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才不是男人的附屬品!」這些電影,拍出溫柔而堅毅的女力

地下電影

自社會邁入現代化以來,從公民權、工作權、選舉權、到自主權,「幾十年來」女性都極力證明自己不再是附屬男性的第二性。剛落幕的奧斯卡,作為電影最高榮譽,許多明星也在典禮上疾呼性別平等:女主角獎得主法蘭絲麥朵曼,激昂的請全場女性電影工作者起立接收歡呼的一幕,更是令人動容。3/8正逢婦女節,這邊向探員推薦以下幾部以女性為主軸的電影,讓我們看見 女力 的崛起。

以下介紹三部 女力 電影——

 

《雨月物語》(Tales of Ugetsu, 1953)

雨月物語

此片由日本已逝電影大師溝口健二執導,溝口健二(Kenji Mizoguchi)向來擅於描寫女性,其代表作《雨月物語》在戰火底下描寫兩位男性利用戰爭做發財夢,貪婪慾望表露無遺,全片看似以男性為主,但背後卻以女性做故事核心,片中日本當代女性的堅毅、溫柔、婉約甚至是苦痛等特質皆表現得極為出色,輔以鬼魅使全片超現實,但對於日本女性的描寫卻越發真實,虛與實之間相互交錯,尤其是片尾已然成鬼魅的妻子依然守候丈夫的歸來,點燈下的織衣場景,餘韻繞樑,令人回味再三,而從故事結構、影像構圖、黑白光影運用到片中配樂等,都奠定了此片不凡與經典之處。

《 末路狂花 》(Thelma & Louise, 1991)

末路狂花 女力

拍攝《異形》、《銀翼殺手》的英國大導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所拍攝的《末日狂花》可說是女性主義以及公路電影的經典!徹底顛覆公路電影的陽剛印象,使其搖身一變為女性主導的覺醒之旅。片中清楚描述社會中男性對女性的物化以及歧視,透過劇情的起伏兩位女主將角色成長以及女性解放完美詮釋,無懈可擊的演技更雙雙入圍奧斯卡,無畏父權壓迫的抗爭,讓他們成為末路中最美的流亡花。

 

《 鐵娘子 :堅固柔情》(The Iron Lady, 2011)

鐵娘子 :堅固柔情 女力

無論是鐵娘子柴契爾(Margaret Thatcher)本人、或者是飾演柴契爾的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絕對都是 20 世紀最重要的女性之之一。儘管柴契爾夫人的政治手段、對於女權的消極作為,皆是毀譽參半,《鐵娘子:堅固柔情》作為傳記電影,不只聚焦在柴契爾掌握權力時的堅毅,梅莉史翠普更細膩演繹她的日常,在本片超級精的湛演出,更讓她獲得第三座奧斯卡女主角獎,寫下歷史。

《 漢娜鄂蘭 :真理無懼》(Hannah Arendt, 2012)

漢娜鄂蘭 :真理無懼 女力

身為猶太裔的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為 20 世紀偉大的女性思想家之一,她曾提出「邪惡的平庸」強調遭受公審的艾希曼是聽命於希特勒『依法行政』,不應遭受殺人魔此重大罪名,審判目的是為正義,不應受到過多情緒牽引,此番替納粹份子平反的思想理論,極富爭議性,招致猶太人不諒解,但這也正是全片核心,在一味的批評砲轟下,是否還能保持理性思考,雖然以一部片長 113 分鐘的電影要能通篇深入了解漢娜鄂蘭生平的哲學思維困難了點,但此電影還是將「邪惡的平庸」當時的時代背景和漢娜鄂蘭的思考邏輯做出很完整的呈現。

《 二十世紀的她們 》(20th Century Women, 2016)

二十世紀的她們 女力

此片為導演麥克米爾斯(Michael Myers)向他生命中重要女性致敬的故事,分別描述 1920、1950、1960 年代的女人陪伴青春男孩成長的過程,以 70 年代末的美國生活為背景,將時代的痕跡透過三個女性的視角重現,也從正值青春期的男孩所遭遇到的事件,反映出三個女人各自的經驗以及價值觀。沒有太過戲劇化的場景,卻以日常生活勾勒出二十世紀末女性的獨立堅強以及溫柔包容。導演成功的以女性「小群體」的緊密互動,呈現出整個世代交替下事物以及價值觀的變遷。

 

延伸閱讀:

▪ 暗戀卻意外發現自己擁有超能力《魔女席瑪》找尋真愛又找真相
【影評】視覺風格絕佳、女力爆發的諜報動作片—莎莉賽隆《極凍之城》
 女力至上《霹靂嬌娃》重拍,暮光女將出演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