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任務》的過去、現在與未來,聽聽導演怎麼說 (二):絕口不提愛你,動作電影之美一切盡在不言中

查德史塔赫斯基  (Chad Stahelski) 與基努李維 (Keanu Reeves) 共同打造了《捍衛任務》 (John Wick) 系列電影。而他們絲毫不想將這套電影,設計成充滿隱喻、複數支線與各式逆轉的複雜劇情電影,他們只想塑造約翰維克這個角色,使其足夠真實,卻又有辦法做出各種超越現實的武打動作。而劇情沒有告訴我們太多關於維克的來龍去脈,我們不熟悉在他與妻子結婚前的背景故事,而對設定故事的導演史塔赫斯基與李維來說,過去的殺神約翰維克,是一個什麼樣子的角色呢?

導演查德史塔赫斯基  (Chad Stahelski) 打造了《捍衛任務》系列電影

先複習上一集:《捍衛任務》的過去、現在與未來,聽聽導演怎麼說 (一):這不是一套三部曲電影,這是趟地獄之旅

 

透過反射,我們看出殺神擁有家庭前非常空虛

很明顯地,他們並不喜歡各式閃回畫面 (flashback) 。這很難得,你可以在數不清的好萊塢電影裡,看到各種被塗成古銅色或是灰色的回憶片段鏡頭,藉此一窺我們主角的過去時光。但是史塔赫斯基不想用這種方式,讓約翰維克的身世大白:他使用許多「鏡子」,反射出維克的過去。

《哈利波特》系列電影用了不少閃回畫面。

讓你心碎的閃回範例

史塔赫斯基表示

「在這些電影裡,你能看到有些角色,他們代表著維克在認識他老婆之前的維克。這些角色有意無意地,模仿著維克成家之前的冷酷與殘忍,模仿他不惜一切都要完成任務的心態,模仿他內心毫無愛與熱情的模樣。是的,這跟我們許多人的日常生活一樣,我們選擇懷抱著愛還是恨來度過今天?內心是充滿恨與悔恨、或是充滿希望與榮譽價值去度過每一天?這些過去的事造就了約翰維克,而他現在正踏上找尋自我的旅程,過程中他可以看到許多反射自己過去的鏡子,這些逼他記得過去的人事物,製造了一種對立的二元性。」

《捍衛任務3:全面開戰》(John Wick: Chapter 3 – Parabellum) 劇照。

在約翰維克擁有家庭之前,事實上他的靈魂非常空虛:

「在他與妻子結識之後,他的心靈被填滿了,而且他有了原來那個殺手冷酷世界所忌妒的某種事物。因此,某種他意料不到的後果發生了,而他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這樣的壞事會發生。在我們的第一部《捍衛任務》電影裡,我很確定約翰維克對自己是誰、還有他該成為什麼樣的人,感到非常衝突與困惑。但當到了《捍衛任務 3:全面開戰》(John Wick: Chapter 3 – Parabellum) 結局,他已經成為了一個完全不同的角色,與你在《捍衛任務》裡看到的他已經完全不同,與他在 《捍衛任務 2:殺神回歸》(John Wick: Chapter 2) 裡也完全不同。」

《捍衛任務3:全面開戰》(John Wick: Chapter 3 – Parabellum) 劇照。

《捍衛任務 3:全面開戰》:現在已經不只是為了狗狗與愛妻了

從導演的話中可以聽出,他們無意直接交代約翰維克的過去,而是透過他遇見的敵人與朋友們,從他們的應對中,讓觀眾理解約翰維克是什麼樣的人。對史塔赫斯基來說,他與基努李維對《捍衛任務》的其中一個共識——「少就是多」。

 

少就是多——讓觀眾親眼見證「殺手」約翰維克傳說

史塔赫斯基不喜歡一般好萊塢電影裡,總是會安排兩個警察坐在酒吧裡,掏出一份殺手的資料袋,然後彼此聊起這個目標在幾月幾號、用什麼手段殺了多少人。用這種極為省略的對白,來交代這個殺手是多麼地殘忍與兇悍,史塔赫斯基覺得是一種浪費。

《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劇照。

電影裡的檔案照使用範例:小心白寡婦

「我希望觀眾親眼見識到約翰維克有多殘,而不是某個角色出來說他有多殘。這些角色看到維克只會說:『媽的,維克來了,事情要難看了。』或者觀眾必須自己看到基努李維開槍、或親手格斃敵人,讓觀眾自己意識到,維克真的是個狠角色,而電影不用再花時間強調這件事了。」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