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芥川賞得獎作改編:《火花》 雖然轉瞬即逝,卻一度映亮他倆的人生

黎仰欽

由演員兼搞笑藝人出身的板尾創路所執導、改編自獲得日本文壇最高榮譽「 芥川賞 」的同名小說電影《 火花 》(Hibana),劇情描述遲遲闖不出名堂的 漫才 (日本的一種喜劇表演形式,類似雙口相聲)藝人德永( 菅田將暉 飾),在熱海煙火大會的活動上認識熱心的諧星前輩神谷( 桐谷健太 飾)。神谷獨樹一格的表演風格深深吸引著德永,德永提出了請神谷收他為徒的要求,神谷則以幫自己寫傳記為交換條件,一段長達十年的男人情誼就此展開……

芥川賞 火花 菅田將暉 桐谷健太 漫才 劇照01

菅田將暉 桐谷健太 攜手演出 漫才 人生

片名《火花》指的是德永所隸屬的搞笑團體《火花二人組》,也是片頭和片尾都曾閃現的煙火,雖然轉瞬即逝,卻一度映亮他倆的人生,帶給他們曾經的希望和夢想。在多不勝數刻劃關於夢想的電影中,我們常看到一種三幕劇的公式,從滿懷信心追求夢想,中途受挫心灰意冷,最終仍不改其志奮力達成目標。

 芥川賞 火花 菅田將暉 桐谷健太 漫才 劇照02

《火花》沒有朝這樣的套路發展,十年的光景過去了,兩人都沒有達到世俗所謂的成功,德永看起來發展比較好,電視上惹得觀眾轟然發噱的鏡頭看來證明了他的成功,但他內心深處知道,自己所做到的,充其量是師父口中所說「去迎合觀眾」,而非「讓觀眾轉向你」。

芥川賞 火花 菅田將暉 桐谷健太 漫才 劇照03

神谷原本的意氣風發,在一場表演中被評審無情的奚落:「聲音、表情都不對位,這種表演根本不叫漫才!」此時導演帶到他側臉若有所思、茫然失落的神情一舉壓垮他曾經自豪無可取代的漫才魂,再怎麼不願主動轉向觀眾的神谷,慢慢成了熱情被稀釋的「一般人」,染了跟德永一模一樣的髮色,而向自己打從心裡覺得無趣的表演段子投誠。

芥川賞 火花 菅田將暉 桐谷健太 漫才 劇照04

如何將 芥川賞 小說改成電影──取與捨的功夫

兩小時的電影勢必要砍掉一寫小說的章節,自然也無法像電視劇有較長篇幅可以去延展更多的人物關係,但導演板尾創路在看似平淡、缺乏高潮起伏的劇情中,用綿密的對話去辯證表演的本質,體現了生活和夢想的不易,更打造了「有一種友情,叫做德永與神谷。」的微妙換帖之情。當「生活所教會神谷」的遠比「神谷所教會德永的」還要「實用」,當有趣的表演更容易被純然有趣的人給遮蓋(劇中一個有著粗濃一字眉講話娘娘腔的矮胖漫才表演者不消頃刻迅速竄紅),你的信仰顯的不值一晒,你的夢想變得如此渺小,你要不繼續愚直的前進,要不只能鄉愿的妥協。

芥川賞 火花 菅田將暉 桐谷健太 漫才 劇照05

火花 :轉瞬即逝卻著實映亮人生

我們終其一生,也許連夢想為何都不清楚,即便有也或許礙於現實不敢發夢,碌碌無為或許成了多半人的寫照。《火花》沒有告訴你夢想多偉大,因為他終究也無能體現坊間名人成功學的勵志色澤,平淡和平庸,成了劇中情節和角色最貼切的形容。但它的平淡在時間緩緩流逝後,那股回甘的韻味才格外迷人,那些年我們終究有過不甘於此的熱情,而角色的平庸讓電影更回歸到以人為本的寫實感,你或許從未成功,但你仍孜孜不訖的努力著,德永與神谷分別於神谷家中和居酒屋互相澆灌養分、彼此打氣的戲,讓我們心折傾羨於這樣的換帖兄弟情,我們雖沒看到他們相偕去參加熱海搞笑藝人大賽的場景,卻看到一種初心慢慢被喚回,「只要還活著,就沒有壞結局。」

延伸閱讀:

【影音影評】推坑!還原度真高!銀魂入門須知
《淑女鳥》Lady Bird 『留下什麼,我們就變成什麼樣的大人』

2018台灣電影圈10大潛力新人,「蔡凡熙」「瑞瑪席丹」「劉冠廷」新人出頭天!

關於作者

看電影,愛電影,持續挖深,不斷誌記。書寫的目的不在比較,而在感知,銀幕內外持續穿透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