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治克隆尼:好萊塢的惡作劇之神!愚人節其實是為了這位整人專家而存在

最終《急診室的春天》拍成了美國影集史上最偉大的醫療倫理劇,長達 15 季,而克隆尼演了 5 季後離開。諾亞懷利飾演的菜鳥卡特醫師,最終成為這齣影集的中心角色,演了超過十年,後來成為許多粉絲仍然支持《急診室的春天》的唯一理由。

但是你知道嗎?史匹柏從收到懷利的那封信開始,從此再也不給他聖誕節禮物了。

因為喬治克隆尼的一樁提議,讓《急診室的春天》卡特醫師在也沒收過史蒂芬史匹柏的聖誕禮物了,幫哭哭。

卡特醫師哭哭。

 

貓貓不大便怎麼辦?在線急!

如果克隆尼可以這樣整他的共演同事,那麼當他的親密好友就是一種詛咒:1993 年,克隆尼離婚之後搬到了老朋友理查坎德 (Richard Kind) 家暫住。坎德家養了隻貓,而貓砂盆正放在客房──也就是克隆尼借住的臥室。也許有人覺得有貓在自己房間裡拉屎很噁心吧,但是克隆尼可沒這樣覺得,他每天都非常勤奮地把貓大便清掉──但他沒跟任何人、包括屋主講這件事。

理查坎德與當年的室友喬治克隆尼。你家貓貓不大便的問題解決了嗎?

克隆尼與坎德。

每天砂盆都很乾淨,坎德開始覺得奇怪:為什麼我家的喵喵都不上廁所呢?他還把貓帶去看獸醫,但就是找不出貓不排泄的原因。最終,克隆尼找到新家了,決定結束借住生活。他感謝好友有情有義借他地方窩身,所以決定在房間裡大便──就在上頭沒有貓大便的砂盆──他大了一條據說非常大的大便,並且告訴坎德,他積屎以久的貓終於山洪爆發了。看來這坨黃金的確不小,因為坎德據說還蠻感動的,他心愛的喵喵終於解決便祕危機了。

 

《瞞天過海》片場化為惡搞戰場

克隆尼與諾亞懷利一起演戲;而克隆尼與坎德是超過 30 年的好友。那麼,那如果是克隆尼的好麻吉兼同事呢?勢必應該會被他整到死去活來吧。但布萊德彼特 (Brad Pitt) 可不是只有帥而已,這兩位好萊塢最帥的男人可不只在顏值上競爭,在惡作劇的程度上他們也互不相讓:彼得可不是那種會乖乖坐著等著被整的老好人。

布萊德彼特與喬治克隆尼是多年的好萊塢同事兼好友,合作《瞞天過海》時整人伎倆更是花招百出。

克隆尼與彼特。

在他倆拍攝《瞞天過海》(Ocean’s Eleven) 時,已經將片場化為自法蘭克辛納屈 (Frank Sinatra) 的鼠幫 (Rat Pack) 之後最大的園遊會:監製傑瑞溫特勞勃 (Jerry Weintraub)、導演史蒂芬索德柏 (Steven Soderbergh)、包括克隆尼與彼特等 11 個男演員、以及茱莉亞羅勃茲 (Julia Roberts),他們成為好萊塢最鐵的好友幫。這些才華洋溢的巨星每天都在片場跟小屁孩一樣打鬧,感情超好的他們,自然要想些其他片場看不到的過份玩笑來整彼此。

喬治克隆尼、布萊德彼特、麥特戴蒙、茱莉亞羅勃茲䒭眾星雲集的 2004 年電影《瞞天過海 2:長驅直入》。

《瞞天過海 2:長驅直入》。

性格開朗大方的茱莉亞羅勃茲自然是克隆尼的第一個目標──羅勃茲太容易相信人了──克隆尼會在她房內門框上方擺著一桶冰水,等到我們的大明星推開半掩的房門時,冰水就會從頭而降。但是誰知道呢?天公疼憨人,茱莉亞卻不是第一個中標的犧牲者──整理房間的服務生成為了代替天后受罰的對象。

不過,不只是羅勃茲,英年早逝的偉大諧星伯尼麥克 (Bernie Mac) 也是受災戶:

「克隆尼隨時都在整人,他實在是整到他媽的無法無天。你一定要小心克隆尼,因為如果你開門進房,可能下一次就有整桶水倒到你頭上,而是誰把水桶放到門上的呢?就是克隆尼。」

2008 年因病過世的諧星演員伯尼麥克(右),昔日與喬治克隆尼的合影。

伯尼麥克。

 

當喬治克隆尼對上布萊德彼特:強者對決,只有戰!

但是你能想像布萊德彼特被冰水淋頭的窘況嗎?我們不行,而彼特也不喜歡這樣,他決定先發制人。他偷偷要求所有劇組工作人員,稱呼克隆尼時都要叫他「丹尼歐遜先生」(Mr. Danny Ocean)──這是克隆尼在《瞞天過海》裡角色的名字──而且雙眼絕對不能直視他,要裝出懼怕謹慎的模樣。克隆尼工作了幾周,發現自己怎麼成了至尊領導,他發現了自己變成了別人惡作劇的對象,而那個別人,正是他的好哥兒們布萊德彼特。

克隆尼於是偷偷在彼特的車子保險桿上貼了兩張貼紙──在別人車上搞怪是克隆尼數十年來的絕活之一,因為一般人沒事不會每天檢查車子──他貼的第一張貼紙上頭寫著:

「我是 Gay、我投票。」

而第二張貼紙更幼稚:

「我的雞雞很小。」

但這不過是場前奏而已,克隆尼馬上傳了簡訊給彼特:

「你不會知道下次我會從哪裡整你……我會在何時整你……」

而彼特簡單地回覆他幾個字:

「開戰。」

喬治克隆尼、布萊德彼特、麥特戴蒙合照,這些高顏值的好萊塢男神也有愛惡作劇的一面。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