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匹柏與網飛,大導演 vs 大平台的奧斯卡之戰 (下):巨人的戰場上,小夥伴們往往先被犧牲

時代在走,奧斯卡彈性要有

但是影藝學院的電影部門雖然是史匹柏當家,他要面對的內部壓力倒也不小:54 位電影部門的董事裡,已經有不少人表態支持串流平台,有些人甚至與串流平台有著利害關係──吉勒摩戴托羅 (Guillermo Del Toro) 合作愉快的福斯探照燈影業 (Fox Searchlight) 總裁南西烏特利(Nancy Utley),以她在傳統影業的領導者地位,過去她也曾經公開毫不留情地批評過網飛。但在福斯影業遭到迪士尼併購之後,如今南西的新老闆,正預計在 11 月推出嶄新的網路串流服務。

南西烏特利。

更別提像是董事之一的丹菲爾曼 (Dan Fellman),過去他是華納影業發行部的總裁,但現在他已經在網飛擔任顧問,你很輕易地就能知道菲爾曼的立場。

這波數位浪潮來得又猛又急,連 DVD 與藍光碟的生產量與銷售數字都繼續下探谷底。對許多人來說,「收片」這種購買實體電影碟片回家珍藏的行為,已經變成了一種鑑賞文化,而不是看電影的必備管道。各式類型的線上串流影音平台──網飛、Amazon Prime VideoHulu 等等──蓬勃發展,加上已經發展多年的線上隨選影音平台── Google Play、iTunes 等等──同步上映上市的模式,如今也已經漸漸少見「上市」的動作,而改為「上架」了。

史匹柏急欲區隔線上串流平台與傳統電影公司,但他可能忽略了另一個潛在的關鍵:線上串流平台已經成為了獨立製片界的嶄新伊甸園。網飛比起一般的獨立電影發行商荷包更鼓、而且更樂於打開:網飛在宣傳《羅馬》(Roma) 的行銷預算創下千萬美金天價。而獨立製片電影在線上串流平台更容易產生長尾效應,如今每部網飛自製電影都可以不再欣羨《洛基恐怖秀》(The Rocky Horror Picture Show),能有戲院死心塌地的放映數十年,因為只要網飛不倒,現在他們的電影就會永遠上映中──儘管被淹沒在數不盡的獨立製片電影堆裡。

網飛 Netflix 製作發行,艾方索柯朗導演電影《羅馬》洛杉磯首映會現場。

網飛電影《羅馬》。

推薦閱讀 >> 前所未見的重金宣傳!Netflix 竟為《羅馬》如此「揮霍」只求抱得奧斯卡金人歸

反過來,影壇巨人在數位趨勢之前倒像變成了試圖擋住大車的螳螂,線上串流服務不會殺死電影院,電影院已經在那之前就奄奄一息了。史匹柏在 24 日董事會議上預計戰鼓隆隆的大動作,很有可能最終只化為幾滴無傷大雅的雨水。

如果奧斯卡最終只執著於製作規格與放映格式,那對這個影史的最高榮譽無疑是一種侮辱。當然,維護傳統是非常重要的原則,但讓傳統失去尊嚴,則奧斯卡與被急救到胸骨全斷的植物人其實已經一樣悲哀。(完)

看更多 >> 串流平台影音作品相關消息文章介紹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