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入圍肯定《你只欠我一個道歉》:層次豐富的社會寫實劇

首次代表黎巴嫩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 你只欠我一個道歉 》(The Insult),取材自導演齊德多爾里(Ziad Doueiri)的真實生活經歷,導演在一次與水管工的争吵中,迸出帶歧視性的侮辱言詞。水管工的好友好意請他去道歉,可是水管工拒絕,結果工頭為了這件事把這個倔强的水管工開除。

你只欠我一個道歉 劇照01

以此切身經歷為發想,發展出《你只欠我一個道歉》的故事雛形,劇中黎巴嫩基督徒托尼(Tony,艾德卡拉姆 Adel Karam 飾)因為不滿巴勒斯坦籍水管工耶瑟(Yasser,卡梅爾巴沙 Kamel El Basha 飾)修理他家水管而向其潑水,耶瑟回罵王八蛋之後,憤憤不平的托尼拒絕對方送來的賠罪禮盒,要求耶瑟必須道歉,經領班好心規勸親自上門準備道歉的耶瑟,卻被托尼的激越言詞給羞辱(夏蘭真應該殺死你們這些巴勒斯坦人),一拳竟將托尼的兩根肋骨打斷,托尼決定狀告耶瑟,請法院給他一個最合理的說法。

你只欠我一個道歉 劇照02

本來只是兩人之間因為欠缺同理心而衍生的法庭攻防,隨著導演迭有層次的鋪陳、挖深、反轉,一步步演變成黎巴嫩和巴勒斯坦兩國之間從未間歇、越演越烈的衝突,表面上是耶瑟和托尼兩造律師各自為當事人謀求最大利益,擇定一個善的最大公約數,然而歷史的糾結從來無能釐清,過去如此,現在亦然。耶瑟是巴勒斯坦的難民(70年代經歷過貝魯特難民營大屠殺事件),而托尼卻是自己國家的難民(幼時家鄉達摩爾的一場大屠殺,讓他自此過著跟父親相依為命的日子),各自所背負的身世枷鎖、心理創傷一旦被對方有意識地挑起,被「逼急」而引發的後續效應,自然遠超乎我們想像。

你只欠我一個道歉 劇照03

早年做過昆汀塔倫提諾攝影助理的導演齊德多爾里,固然有著良好的調度能力,透過俐落的剪接、迭生不斷的衝突事件讓電影一直維持高度的張力不墜,律師出身的母親作為本劇的法律顧問,和導演自身對美國律政劇的鑽研,在法庭戲上亦透過對壘的父女律師之激烈言詞交鋒和迅速的切換鏡頭,讓我們宛若親臨現場跟著加入這場「裁決」的行列。然而齊德多爾里在可能淪為渲染、煽情的技匠之嫌時,他自覺到一樁數十年皆無能解套的歷史恩仇,怎可能輕易經由一起訴訟,就能定奪誰是誰非?他更希望我們能深入了解到,同理心從不是一見輕易養成的事,惟有在我們能真正對對方所經歷的做到感同身受,才有不被迷霧纏繞,而不輕易陷入吃下「善惡樹」果子的詭計。

你只欠我一個道歉 劇照04

你只欠我一個道歉 劇照05

在劇情的開頭,單就我們對托尼粗糙的理解,粗魯無文,欠缺教養的他似占於理虧、不討喜的一端,可是在他動輒大嗓門、得理不饒人還羞辱人的另一面,他同時有著對小baby呵護備至、對太太溫柔感性的一面,在太太柔性勸說、爾後發現原來口舌地獄所製造的火焰會反噬到自己之後,那個幫耶瑟修車的舉動就像是兼且「修復」自己的象徵,而被耶瑟以另類道歉法(耶瑟用激將法逼迫托尼也揍他一拳作為賠罪)給震懾到久久不能自己之際,導演用一組交叉剪輯畫面:櫥窗內微微發光的聖母像、托尼在雨中看者陽台底下修復好的水管、和太太看著健康無虞的小baby的鏡頭,展示了一股靜默溫柔的重生力量,將技術和藝術做了最完美的結合。

你只欠我一個道歉 劇照06

《 你只欠我一個道歉 》明白人生中有更重要的事

在觀看本片的過程中,我們慢慢抽離本來可能會「選邊站」的疑慮,不以當「法官」為樂,而更深入去回望這個斗大的歷史塵埃,如何對黎巴嫩和巴勒斯坦兩國人民,造成不可磨滅的影響。在眼皮底下、影像之外,有更多的口說召喚著更深入肌理的真實,讓我們不隨著主人翁陷入情緒迴圈,而有更多思辨、反求諸己的可能。縱然法官能做出個看似於理有據的判決,但當你看到勝訴的耶瑟未見欣喜之情,而托尼輸了卻不似首次敗訴那般氣憤,你也終於明白到除了勝負論理之外,人生中其他更重要的事。雖然導演被問到電影和藝術能否改變社會,他揮手說「No」,但若電影所欲揭示的主旨,能透過銀幕點滴浸潤到真實世界的我們,縱然改變非朝夕可成,我們也會慢慢靜候著涓滴終成細流的蛻變,企盼著世人對於「我們」與「他們」鴻溝的漸漸淡化。

 

延伸閱讀:

【影評】瓦干達龐德的宮廷鬥爭 《黑豹》:全新漫改電影里程碑
【影評】《花漾奶奶秀英文 I Can Speak》鬼怪奶奶的秘密
[第90屆奧斯卡]2017年是個充滿驚奇的電影年份:奧斯卡入圍名單暗藏的5大玄機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