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敵手!看看諾蘭眼中的奧斯卡導演獎入圍者之作

Wei

愈是接近奧斯卡頒獎典禮,影迷們愈是期待萬分,許多得獎熱門電影已經於台灣上映,即使還沒正式進入院線行列,影癡級觀眾也會想辦法透過參與特映會、影院與片商合作的搶先放映等場次先睹為快,討論聲量也愈發熱烈。

不過,認真做功課的人可不只有關注獎季的影迷而已,台灣觀眾既熟悉又鍾愛的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也很認真,憑著《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首次入圍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他,已經「觀摩」過其他四部同樣提名導演獎的作品。以下將為各位整理諾蘭於本月接受外媒Collider訪問時的回應,不得不說,也完食這五部佳作的特派員我真的很是同意諾蘭的許多看法呀!

提到喬登皮爾(Jordan Peele)的《逃出絕命鎮》Get Out),諾蘭在看這部電影之前完全沒讀過任何相關資訊,結果相當驚喜!他認為很少有令人完全無法摸透劇情方向的觀影經驗,即使真相大白,也遠比自己原先想像的更有趣。

其實觀賞《逃出絕命鎮》這類的懸疑驚悚電影之前,我也習慣連預告都不碰,抱持著對故事一無所知的冒險精神去看,反而可以將被爆雷的風險降至最低,而且更能享受自己逐步分析線索、細細品味懸念的快樂啊!

至於《水底情深》The Shape of Water)呢?諾蘭可是看過導演吉勒摩戴托羅(Guillermo del Toro)的每部作品呀!所以當他觀賞《水底情深》時,很快就感受出這是一部出自吉勒摩內心世界的真誠之作,即使無法知道導演的個人經驗與電影有多少相似之處,但那打動人心的力道是不打折扣的。

說到葛莉塔潔薇(Greta Gerwig)的《淑女鳥》Lady Bird),諾蘭覺得這部電影讓人有種源自記憶般的熟悉感,尤其像他自己有正值與片中女主角年紀相當的女兒,更加能感受電影切入視角的精準度。

我也認為《淑女鳥》確實是一部既單純又複雜的電影,單純,在於它講述的故事容易使人認同且倍感親切,所以很討喜;複雜,則是在你以為已很熟悉這類電影時,卻發現當中的人物關係與情結其實是不曾有人拍過,導演葛莉塔的拿捏實在微妙!

另外,諾蘭已數次欣賞過保羅湯瑪斯安德森(Paul Thomas Anderson)的《霓裳魅影》Phantom Thread),他形容自己與妻子帶孩子們去看這部電影是個「奇怪」的決定,因為自那時起,每當諾蘭表現出讓兒女覺得「霸道獨裁」的行為,都會被戲稱為Mr. Woodcock(電影中男主角的姓氏),這樣被暗喻為控制狂的控訴持續了數星期之久。

更有趣的是,只要諾蘭的太太端出菇類料理,家人就會陷入瘋狂,我想只要看過《霓裳魅影》的人就不難理解原因了吧!諾蘭也認為這部電影的配樂是非常出色的,時而堅韌純粹,時而擴散至強烈,他甚至將音樂聯想成吐司上融化散開的奶油,非常有畫面。

看來諾蘭對其他四部競爭導演獎的對手作品觀察入微,而且別有發掘。至於《敦克爾克大行動》是他至今導演生涯中離奧斯卡最近的一次,首次挑戰歷史題材,而且是身為英國人從小聽到大的故事,拍攝這樣神聖、具精神象徵的事蹟,確實是個艱鉅的任務。雖然《敦克爾克大行動》於本屆奧斯卡較有機會拿下的是其他技術性獎項,但觀眾對於諾蘭的信心與肯定早就不僅於此了吧。

延伸閱讀:
《鮮血與爆炸的年度回顧》2017年八部最佳動作電影(下)
諾蘭談《敦克爾克大行動》某程度受到了《黑暗騎士》的影響
▪【第90屆奧斯卡】獎落誰家?十大獎項開獎前預測&觀戰焦點

關於作者

唸法律但不務正業,藉由電影逃避與面對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