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飛象》真人版電影:2019 華麗變身的迪士尼經典,與原版動畫的差異及致敬解析

孫艾莉

但身為一部迪士尼真人化重製電影,2019 年版《小飛象》的改編還有另一個目的:大多數改編有本的動畫電影,只是把童話故事和鄉野傳說以動畫形式原封不動地搬上大銀幕,但本片並非單純地重述一個經典故事,而是有意要將迪士尼版本的故事提升至更高的神話史詩層次。

我們可以從近年來,迪士尼推出的許多真人版重製電影中,看到這樣的改編方向:《黑魔女:沉睡魔咒》(Maleficent) 揭露邪惡的皇后其實並不壞;《與森林共舞》(The Jungle Book) 添加了許多 1960 年代的音樂曲目,讓電影與吉卜林(Kipling,英國作家)所寫的原作有所區隔;《美女與野獸》(Beauty and the Beast) 則是透過填補「劇情漏洞」(plot holes) 的方式來重新演繹經典。在這種情況下,本片的諸多更動都是考量到「『迪士尼』這個品牌想給大家怎樣的印象」這一點。

這已不只是單純地說故事而已,而是在「修正」這個故事。

 

老鼠提姆被「消音」

2019 年迪士尼真人版電影《小飛象》中,老鼠提姆變得不會說話了,「說話動物」的奇幻元素不再。

上面我的提到 2019 年版《小飛象》拿掉了「會說話的動物」的奇幻元素,因此原本動畫版中呆寶的朋友:老鼠提姆 (Timothy Q. Mouse) 的戲份便交給了片中的人類小孩們:米莉(Milly,妮可帕克/Nico Parker 飾演)、喬(Joe,芬利霍賓斯/Finley Hobbins)去發揮。

小孩們發現了呆寶的飛行能力,並不斷鼓勵牠(雖然最後是伊娃葛林/Eva Green 飾演的柯蕾/Colette 跟呆寶一起飛翔)。但提姆波頓還是有把囓齒動物放進電影裡:老鼠提姆和另外兩隻老鼠同伴們,變成了法瑞爾的馬戲團寵物,在電影稍早時以「大象的共同恐懼」這個身分介紹給呆寶認識。

然而,雖然 2019 年的老鼠提姆(現在是隻白色的老鼠了)不會說話,但從動畫版就開始困擾我們的問題:牠身上的新衣服是怎麼來的?在 2019 年有了解答:牠那一身跟馴獸師一樣的穿著,是米莉給牠的。

 

「金寶太太」的故事變得更悲傷

呆寶的媽媽「金寶」(Jumbo) 的故事在真人版《小飛象》電影中變得更悲傷。

對於看過動畫版《小飛象》的人來說,這部電影實在太令人心碎了。呆寶的媽媽「金寶」(Jumbo) 在攻擊欺負呆寶的小孩後被鎖在籠子裡,而呆寶身為馬戲團明星,卻因為牠有對大耳朵,而被降級成小丑。當呆寶跟媽媽只能隔著寫有「發瘋大象」標語的鐵籠,觸碰彼此的鼻子時,即使是大人都會為之落淚。

但令人玩味的是,2019 年版《小飛象》真人電影中,對這段劇情做了關鍵的變動。首先,是先削弱上述情節的悲劇力道,改成「金寶太太衝進呆寶首次登場的失誤表演裡,而被鎖進籠子」,把不同的事件結合在一起。然而,金寶太太並不僅是被鎖起來而已,還被賣回給原飼主(之後原飼主再把牠轉賣給范德維爾)。在情緒感受上是一樣悲傷的事,但這樣的安排會嚴重影響後續的劇情。

 

小飛象之名「呆寶」的由來

《小飛象》中的主角得到「呆寶」之名的方式,動畫電影與真人版大大不同。

無論當年的動畫長片或最新的真人電影,不管哪一個版本,我們剛出生不久的小象寶寶,都在非常羞辱人的情況下得到大量的「暱稱」。

1941 年的動畫電影裡,「呆寶」這個名字是其他的母象在看到牠的大耳朵後幫牠取的。當然,這完全無法解釋為何人類能接受這個名字,反而還延伸許多問題。

到了 2019 年的真人版電影中,「呆寶」這個名字出現在牠的馬戲團處女秀之中。那時呆寶的媽媽造成騷動,大象寶寶床上「親愛的小小金寶」名牌 (the “Dear Baby Jumbo”) 受到損傷,字母 J 缺損、D 移位,變成了「大耳呆寶小象」(the “__ear Baby Dumbo”)。某人在人群中開始嘲笑這個新名牌,米莉和喬為了不讓小象想起牠的媽媽,於是接受了這個名字。

 

呆寶開始振耳飛翔的緣由

《小飛象》呆寶開始練習飛翔的契機,動畫及重製的真人版各有不同呈現。

動畫電影《小飛象》片長只有 64 分鐘,因此呆寶沒有足夠的時間練習表演。當牠成了小丑,牠就必須馬上進行危險的跳躍節目,例如跳火圈、空中飛人、砸派表演等,這些都是沒有任何健康評估及安全防護的。而儘管呆寶才剛學會飛行,但當牠展現飛翔能力時,動畫版時間短促的限制便再次出現。

雖然當年的製作團隊確實在 64 分鐘內呈現「呆寶會飛」這件事,但這沒辦法適用在奠基於現實生活中的真人電影版本。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