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飛象》真人版電影:2019 華麗變身的迪士尼經典,與原版動畫的差異及致敬解析

孫艾莉

而 2019 年的重製真人版電影並未特別提到前述的疏忽情節,但有安排對話及簡短的鏡頭去彌補。真人版《小飛象》裡的各種跳躍表演,都有經過練習(穿著小丑裝的霍特和柯蕾,都分別跟呆寶練習過);而那場攸關生死的火災,肇禍的起因則是機器故障所致。

 

2019《小飛象》真人版裡沒有烏鴉(但羽毛還在)

2019 年真人版《小飛象》電影沒有烏鴉、也沒有唱歌動物的橋段,但神奇羽毛依然存在故事當中。

若必須從動畫版《小飛象》片中選出一個最想被重現的段落,想必就是烏鴉群了。當呆寶和吉姆喝醉後,牠們飛到一顆樹上,遇到一群由由「烏鴉吉姆」 (Jim Crow) 帶頭,帶有調侃非裔美國人意味的烏鴉集團。當烏鴉們唱完經典歌曲〈當我看到一隻大象在飛〉(When I See An Elephant Fly) 後,牠們讓呆寶學到該如何接納牠的天賦,甚至送羽毛給呆寶,好用來增加牠的信心。

因為烏鴉們的角色特徵容易讓人聯想到刻板的種族印象,加上提姆波頓決定把「會說話的動物」角色拉掉──可能此舉多少有一點想避開種族歧視的意思在──因此我們無法在 2019 年的真人版《小飛象》當中,看到烏鴉吉姆和牠的朋友們。

迪士尼動畫經典電影《小飛象》當中,呆寶與烏鴉夥伴的畫面並未原汁呈現在真人版電影中。

片中並沒提到領頭烏鴉的名字,但其他的相關資料裡面有。

但提姆波頓還是有在電影裡加入牠們的影子:在呆寶第一次飛行時,牠所拿著的羽毛是黑色的,就跟動畫版裡老鼠提姆從烏鴉吉姆那邊拿到的一樣。而在最後,呆寶的完美表現時刻,背景音樂正是〈當我看到一隻大象在飛〉。

 

粉紅大象是真的泡泡,不是酒精帶來的幻覺

2019 年真人版《小飛象》電影中,粉紅大象從幻想夢境變成奇幻泡泡。

討論完最想看到重製片段後,若反過來要選出一個最「不想」看到的《小飛象》情節,應該就是「粉紅大象」橋段了。在 1941 年動畫電影裡,呆寶和老鼠提姆意外喝醉後,出現了可怕的粉紅大象幻覺,讓人聯想到 1940 年迪士尼的另一部傑作《幻想曲》(Fantasia)。這段令人「耳目一新」的劇情並不僅是個片中小插曲而已,它還有一個重要的目的:強調呆寶的清白。呆寶的小丑同事漠視了牠應有的福利,而直接讓呆寶發現牠會飛。

2019 年的真人版《小飛象》,把這段引人非議的情節全部拿掉。但粉紅大象還在……只是牠們變成了肥皂泡泡,單純的泡泡。呆寶第一次在「夢想國」遊樂園表演時,樂園有個巨大的泡泡製造機,會吹出威嚇姿態的大象泡泡嚇到呆寶。透過簡單快速的編輯,把原本的迷幻效果消除,但同時卻也把角色的動機一併拿掉了,這是否反而讓人困惑了呢?

 

呆寶的結局是最美好的改編 

2019 年真人版《小飛象》電影中,呆寶的結局是最美好的改編。

終於來到尾聲了!整體看來,動畫電影的核心內容,大多都以另一種形式出現在 2019 年的真人版當中,而兩個版本最大的不同,便是故事的結局。

1941 年動畫版《小飛象》裡,呆寶最後變成了馬戲團的超級巨星,坐在專屬的火車車廂裡,迎向下一場表演。但在 2019 年真人版《小飛象》當中,馬戲團對動物的態度變得友善,大象們全都回到位在東亞的家鄉,與其他大象一起生活(還有鸛鳥,整部電影中牠門都往做為原點的故鄉方向飛翔)──這正是迪士尼重製經典最成功的地方。

從現代角度來看,新版結局贊同了積極保護的價值觀,並給了呆寶無庸置疑的幸福結局;而從故事本身來看,這樣的安排解決、排除了呆寶不健康的原生環境。從出生開始,小小象寶寶就不斷被嘲笑、貶低、虐待、壓榨,最後透過一個極其理想化的結局去修復。這是一個很棒的想法,但如果可以加入一些釜底抽薪的概念,喚起大眾的意識,從根本解決呆寶所面臨的問題,一切將會表現的更好。

翻譯:孫艾莉/編校:神搜企編中心
資料來源:SCREENRANT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