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前一則假新聞的假新聞: 奧森威爾斯《世界大戰》創造的恐慌與神話(下)

人狼屋

我沒有說謊,只是沒說清楚真相。

這個你我可能聽過的詭辯,在 1938 年 10 月 31 日的全美各大報上成了現實。奧森威爾斯 (Orson Wells) 的確以廣播劇《世界大戰》(War of the World) 引起不小的風波,但在記者的筆下,這場騷動宛如世界末日般的恐怖。

改編當時事件的電影《勇敢的紐澤西》(Brave New Jersey)。

複習上一集 >> 80 年前一則假新聞的假新聞: 奧森威爾斯《世界大戰》創造的恐慌與神話(上)

 

《世界大戰》假新聞引發的媒體災難

當時的美聯社率先報導了此事,由於它的發訊聯絡處眾多,在後知後覺的民眾心裡,自然留下「動亂席捲各地」的錯誤印象。此外,許多跟風的報社在未經查證下,囫圇吞棗地刊載各種臆測與謠言,讓星星之火,險些釀成燎原之災。在這些報導裡,廣播公司被描寫成缺乏社會責任感,且唯利是圖的業者。報紙不但指責它們「為經濟大蕭條後的美國社會增添無謂恐慌」,也暗示各州政府已準備採取查禁行動。

改編自 1938 年《世界大戰》廣播劇假新聞事件的電影:2016 年作品《勇敢的紐澤西》。

《勇敢的紐澤西》。

這個指控並不公平,CBS 為了將危險性減到最低,早已於節目開場、兩次廣告時間與節目尾聲留下警語,提醒聽眾內容純屬虛構。CBS 不但要求演員於現場廣播結束後,接聽民眾來電闢謠,它更與警方合作,冷靜地應對任何可能的混亂。事實上,就連原作者 H.G. 威爾斯 (Herbert George Wells) 也對報紙的興風作浪嗤之以鼻,甚至在 1949 年的訪談中稱它為「假裝看到鬼」。

當時紐約郵報上針對廣播劇《世界大戰》引起假新聞恐慌的相關報導。

奇怪的是,在事件過後一兩天,《世界大戰》的後續報導突然消失無蹤,除了坐收漁翁之利的奧森威爾斯仍出盡鋒頭(有一派陰謀論即認為,這是威爾斯與報媒一搭一唱的好戲),各大報對此事的關注瞬間冷卻,彷彿前日的一切只是幻象。

報社的冷處理態度,顯示他們一開始就不打算窮追猛打。再者,由於當晚的事件多以誤傳居多,自知理虧的報社早就鳴金收兵。但他們的目的已大功告成,因為這個事件成為報業攻擊廣播界的好題材,讓兩者長久以來的競爭與恩怨,正式浮上檯面。

因《世界大戰》廣播劇引起風波的奧森威爾斯,但這件事也促成他開展演員事業的契機。

事發當晚接受訪問的威爾斯。

「《世界大戰》恐慌的迷思」一文認為,1930 年代的經濟大恐慌徹底改變了報紙與廣播的版圖。廣播有著傳播快速、及時性,與節省油墨印刷成本等優點,因此在大蕭條時期取代報紙成為傳播界寵兒。面對後起之秀的崛起,報業的反擊方式,便是利用類似事件為藉口,對廣播界無所不用其及的抹黑,而意外地炮製出這個現代神話。

另外,西班牙語版的《世界大戰》廣播劇的確在 1949 年的厄瓜多引發嚴重的暴動,造成七人死亡、報社與廣播公司遭到焚毀的慘劇。不少好事者將兩個事件混為一談,因而增加這則故事的傳播速度及可信度。

西語版《世界大戰》廣播劇播出後,也在厄瓜多當地造成恐慌人禍。

 

美國人民的恐戰情緒顯露無遺

不過,即使媒體有誇大不實與公器私用之嫌,當晚的零星混亂的確是不爭的事實。就算聽眾對原著不熟悉(1953 年才有首部改編電影),為何會對如此離譜的故事信以為真?假使將威爾斯的廣播劇比作火苗,報紙比作增強火勢的強風,那麼引燃火苗的火種,恐怕是在二次世界大戰前夕,害怕被捲入國際戰事的焦慮及恐懼。

H.G. 威爾斯在寫作《世界大戰》時,也嘗試將類似的恐懼放進小說,讓身為歐陸強權的英國,遭到科技高人一等的異生物入侵 ,藉此反諷英國的優越感。奧森威爾斯的另類改編,除了製造噱頭外,也的確重現了原作的初衷,讓戰爭陰影下的聽眾設身處地的參與另一場沒有勝算的戰役。他更以無聲的絕望結尾,取代火星人遭到大自然「天譴」的樂觀結局,使他的《世界大戰》傳達出強烈的反戰訴求。

針對當年民眾因《世界大戰》廣播劇的過度反應而創作的政治時事漫畫。

多倫多星報當年嘲諷美國社會反應的漫畫。

關於作者

恐怖片的雜食動物,喜歡享用熱騰騰的新作,以及滋味妙不可言的冷門拼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