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搜專訪】黃秋生扮殘力挺《淪落人》席捲香港金像獎!氣質女導陳小娟的崛起之路專訪

地下電影

難能可貴的是,這群「鮮浪潮」的創作者們在前輩的幫忙下,逐步發展出屬於新世代的方向,並走入了大眾視野,雖說香港以「警匪片」打天下的黃金時代已拉下帷幕,但香港電影的風華,陪著整個華語影壇走過大半時光,仍奠定其不可取代性,而現今在資金籌備不易、環境緊縮的壓力下,諸多「小品」的「獨立」製作,反而能夠拍出當代香港生活最真實的氛圍。

 

《淪落人》不只是港片,透過鏡頭更發出內在心聲

再從上述舉例的諸多新電影來看,其關注的議題面向多元,流露初執導筒、屬於 80 年代至 90 後的獨到視野,更勇於批判和控訴,拿下第 35 屆香港金像獎最佳影片,由五位新銳導演聯合創作的《十年》,將砲火對準了中國,形成香港的醒世預言,其生猛有勁,最終更有泰國、日本、台灣響應成「十年計畫」,他們敢怒、敢言、敢拍,形成一股不可忽視的新血,《淪落人》中就看見了陳小娟對於香港這片「土地」的關懷與擔憂。

《淪落人》 (Still Human) 劇照之一,透過陳小娟導演的鏡頭,可看出她對香港的心聲。

小娟導演以「空間感」敘事。

在片中不時以俯瞰、仰角等空鏡頭 (Scenery Shot) 望向高聳的大廈建築,陳小娟試圖在片中拉出香港的「空間」關係:在角色設定上,昌榮因建築工程意外住在公宅,而 Evelyn 也在街上以紙箱圍成的區域和朋友席地而坐,「空間感」似乎隱約透露出角色的困境並映照其內心狀態。

「我跟攝影師有討論到香港的建築,因為男主角是建築工人一輩子住不到豪宅,他受傷住在公宅,電影中並沒有很仔細陳述,但我設定是這樣,然後他就活在貧窮區域,這樣的香港跟印象中很多高樓大廈的美好香港有點區隔,我們用鏡頭表達不一樣。」

陳小娟接著說:

「外傭在香港更沒有自己的空間,香港寸土寸金,他們沒有屬於自己的家,更不能帶朋友回雇主家,所以他們只能相約在外,但聚會就要花錢,於是他們選擇坐在街頭,我很有感觸,所以把它拍下來。」

香港新銳導演陳小娟的作品《淪落人》 (Still Human) 片尾,令人省思不已。

電影結尾溫馨動人。

從人與人的關係,再到人與社會的狀態,最後是人與土地的共處,《淪落人》皆以人文視野展現對生命與生活充滿希望的哲思,充滿質樸的氣質與浪漫底蘊,在片尾,筆下角色最後彼此的救贖顯現陳小娟導演內化的良善,希冀能讓觀眾在冷漠中看見一絲溫暖曙光。

曾以短片《兒女》參與鮮浪潮短片競賽的陳小娟,終於以首部劇情長片《淪落人》敲響名號,除了香港金像獎的入圍外,也已在香港電影導演會和亞洲電影大獎拿到最佳新導演,其中亞洲電影大獎更是擊敗了新加坡楊修華的《幻土》以及日本上田慎一郎的《一屍到底》(カメラを止めるな!)等勁敵,前途一片光明。

對於未來陳小娟表示:

「當然還是會繼續拍,但可能要在沉潛個兩三年,目前有在幫其他導演撰寫劇本,接下來的題材會關注性別議題,還是希望以香港為背景或有香港元素。」

最後,恭喜《淪落人》在香港金像獎抱回三項大獎,望《淪落人》票房能夠創下好成績,同時也祝福這位才貌雙全的新導演下一部作品能順利。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