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角頭2:王者再起》── 怨仇可解卻不可結。

無鬼

真正的角頭

角頭是台灣黑社會的一種庄頭組織,最初是出現在台灣南部的鄉下村莊。最初角頭的形成,是為了維護村莊安全,所以集結一群年輕人跟隨一位領導者,一起組成地方組織,一起抵抗外來勢力,部分角頭會結合宗教活動或是陣頭,來彰顯自己家園文化。沒有一個國家是不需要軍隊來保護的,永遠都要有軍事武力做國家防衛,相對的,角頭就像是村落的軍隊,隨時為村落做好防衛,不過後來有部分角頭,仗著人多勢眾所以為非作歹,做非法勾當,運用資金建立不良場所,最後演變成一種暗中地下勢力,也就是黑社會。很可惜到了現在,角頭被社會標上黑社會的標籤,永遠揮之不去,而再也不是單純村落的莊頭組織,或是宗教組織這種單純的地方幫會,然而這種荒腔走板,或許就是電影角頭2:王者再起》要表達的遺憾。

顏正國扛導筒

《角頭2》這次請來浪子回頭的標竿人物顏正國來指導,實在是再適合也不過。曾因演過朱延平導演的電影《好小子》而一炮而紅的顏正國,可惜中學時候染上毒癮、犯下竊盜、槍械等等前科,原本是被彰化地檢署求處死刑,幸好當時《懲治盜匪條例》被廢除才逃過一劫,但還是被彰化地方法院判15年有期徒刑,直到2012年3月才假釋,出獄後從事書法教學活動,與社會大眾分享自己的過往,直到後來才終於回到影視圈。一個曾差點被判死刑的浪子,在隨後竟然還有機會成為電影導演,實在是不簡單,《角頭2》就彷彿也是導演傾吐的心聲,藉由他人生經歷告訴大家,不要為了一口氣,逼自己窮途末路,顏導用自己的生命來詮釋這部電影。

械鬥場面驚人

《角頭2》在林森北路的互砍場面,確實非常驚人,能夠大半夜在台北封街,動用一千個臨演,執行上不是一件容易事情,能夠在國片看到這種格局,是非常難得一見的。但缺點就是人群中有太多不像黑道的小弟,明顯有些人拿棍棒的姿勢就像個外行,這是我覺得蠻可惜的地方,相較之下近期港片追龍》的械鬥場面就沒有這類問題,但這也是情有可原,畢竟在林森北路拍攝,時間一定會被限制住,可是一千人的震撼力真的非常可怕,跟在鄭人碩後面的人是快要深不見底的,絕對不是預告片那樣的人數而已,在戲院裡用視覺觀察,感覺比《追龍》那一場械鬥還要多很多人,當然更勝角頭第一集侷限於窄巷內的互鬥,且血腥程度也是勝過第一集,林森北路那種動用千人的局面,值得進戲院一探究竟。

 

<防雷線>

勸世之作

我始終認為鄭人碩飾演的阿慶,是貫徹整部電影核心的人,因為有他整個北館與建合會才正式開戰。若一個人能夠忍耐,那可以避免掉不少麻煩,而阿慶就是個典型不能忍耐之人,看我兄弟一死,就應該要幫他出氣,可是卻沒想到一口氣出下去了,後面則是惹來更多氣使他吞不下口。角頭之所以會被大家貼上黑社會標籤,非常大原因是常仗著人多勢眾,就開始打起來,引來治安敗壞。我永遠記得在我高中時候,只是一位男同學的女朋友,在我們班上稍微被言語攻擊,而那位男同學一氣之下就打電話撂人要打我們全班,後來班上也打電話撂人來,就形成兩勢力即將要開打局面,仔細想想不就是幾句髒話而已有必要鬧那麼大嗎?看到阿慶這角色,就經常想到社會上那些血氣方剛的青少年,常因為一點星火就燎原了。出口氣是不是這麼重要?不出氣就是沒尊嚴,出氣就是惹滅頂之災,對男人來說,尊嚴等於比命重要,可往往沒了命也同樣也沒尊嚴了,而電影演了一大串的打打殺殺,最主要也是勸世作用,學會吞下一口氣,忍一時風平浪靜,仇恨可以被解決,但絕對結束不了

有點可惜

《角頭2》它建立起了角頭的世界,從第一集小角頭,到第二集大角頭,都漸漸打造出一個世界觀。人物性格比起第一集還更加強烈,但可惜的是,整部電影最後都淪落為打打殺殺戲碼,最後再勸大家不要打打殺殺,勸世意味實在是太重,對很多角頭文化都只是點到為止,不過反而打殺場面卻奪人眼目,血腥程度非常高,最重要的是格局大,拍攝又大膽,這一直都是台灣電影所缺乏的,雖然要打造出大格局的電影真的有難度,但漸漸地已經有人開始肯去做大格局電影,《角頭2》就是其中一部具有野心之作,值得鼓勵。


延伸閱讀:
▪【影評】《決勝女王》:艾倫索金四平八穩的導演處女作
▪【電影背後】《教父》馬頭恐嚇案裡的真實故事
▪角頭人生是用血淚換來的!《角頭2》導演顏正國以過來人身分宣導 「歹路不可行」。 

關於作者

電影的存在、讓人類的壽命延長三倍 有電影,使我們能參與不同的人生體驗 沒電影,容易只活在自我設限的井底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