓮娜在這趟為愛餞別的旅程之中,為自己辯護、為自己抗爭,她不是超人,但她卻得擁有超人的意志、超人的能力才能使自己不被摧毀,陰陽融合的無比堅毅更是令人動容。

不思議女人 劇照

另一個在本作的重要象徵正是鏡子與反射,在被公權力強制驗明正身之後,導演使用多個鏡像畫面,以抽象手法來顯現她的挫折,包含:遭受奧蘭多家屬的暴力對待後,瑪蓮娜的扭曲臉龐;路旁工人施工所搬運的大面鏡子映照出扭曲的身形;以及電影尾聲瑪蓮娜將鏡子放在陰部,所投射出的臉龐,這些鏡像畫面更顯示出她渴望從他人的暴力、扭曲的眼光、以及自我認同,各個不同層次的挫折、不協調狀態中掙脫的慾望。

不思議女人 劇照

《不思議女人》不是一部討好觀眾的電影,導演的手法稍顯用力、痕跡過多,確實會讓觀者保持的一定距離,而無法投射,但不可否認這部電影循序漸進的設計,展現出具有更高層級的象徵意涵。在酷兒電影之中,我們時常看見同性之愛,看見這群人認同的挫折,但跨性別者的真實存在,他們在社會上的處境,卻在電影之中長期缺席,而由這次真實生活的跨性別者的現身、在電影中對跨性別者的在線更是別具意義、難能可貴,《不思議女人》絕對會成為影史上重要的一筆。

 

延伸閱讀:

【奧斯卡開獎】評審影迷口味大不同?看看探員們心目中的奧斯卡榜單
【影評】《BPM》愛滋讓我活的更用力,更多色彩也更多遺憾
【電影背後】以身入戲!敬那些為戲伸縮自如的演員們

關於作者

相信電影是每秒24格的謊言,但還是甘願栽進謊言中。希望以文字讓更多人在謊言與真實間找到一點人生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