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跟爺爺說再見》不以肉眼察覺,但求你真心諦聽的悲傷

黎仰欽

日本導演森垣侑大的首部劇情長片《 跟爺爺說再見 》,以 死亡 為題材,描述一個家族因為爺爺驟逝,而翻攪出本就暗影叢生的恩怨情仇,長男昭夫( 岩松了  飾)與弟弟清二( 光石研 飾)本就不甚和睦的兄弟情誼,隨著對爺爺的下葬方式、誰當主祭意見不同衍生成對彼此家庭工作狀況的挖苦揶揄,甚至大打出手;久居東京返鄉奔喪的女兒薰( 水野美紀 飾),想要好好送父親最後一程,孰料哥哥們的不成熟舉動讓她受傷不已,勸架途中二哥的話語利刃完全抹滅她盡最後孝道的真心。而片頭因為爺爺死時跟男友做愛的吉子(清二的女兒,岸井友希乃 飾),一直對自己那樣的行為介懷不已,同時她意識到,在這場爺爺的喪禮中,似乎沒有人真正感到難過,究竟在這個家族當中,有誰會想和爺爺說再見呢?

跟爺爺說再見 死亡 岩松了 光石研 水野美紀 

導演森垣侑大 1983 年出生於廣島,在廣島工業大學求學期間便開始拍攝紀錄片,畢業後曾服務於福岡的廣告製作公司,之後便轉往東京發展,並接拍資生堂等多個品牌廣告。2014 年以短片《發條機夫婦》榮獲 FOX 短片影展「最優秀獎」,以及小津安二郎短片影展「準評審團大獎」肯定。在已有一定功底基礎下拍攝的首部劇情長片跟爺爺說再見》,無論在影像經營和說故事的手法上,都有著吸引觀眾一步步看下的魔力。空鏡頭底下呈現的風吹稻浪、靜默中格外嘹亮的蟬鳴襯托出生的美好,稍減緩了觀者對死亡的畏怖,暗空中閃現的煙火竟一個個「炸死」家人的魔幻寫實手法讓人莞爾之餘,又照出了我們的內心暗面──是否我們都曾有這樣小奸小惡的念頭,即便是對於自己最親愛的家人?

跟爺爺說再見 岩松了 光石研

就拿昭夫和清二來說,倘若並非母親出手制止他們,兩人兵戎相見也非絕無可能之事,昭夫曾說:「在喪禮結束前,就讓我們扮演一個幸福的家庭吧!」從現實面來看兩人不僅拒絕搬演兄友弟恭的矯情戲碼,本片編劇也拒絕提供一個只有「流淚後擁抱」的想當然爾情節,她回想自己爺爺往生時曾這麼說道:「比起失去親人的悲傷,被留下的遺屬們,所暴露出來的真實想法與不忍卒睹的面目,更加深刻地留在我的記憶當中。如果真要說的話,我當時也並不是那麼悲傷。

跟爺爺說再見 水野美紀 

正是因為眼見了那麼多不忍卒睹的大人行徑,我們在被其逗笑後的那股悲涼餘溫,才慢慢滲透出來。搞不清楚自己女兒多大、誤解兒子還在眾人面前打他巴掌的昭夫,和棄嫌母親卻不知自己是老婆口中「母親辛苦養大的不肖子」清二,那樣醜態、洋相盡出的真實,在我們無從探知他們對「失去父親」一事的悲傷之餘,反而為他們連扮演「幸福家庭」都欠缺的天分悲傷。

跟爺爺說再見 劇照

而說著好像沒有人真正悲傷的吉子,對自己在爺爺死時做愛,宛如「在飢餓的人面前吃大餐」一樣欠缺同理心,而不斷問道他人,幫爺爺誦經的和尚說道:「真要這樣說,每一天的每一個時辰,都不停有人在出生和死亡。」死時覓得清靜地,生時尋求至樂所,並無悖反,生死皆為常態。會一直陷在「我這樣是不是錯了」情緒漩渦裡頭的吉子,或許沒有體察到自己的悲傷,和尚的一席話,引導她甩離自己的緊箍咒,電影裡迷霧中出現的那條黑狗,我主觀聯想到會否是吉子做愛時死去的恰克,回來看主人了,更有甚者,說不定是爺爺?導演用具象化的手法超脫了死生的疆界,也稍微緩了吉子的悲傷,帶來更深處的平靜。

跟爺爺說再見 劇照2

悲傷不一定要嚎啕大哭,才能襯托出我們的想念,秤出情感的重量。奶奶看似失智在葬禮過程中不時搖鈴,卻在爺爺入殮後高喊「歐吉桑」,這才驚覺老伴不會再回來了!孫輩們憶及奶奶雖然賺不多,在自己小時後依然會塞錢給他們,不禁想著這麼慈愛的奶奶在爺爺死後該怎麼辦;女兒薰悠然說道:「爸爸走了,家人我就只剩媽了!」對被「放生」獨活的奶奶的不捨,言語間所流露的真切感念,遠超乎我們尋常可見的悲傷,讓薰送奶奶去養老院前的那張「最後的全家福照」更顯珍貴,那是親緣的影本,一家子吵鬧過後依然有愛的和解證明。

跟爺爺說再見 劇照3

延伸閱讀:

他死過兩次了,現在他要再度從地獄回歸:《閃靈悍將》
【影評】剖析《聖鹿之死》─有如強迫買賣一般。
日本知識+最有哏人妻《每天回家老婆都在裝死》拍電影,崩潰的老公該如何是好

關於作者

看電影,愛電影,持續挖深,不斷誌記。書寫的目的不在比較,而在感知,銀幕內外持續穿透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