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以前的家?《上岸的魚》童言童語趨使大人找尋「家」的樣貌

黎仰欽

「我以前的家在Toyama,是在海邊的房子,我以前的媽媽留著一頭長頭髮,她長得非常漂亮,我相信她也會跟我現在的媽媽成為好朋友。」

小男孩怡安(白潤音 飾)躺在醫院的診療床上,說了一段非常玄妙的話,這是電影《 上岸的魚 》(A Fish Out of Water)的開頭,導演賴國安以他 104 年拿到優良的劇本《後花園》為發想,歷時多年終於完成了首部劇情長片《上岸的魚》。

上岸的魚 劇照

以親情為題材的國片不少見,卻鮮少有以「前世」為主題的,如何能將這兩種類型融和,不致蕪雜失序,誠然考驗在劇情片領域算新手的導演賴國安。電影中小男孩聲調不帶情感、宛如機器的人對爸媽、對爺爺、對老師同學覆誦「我以前的家」,到底那個家有什麼好?有什麼魔力?讓他心心念念,讓他不時想逃離現在的家?在我們只能耳聞卻無法眼見之時,我們只能回望他現在的家,是否有著他無法再待的理由。

《 上岸的魚 》訴說生活的壓力會讓人忘了要找尋以前所擁有的熱情

上岸的魚 劇照

怡安的爸爸浩騰(鄭人碩 飾)經營著父親(陳慕義 飾)的水煎包店,妻子雅紀(曾珮瑜 飾)則是在房仲業上班,兩人為了兒子脫口說出的「前世的記憶」起了爭執,父親中風更加深他們的生活磨擦。兩人選擇分居,由雅紀獨自帶著怡安,一次雅紀看房子之時不慎讓怡安走失,原來怡安自己坐火車去找「以前的家」,幸被站長發現帶到派出所,浩騰帶著雅紀、爸爸來到派出所,既欣慰於怡安的失而復得,也對怡安的問題感到心力交瘁。

上岸的魚 劇照

浩騰耐不住性子,曾在自己的生日會上要怡安喝果汁,怡安回應「我不喜歡果汁,我只喝水和牛奶。」又說只喜歡吃巧克力蛋糕,浩騰粗爆的用力淋上巧克力醬在原先的蛋糕上;雅紀看到怡安在自己妹妹家中的牆壁塗鴉,對著怡安大聲說:「你把我搞成這樣還不夠嗎?」聽到幼稚園老師說怡安在學校踢倒別人沙丘,她對接連否認此事的怡安說:「不可以說謊!」

上岸的魚 劇照

浩騰獨力照顧父親的辛勞和疲憊,雅紀連推摩托車去修理的空檔都要打電話給客戶的生活壅塞感,在攝影機底下兩人不時對著遠方無神眺望、愁容滿面的鏡頭,讓觀者一覽無遺。印象最深刻的,是浩騰幫中風後父親洗完澡的那場戲,「洗好了」三個字聽來簡短,語氣的疲憊和哽咽的神情委實令人不捨。兩人都兼負著持家、養家的職責,於生活上皆無失職,然而消磨掉他們熱情的,也是生活。它侵蝕兩人相愛的熱情,和對兒子的熱情。

上岸的魚 劇照

前述兩人分別與兒子發生的衝突事件,看似只是因為兒子不乖,所以需要把他帶入正軌的管教方式,但我們可以從很細微的地方察覺到,這對爸媽其實對孩子都還不夠了解:浩騰對怡安真正喜歡喝的東西是什麼不清楚,雅紀無法對怡安選擇說謊的原因,有進一步了解的動力(因為同學先搶他東西)。

我們看到的似乎是怡安的作對、不妥協導致爸媽要嚴厲對他,其實他一個再微小不過的心願也不過是希望爸媽能好好聽他說話罷了!而再往前推衍,當爸媽分居,他連自己現在家的居住權都被剝奪、連自己想要的居住地都不能擇定時,更突顯小孩在大人世界中的邊陲化和無能為力!

上岸的魚 劇照

「以前的家」是個引子,電影用一個小孩的童言童語,趨使大人們開始「找尋」,在忙碌紊亂的生活中,在我們幾要被若干重擔給壓得喘不過氣的同時,是什麼讓我們支撐到現在,還「可以為繼」的?電影套了一個奇幻劇的模子,其實仍是一個通俗劇的核心,看到滿經風霜的浩騰和雅紀最後終於願意帶怡安去找以前的家的時候,雖然不知這是否就是怡安腦海中所勾勒的確切形貌,可是看到這對穿著婚紗的爸媽努力在海邊奮力爬坡的景觀,這麼熟悉又陌生的圖像,我想怡安應會在心裡面說:「嗯,這是我以前的爸媽。」

 

延伸閱讀:

【神搜專訪】長照教養兩難下的夫妻關係 《上岸的魚》導演賴國安專訪
【影評】《當愛不見了》當愛徒剩虛名,我們又為何存在?
歡迎光臨小孩世界!從兒童視角出發的六大推薦電影

關於作者

看電影,愛電影,持續挖深,不斷誌記。書寫的目的不在比較,而在感知,銀幕內外持續穿透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