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匹柏與網飛,大導演 vs 大平台的奧斯卡之戰 (下):巨人的戰場上,小夥伴們往往先被犧牲

這個世界真的變化地比我們還快,這股數位浪潮,讓史匹柏今年 3 月揚言提案封殺網飛於奧斯卡門外的新聞,甚至變得有點狗吠火車。史匹柏的製片公司安培林娛樂 (Amblin Entertainment) 發言指出:

「串流平台發行的電影,跟院線電影本質上是截然不同的,如果有人願意一起在董事會會議上支持這項(封殺)提案,他會很高興、並靜待發展。」

這種說法不但認為網飛電影與院線電影不能在一個圈子裡比賽,甚至已經將它們區分為完全不同的產品。

史匹柏可是來真的,因為他正是美國影藝學院 (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 電影分部的董事代表。負責舉辦奧斯卡金像獎的主辦單位裡專職擔任電影部門的老闆,拒絕讓網飛踏進這場競賽裡,沒有比這項舉動更能解釋「封殺」這個單字的意義了。

每年的電影盛會:奧斯卡獎的籌備與舉辦都是由美國影藝學院裡的電影部門進行。

美國影藝學院。

 

獨立電影發行商也遭殃

問題來了,這場奧斯卡卡關之戰,可不是只有兩位巨人在結界裡打爽爽,已經有其他戰場上的小夥伴們,因為戰況而痛不欲生了。事實是,2012 年影藝學院修改了規則,產生了如今可以讓網飛鑽破洞的邏輯:只要電影在商業院線上映一周,即便電影採用同日上映上市 (day-and-date) 模式也不要緊,這部電影就可以列入年度奧斯卡金像獎的評選名單;另外,紀錄片也不需要專程在紐約放映,新規則增加了洛杉磯──在影視工業重鎮的院線上映過就可以。

但奇妙的是,史匹柏想要提案修正的規則,卻不是「在商業院線上映一周」這一條,而是「同日上映上市」這一條,而這便是小夥伴們哀號的原因:網飛本來就不是最先採用同日上映上市模式發行電影的先行者,是其他的獨立電影發行商。

偽紀錄片風格的諷刺喜劇電影《美利堅合眾國》(C.S.A.: The Confederate States of America)。

IFC 在 2006 年第一次嘗試以同日上映上市方式發行的電影《美利堅合眾國》(CSA: The Confederate States of America)。

同日上映上市既然早在網飛生意做大之前就是獨立製片界的法寶,史匹柏的封殺提案無疑地會讓他們死傷慘重:Roadside Attractions 與 IFC 是美國現今的兩大獨立電影發行商,他們有不少電影都是透過同日上映上市模式爭取到奧斯卡入圍權,舉個例子,Roadside Attractions 在 2011 年發行的電影《黑心交易員的告白》(Margin Call),上映當天就能在 iTunes 這樣的隨選影音服務平台購買收看,而它精彩的劇本也因此入圍了奧斯卡原創劇本。

「如果影藝學院一意孤行,那麼這將會傷害到方方面面,」

某間製片公司的行銷專員表示,

「這些規則已經存在十多年了,現在要為了阻擋網飛,而改變這些 Roadside Attractions 與 IFC 已經行之有年的同日上映上市模式。網飛事實上沒有破壞任何遊戲規則,而且他們對許多世界級電影人來說也是一塊豐富的園地。影藝學院真的不能走回頭路禁止同日上映上市規則,這讓他們看起來更顯老態龍鐘。而且,當 Disney+ 進入市場後,難道他們又要再來改一次規則?」

隨著串流影音服務普及,Disney 等大手陸續加入市場,民眾觀看電影的習慣也持續改變。

Disney+ 影音串流服務將在今年11月正式上線。

史匹柏希望大家一起手牽手贊成的杯葛同日上映上市原則提案,牽一髮而動全身。既行多年的獨立製片電影界會是第一波受到牽動的產業,但是影響不只如此,範圍將比你想像中還大。

當如今好萊塢大者越大、小者越小的 M 型曲線逐漸變成斜線──小型製片公司慢慢消滅殆盡──幾乎除了幾間超大型電影公司製作以外的所有電影,都會被歸類於「另類電影」,甚至這些電影的內容本身其實是以大眾娛樂導向製作的:包括了恐怖電影、成人喜劇電影、題材敏感的電影等等。這些可能只是內容比較特別一點點的電影,都有可能因為它們採用了同日上映上市原則發行,而無法讓他們有鍍金的機會。

吉姆賈木許導演 2019 新片《死者不死》。

大師賈木許 (Jim Jarmusch) 的新恐怖電影《死者不死》(The Dead Don’t Die) 也會是同日上映上市。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