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背後】即刻救援!James Cameron和Guillermo Del Toro的搶救人質行動

葉郎

《The Shape of Water 水底情深》導演Guillermo Del Toro的電影經常以死亡為主題,因為成長在治安不佳的墨西哥,他從小見證了太多暴力和死亡場景。另外一個影響他終生的接近死亡經驗是他的父親在《Mimic秘密客》拍攝期間遭歹徒擄人勒贖。

這場綁架危機中半路殺出的救命英雄居然還是我們都認識的熟面孔:《The Terminator 魔鬼終結者》導演James Cameron。

▇ 天外飛來的綁架事件

Guillermo Del Toro的爸爸是個成功的商人。他憑著早年贏得樂透的獎金,建立起一個克萊斯勒汽車經銷商的成功事業。Del Toro則和父親走上完全不同的道路:他開設一家製作公司,專門替影視劇組設計製作各種怪物。然後他募集了兩百萬美元(包含貸款),拍攝了自己的電影處女作《Cronos 魔鬼銀爪》。

《魔鬼銀爪》讓Del Toro在國際上得到極大的注目,但他的兩百萬美元並沒有賺回來。他被迫投靠好萊塢準備打工還債。接著就在他第一部的好萊塢《秘密客》籌拍過程中,傳來他父親被綁架的消息。

「我的大哥打電話給我說『他們帶走他了!』,然後他根本不需要多解釋,我立刻意會到發生什麼事。」Guillermo Del Toro受訪時回憶道。

《Man on Fire 火線救援》演的一點都不誇張,根據統計墨西哥每個月至少有五百起綁架事件,而且這個數字還不包含未通報警方的個案。

Del Toro後來在訪談中說事發不久,警察就帶著兩個方案找上門。方案一是花五千美元的代價,保證逮到歹徒並關在一個房間裡,然後提供家屬一根鉛管和15分鐘與歹徒「相處」的機會。方案二是以一萬美元的代價,保證逮捕歹徒的過程當中歹徒會全數死亡,家屬則會得到現場照片留作紀念。

Guillermo Del Toro拒絕了警察的提案,並打電話給他最信任的電影圈長輩。

▇ James Cameron的即刻救援

Guillermo Del Toro在1990年代初認識了大導演James Cameron。兩人一見如故,成為至交。James Cameron經常讓Del Toro住在自家客房裡,討論對方的電影計畫,給對方意見。

「他幾乎在我每一部電影中都幫上忙,唯一例外只有《秘密客》,因為拍那部電影的時候我們被隔離在遙遠的多倫多,不准把片段給任何人看。《Blade II 刀鋒戰士》的剪接出自他的意見。我則是在《True Lies 魔鬼大帝:真實謊言》、《Titanic鐵達尼號》、《Avatar 阿凡達》的剪接室裡頭幫忙。」Guillermo Del Toro說。

正因為如此當他發生從來沒遇過的綁架事件時,他第一個念頭就是徵詢他心目中更有智慧的前輩James Cameron的意見。

James Cameron的反應簡直有如電影中的超級英雄。他立刻帶Del Toro衝向銀行,提領了整整一百萬美元的現金塞給他。此外,他還立刻雇用了一名專門處理綁架案的談判專家,加入營救行動。

72天後,人質獲釋。墨西哥警方逮捕了幾個人,但多數參與者都逃過一劫,一百萬的贖金再也沒有回來。逍遙法外的歹徒甚至事後還對Guillermo Del Toro發出死亡威脅。

▇ 舉家逃離家園

綁架事件對Guillermo Del Toro的人生產生重大影響(雖然他說比起來更悲慘的是在《秘密客》拍攝過程中和Miramax的Weinstein兄弟打交道)。

Del Toro說這個經歷徹底改變他們父子關係,因為這天之後他不再是自己的父親,而是一個「人」。「最大的改變是我從原本的兒子角色,變成一個「人」去救另外一個「人」的性命。」他說。此外他也開玩笑地說,此後每次見到自己的父親都會要求他彩衣娛「子」,因為這個爸爸真的所費不貲。

「令人遺憾的是我父親的綁架事件之後我不得不離開墨西哥。作為一個創作者我非常想要回到自己的家鄉創作,但作為一個父母,我覺得很難覺得回到墨西哥一切都會平安無事。」Del Toro隨後舉家搬遷到美國,只剩下他的父親堅持留在老家。

在歹徒仍逍遙法外的狀況下,Del Toro對於墨西哥政府改善治安的承諾始終沒有信心。另外一個墨西哥女星Salma Hayek也為了同樣的理由不再踏足自己的家鄉。

人稱墨西哥三劍客的三位墨西哥導演Alejandro Gonzalez Inarritu(《Birdman 鳥人》)、Alfonso Cuaron(《Gravity 地心引力》)和Guillermo Del Toro,甚至在2014年對墨西哥政府發過公開聲明,痛批政府高層與組織犯罪有所牽連,使兩者之間的界線越來越模糊。

▇ 暴力的惡性循環

2015年震驚全球的巴黎恐攻事件發生後,Guillermo Del Toro難得主動對外談起當年綁架事件的經驗。

他在Twitter上連發了八篇貼文,回顧自己當年為何會拒絕警方提議的報復提議:「我們拒絕了,兩個方案都不接受。我們正在忿恨、痛苦之中,但我們拒絕成為暴力的惡性循環的一部分。」

他回憶到綁架事件幾個月後,他跟其他同樣是綁架事件受害家庭聚在一起,互相交換心得、提供慰藉。然後聚會上有人拿出一些照片,引起了小小騷動。他猜到了有家屬選擇了警方提供的報復方案,得到了他們想要的照片。Del Toro選擇靜靜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拒絕觀看那些報復現場的血腥照片。

他在巴黎恐攻的當天在Twitter上以自己的經驗提出了面對恐怖應有的回應:「在這種暴力衍生更多的暴力的關鍵時刻,我想起了當時發生的事,我祈求我們能擁有更多的智慧和力量。」

延伸閱讀:
 【影評】《水底情深》非一般愛情童話的成人寓言
▪ 【影評】奧斯卡13項提名大贏家:《水底情深》,緻美動人的異色童話
▪ 吉勒摩戴托羅差點因為宅在家拍不成《水底情深》

關於作者

斜槓中年,患有社交恐懼重症併發資訊焦慮,長年囤積冷知識用以對抗無法遁逃的社交場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