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怎麼了?Netflix 慘遭滑鐵盧的中國科幻電影鉅作,問題出在哪

地下電影

《我不是藥神》通俗易懂,議題性強,節奏掌握得宜,角色則透過徐崢喜劇式地反差演出鮮明亮眼,令人印象深刻。綜觀整部片子,雖然《我不是藥神》驚喜不足且轉折皆過於簡單,最後甚至落入俗套,煽情地催動人心,但也就在這個「俗」與「寫實」,使得本作討大眾的喜愛;《後來的我們》則有著新導演急欲說理,躁進的缺點,流於文藝的對白在寫實的作品中也略顯突兀,但以處女作而言,不可否認的是劉若英仍然具備流暢說好一個完整故事的能力,且懂得用畫面說故事,能感受出是有想法的構圖與場面調度(縱使有些場面稍嫌刻意),且在愛情戲中還是表現出自身對大時代變化的敏銳度,以及社會變遷的生活狀態和兩代價值觀的差異,整體來說雖然稱不上令人驚艷,但也令許多人的淚潸然落下,這樣的作品對於新導演來說已經及格。

劉若英執導的中國電影《後來的我們》,由周冬雨、井柏然主演。

《後來的我們》。

這兩部片子雖有一定程度上可詬病的地方,但故事的內裡皆打破了「文化藩籬」,「病」與「愛」,是人生的必經過程,片子的底蘊便是普世的生活經驗,於是我們看見徐崢在利益與道德間的擺盪時會動容,看見周冬雨和井柏然的相惜與離別會鼻酸。但《流浪地球》在科幻的外衣下,血肉過於模糊,呆板的角色刻畫(這對於群像劇來說相當失敗)、單調的故事基底都是讓觀眾出戲的原因,縱使片中刻意加進父子情,但無奈編導並無力發展並更深地挖掘這條故事線,角色弧變得模糊且如同雞肋般乏味與老氣,對比起克里斯多福諾蘭 (Christopher Nolan)《星際效應》(Interstellar) 中的父女情,《流浪地球》中親情的「回家路」是如此單薄且流於表面。

 

有體無魂無以觸人心

優秀的經典科幻電影多如牛毛, 《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 宏觀地對於人類文明的探究與提問;《銀翼殺手》(Blade Runner) 系列對人類與機器相似與相存的提問;《地心引力》(Gravity) 隱晦透露出人類與地球間的關係;《異星入境》(Arrival) 在科幻中流露出人文哲思……這些作品皆在科幻中聚焦於人,與之呼應並用力鑿出所謂的「人性」,嚴格來究,《流浪地球》只可說是一場中國的大型特效成果發表會,無法撼動人心。

2017 年推出的科幻電影《銀翼殺手 2049》劇照,雷恩葛斯林主演。

《銀翼殺手 2049》。

《流浪地球》在中國票房的成功,如同《戰狼 2》和去年賀歲檔票房冠軍《紅海行動》(Operation Red Sea) 一樣,操弄著民族主義的意識形態,高舉國旗打著愛國情操的情懷,使得民族主義在中國無數的影廳內散播,而《流浪地球》就像片中不斷複誦的標語:

「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行車不規範,親人兩行淚。」

《流浪地球》電影中的中國價值,透過 Netflix 串流服務,是否能讓全球觀眾買單?

全片粗暴地逼著觀眾認同大中國主義,傳遞出由中國領導,團結世界的價值觀,片中的角色國籍更令人玩味,影片中段與劉培強(吳京 飾)合作並犧牲的是俄國人,救難行動首先離開的是日本人,首先調頭幫忙的是韓國人,感嘆失敗的則有美國人,這樣的安排只待觀眾私自解讀,但攤開來看,《流浪地球》的確是中國今年最具意識形態影響力的載體之一。

不過,透過Netflix 的播映《流浪地球》離開了中國,僅有「中國領導救世」的價值觀便不足以撐起整部電影,中國式的英雄救贖顯然對於各國觀眾起不了作用,《流浪地球》僅學了好萊塢的皮毛,卻忽略了重要的靈魂,猶如空殼般失重。此時此刻望向美國出產的《復仇者聯盟 4:終局之戰》,眾英雄們拯救宇宙的偉大事蹟,讓各國影迷心甘情願地不斷歌頌傳唱,中國的科幻,除了技術的跟進外,或許更重要的是吸引「人」的故事。

這場名為電影的太空競賽,中國的路還相當遙遠。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