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烈愛天堂》:尋仇是一種傷痛的狀態

Wei

《 烈愛天堂 》中的地表最強母親

如果說《即刻救援》系列的連恩・尼遜(Liam Neeson)是地表最強老爸,那近年來電影中的地表最強母親是誰呢?看過《 烈愛天堂 》(In the Fade)的朋友可能會認為就是黛安・克魯格(Diane Kruger)所飾演的卡蒂雅了,不過這部電影並不是充滿激烈打鬥場面的救女動作片,而是關於一位痛失丈夫與兒子的女人,如何面對陷入絕望的人生。

烈愛天堂

卡蒂雅(Katja)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在一場炸彈恐怖攻擊後被徹底摧毀,失去先生和孩子的她必須在親友的陪伴之下苦撐苟活。而藉著卡蒂雅提供的線索,警方經調查發現加害者很有可能是新納粹組織份子,於是雙方人馬走上法庭,在案情似乎逐漸明朗之時,卡蒂雅卻發現司法途徑無法給予她應得的公平正義……

土耳其裔德國導演法提・阿金(Fatih Akin)曾憑《愛無止盡》奪下柏林影展金熊獎,本次以《烈愛天堂》榮獲金球獎與廣播影評人協會獎最佳外語片殊榮,也讓黛安・克魯格登上坎城影后之座。法提・阿金身為移民後裔,與許多新納粹組織仇外兇殺案件的受害者有相似背景,電影中可見到一些源於現實的影子,例如在卡蒂雅丈夫是土耳其裔德國人的狀況之下,偵查重點很可能會失焦成被害人生前的私生活交友圈,甚至將其販毒前科推定為因,身心俱疲的家屬還必須投注加倍氣力予以澄清,簡直殘忍。

黛安・克魯格

黛安・克魯格與導演

至於主演黛安・克魯格絕對是本片的靈魂,從影25年終於首度回家鄉德國演出,沒有小孩的她為戲下足功夫,花了長達半年時間陪伴恐攻、槍擊的受難家庭,甚至為配合角色學會抽菸,殺青以後更得費勁戒掉。這些外在的輔助、內在的沉浸,使得黛安的演繹達到真正的身靈合一,身為觀眾即使明知這是「戲」,仍會為她的失魂落魄而難過、為她的悲痛欲絕而心酸,甚至在她復仇的過程中焦急難安,也會自問:如果我是她,我會走上尋仇之路嗎?我能怎麼做?

烈愛天堂 劇照

《烈愛天堂》無疑深刻呈現了失去至親摯愛的絕望,並藉由卡蒂雅這個人物替觀眾經歷、執行一種正義的可能,即使在司法與私刑之間的游離並非本片重點,但卡蒂雅之所以尋仇,會不會只是一種傷痛的狀態?作為在無助、未知的深淵裡最後的掙扎,更是導演對殘酷仇外力量的沉重抨擊。

烈愛天堂 劇照

而電影團隊的部分,由於共同編劇是一名律師,因此不難理解何以本片的法庭戲如此精彩又具可信度,是一大看點。攝影則由與法提・阿金合作多年的雷納・克勞斯曼(Rainer Klausmann)擔綱,他運用同一款攝影機為《烈愛天堂》的三個章節(家庭、正義、海邊)分別設計了相應的拍攝手法,營造出不同情境之下的細膩差異。

烈愛天堂 劇照

至於配樂,法提・阿金找來知名搖滾樂團 Queens of the Stone Age 的主力約書亞・歐姆(Josh Homme)量身打造,事實上《烈愛天堂》的英文片名就是來自該團的一首歌名:In the Fade,而原文德語片名《Aus dem Nichts》是什麼意思呢?我的德文系朋友將其翻譯為「from nothing」,或許指的就是電影中不見天日的憂慮、深不見底的哀傷,這種難以化悲憤為力量的虛無感吧。

其實《烈愛天堂》是一部很「好看」的作品,它不僅具備藝術價值與議題性,也有流暢驚喜的劇情波動,並不會自顧自地封鎖在同樣的情境中耽溺過久,是一部可以滿足多類觀眾的佳作。

 

延伸閱讀:

【影評】《遊戲夜殺必死》有限顛覆的絕妙驚悚喜劇
地獄沒有極限!帶你見識「另一個世界」的 3 部奇幻電影:鎌倉物語、與神同行、地獄哪有那麼HIGH

【神搜專訪】禁忌「送肉粽」儀式 鬼月電影《粽邪》導演廖士涵專訪 拍攝過程險中邪!

關於作者

唸法律但不務正業,藉由電影逃避與面對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