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吾愛吾詩》面對男孩驚世文采不惜成為擄童犯,惜才的老師是否「越了界」?

黎仰欽

翻拍以色列同名電影、由莎拉寇拉潔洛 (Sara Colangelo) 導演執導的《吾愛吾詩》(The Kindergarten Teacher, 2018),劇情描述在幼稚園任教的老師麗莎(瑪姬葛倫霍 / Maggie Gyllenhaal 飾)已屆不惑之年,對工作感到倦怠,回到家要面對正值叛逆期的兒女,生活中唯一讓她感到快樂和放鬆的,是去曼哈頓下城區教授夜間部的詩歌課。

某日麗莎無意間突然發現,自己班上一個五歲的孩子:吉米,對詩歌有驚人的天賦,她急於讓吉米珍賞自己的詩情,並展現給世人看。麗莎在詩歌課朗誦著吉米念誦的詩,她要吉米的保母記下吉姆無意間口誦的詩,她最後甚至要吉姆一有靈感就打給她以便抄寫詩作,並自告奮勇當吉米的鐘點保母,只為了保護這罕見的天賦。然而,麗莎急於保護的結果,卻引起吉米父親的反彈和恐慌,招致詩歌課老師的不諒解,吉米被父親轉到其他幼稚園,麗莎要如何做,才能挽回這個孩子,讓這份天賦得以延續、甚至開花結果呢?

瑪姬葛倫霍主演,改編自同名以色列劇情片的《吾愛吾詩》。

 

《吾愛吾詩》瑪姬葛倫霍動人演技,渴望被瞭解的孤獨與悲傷

距離在臺北電影節看以色列原版、由那達夫拉匹 (Nadav Lapid) 執導的《吾愛吾詩》(The Kindergarten Teacher, 2014) 四年之久,記得當時看完之後,仍有一種懵懵懂懂的感覺,對於這個老師為何執意要讓一個五歲的小孩去展現他的天賦,而不是讓他快快樂樂的堆沙玩積木就好,不甚了解;對於老師為何挺而走險,犯下擄童的罪名,只為保護著這個孩子的詩意才情亦感困惑。

隔了四年,我看到了美國版的《吾愛吾詩》,雖然有人說這個翻拍的版本明顯水土不服,我卻覺得雖然在情節和主要人物的設定上,新版和原版幾近雷同,但美國版有兩個地方是讓我覺得更吸引人的,一是女主角的選角,二是關於女主角家庭的內部探索。

實力派演員瑪姬葛倫霍在《吾愛吾詩》中大飆演技,飾演面臨親職教職等情感拉扯的女性。

飾演麗莎的瑪姬葛倫霍,原本就是我相當欣賞的女演員,她總能在不是那麼主流的電影中,內鑿出角色的深度,無論是早期的《怪咖情緣》(Secretary),或是 13 年的《法蘭克》(Frank),無論是藉打字打錯換取老闆打屁股、並從中產生快感的的秘書,或是外放熱情的神祕搖滾樂團女團員,她讓我們看到的不單只是驚世駭俗的怪,而更多是渴望被了解與接納的孤獨感傷。

在《吾愛吾詩》裡面,她依然保有讓人想內探其內心世界卻又帶點距離的防備感,我們想要了解老師到底要做什麼,卻又害怕老師做的事會否越了界、失去準繩?瑪姬葛倫霍透過眼神的流轉精準演繹這當中的曖昧難明,她用實際行動,去證明吉米可以是這混濁塵世的一道清流,他可滌淨我們渾身上下沾滿的銅臭味,扭轉當下盛行的唯物主義,吉米是一塊璞玉,他等待著被琢磨。

劇情片《吾愛吾詩》中,老師看見吉米的詩采,更看見他尚未被雕琢出的光芒。

 

捍衛天賦卻恐走火入魔

然而,吉米需要被琢磨嗎?他可能隱隱約約知道,我有寫詩的能力,但他並沒有明確的喜歡詩並且想要持續進步的意圖,確切的說一個五歲的小孩在這樣的年紀,不斷的被告訴:你要趕快發展自己的才華,否則它稍縱即逝!麗莎的舉動縱然出發點是好的,但過於躁動和激越的方式,似乎看到後面只會予人走火入魔的感覺,而無法對她產生認同或同情。

於是我們要問,麗莎為何要這麼急?先前提到影片第二個吸引我的地方,電影對麗莎與家人間關係的著墨,似乎就是這個問題的部分答案。

麗莎曾經對吉米說過:

「要對這個世界保有好奇心,他就會變成你想要的樣子。」

然而以此為生活箴言和處世格言的她,卻赫然發現對生活保有好奇心的人已然不多,會不會到最後只剩自己一個?

《吾愛吾詩》中,小男孩吉米擁有詩歌才華,但督促他必須精進的老師真的是為小男孩好嗎?

電影資訊

吾愛吾詩 The Kindergarten Teacher

上映日期
2019/05/24
吾愛吾詩_The Kindergarten Teacher_電影海報

劇情

幼稚園老師麗莎(瑪姬葛倫霍 飾)已步入不惑之年,不僅對這份奉獻多年的工作感到厭倦,回家還得面對漫不經心的老公和正值叛逆期的小孩,她生活中唯一稍感寬慰的時刻,便是去曼哈頓下城區教授夜間部的詩歌課。 某日,麗莎發現班上一名五歲的孩子吉米對詩歌有驚人的天賦,她起初只是想要保護他不被失職的父母傷害,之後卻開始拿自己的職業生涯、家庭和自由冒險。她不惜一切代價想要栽培吉米,只求讓他的潛力得以開花結果,然而這份執著卻可能導致無法挽回的後果……。

IMDB
6.7
Rotten Tomatoes
76%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吾愛吾詩_The Kindergarten Teacher_電影海報

關於作者

看電影,愛電影,持續挖深,不斷誌記。書寫的目的不在比較,而在感知,銀幕內外持續穿透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