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古墓奇兵(2018)》剛毅堅強外衣之下的血肉之軀

杜麥特

電玩改編或舊作重拍(重啟)電影一向是好萊塢風險極大且頗具膽識的題材,起初從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版的《 古墓奇兵 》( Tomb Raider )、蜜拉喬娃維琪(Milla Jovovich)的《惡靈古堡》(Resident Evil)系列以及麥可法斯賓達(Michael Fassbender)的《刺客教條》(Assassin’s Creed)評價都不是相當的樂觀,在 15 年後《古墓奇兵》改編電影再度出土,從派拉蒙影業轉交由華納兄弟與米高梅影業著手重啟製作,艾莉西亞薇坎德(Alicia Vikander)版的《古墓奇兵》顯然在背負著「電玩改編」與「舊作重拍」的砸鍋高風險之下,成功破除上述兩者的魔咒脫穎而出,並無任何在舊IP回鍋重炒的劇本通病及味同嚼蠟之感,抽掉裘莉版本過於「電玩化」的裝逼 B 級片水準以及為了改編而改編的故事硬傷,薇坎德版本的《古墓奇兵》在不失原有電玩中的奇幻骨髓之下,選擇了平鋪直敘的安全牌策略,用心琢磨盜墓者—蘿拉卡芙特一角最為「寫實」的一面。

古墓奇兵 Tomb Raider 艾莉西亞薇坎德 蘿拉

新版與舊版《 古墓奇兵 》相比

好萊塢眾多製作團隊在復刻多款電玩遊戲之時,時常忽略自身在拍攝一部電影的重要本質(負面教材如裘莉版《古墓奇兵》兩部曲及《刺客教條》),同時也是電玩與影視之間的矛盾與通病所影響,為了在「失真」與「流失原作精神」兩大危險地帶間周旋並且取得平衡,反倒讓作品成了四不像;相較之下薇坎德版的《古墓奇兵》則是在此兩大危險地帶之間取得了平衡:劇本單純、四平八穩的冒險故事文本。裘莉版之所以無法與觀眾取得共鳴,正是它太過自溺於《古墓奇兵》電玩世界觀,便成了一部 A 級外衣 B 級骨骼的仿拍贗品,薇坎德版較有說服力之處,正是在於它的人設、動作場景設計以及誠意十足且主旨鮮明的故事文本。

古墓奇兵 Tomb Raider 艾莉西亞薇坎德 蘿拉 劇照

早已在動作片與文藝片兩大類型演技力道兼具、可塑性極強的艾莉西亞薇坎德,相較於裘莉過於強硬且不實的角色曲線、呈現出性格過於呆板直白的蘿拉卡芙特;反觀薇坎德,編劇群在虛無飄渺的電玩角色賦予血肉,薇坎德的詮釋絲毫不失蘿拉卡芙特原有的角色精神與氣場。不過本片較為特別之處,編輯群所切入的角度即是極其脆弱且年輕氣盛的蘿拉,身軀瘦小,既畏懼卻又極為頑強的氣概,甚至偶爾也會默默哭泣,但兩者的共同點,正是不斷牽掛失去親人的瘡疤以及不屈不撓勇於冒險的精神;薇坎德與裘莉雙版本對照下來,其實兩者能視為《古墓奇兵》系列前者與後者的血緣關係,裘莉版是屬於的後者,闡述一位武功高強的成熟女性,那麼薇坎德正是屬於前者。

古墓奇兵 Tomb Raider 艾莉西亞薇坎德 蘿拉 劇照2

女孩蛻變成為女人,凡人蛻變成為英雄,在蛻變成為「英雄/盜墓者」之前,必得先學會野外的生存法則,還有拋開過往所受限自我的束縛,對於蘿拉來說,這趟盜墓之旅雖然狼狽,但絕非空手而歸且毫無所獲。對於蘿拉來說真正的「寶物」,正是對於她的逞強態度的轉變及既往陰霾的釋懷心境及角色進展,經歷困境(古墓)之中的勇氣試煉,真正的、我們所熟悉的「古墓奇兵」蘿拉卡芙特才與正式與我們相見。

古墓奇兵 Tomb Raider 艾莉西亞薇坎德 蘿拉 吳彥祖

整體而言,薇坎德版的《古墓奇兵》可謂近年來電玩改編或舊作重拍電影的絕佳典範,敘事流暢,典型凡人蛻變成為英雄的故事架構,情節鋪排雖然是平鋪直述,賣弄原作電玩之情懷之時,幾乎點到為止,即便抽出《古墓奇兵》系列電玩的精神以及奇幻骨髓,薇坎德版的《古墓奇兵》依舊是部文戲與武戲兩者皆屬上乘的模範楷模;但吳彥祖的角色怎麼一次比一次路人啊,看來這次直接從他的角色名稱表明了自己真的是位「陸仁(路人)」XD;話說相較於老公法斯賓達主演的《刺客教條》,薇坎德的《古墓奇兵》根本一整個打臉老公嘛XD。

個人評分:7.8/10

古墓奇兵 Tomb Raider 艾莉西亞薇坎德 蘿拉 吳彥祖 電影海報

 

延伸閱讀:

從跑龍套電視咖到年收入最高女星:艾瑪史東成長史
【電影背後】細數那些《星際異攻隊2》被刪減的內容片段整理
▪ 《鱷魚先生》重啟電影預告登場!等等,好像哪裡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