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預測《雨傘學院》劇情發展:第二季將如何進行&第一季的真正意涵

孫艾莉

2019 年於 Netflix 平台上所推出,改編自同名漫畫的超能英雄影集《雨傘學院》(The Umbrella Academy) 第一季共 10 集,早已可在線上觀看了,想必許多探員在看完本劇之後內心還有許多懸念與疑問吧?第一季的結局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們前次已進行了解析,這次我們將繼續往下推敲劇中的曲折細節,收集零碎的線索,這麼說好了,這些能幫助我們猜測這些伏筆對未來故事的影響──

2019 年 Netflix 平台推出的漫改超能英雄影集《雨傘學院》,第一季的結局發展令觀眾「措手不及」。

前情提要 >> 一次看懂《雨傘學院》結局解析:超能暴走!無可避免,徒留懸念的世界末日

 

凡妮亞成為「白色小提琴」

在《雨傘學院》第一季最後的高潮場景裡,其實藏有一個有趣的細節:當凡妮亞開始她的獨奏並釋放潛在力量時,她所穿的西裝和繼承自哈格里夫斯爵士的小提琴都變成白色的。這是對原著漫畫作者:傑洛德威 (Gerard Way) 和蓋布瑞巴 (Gabriel Bá) 致意。

美漫改編的超能影集《雨傘學院》中的「白色小提琴」凡妮亞。

在原作漫畫第一集「啟示錄」(The Apocalypse Suite,直接影響了《雨傘學院》第一季的劇情)裡,凡妮亞被一個邪惡的交響樂團抓走,「指揮家」(the Conductor) 利用哈格里夫斯爵士的筆記改造了凡妮亞,她的皮膚、眼睛和頭髮都變得死白,並給她一把白色小提琴,讓她可以藉著這把小提琴引導出她的能力。

不過在電視影集中,很明顯地跟漫畫有點不同。在這一季的後半段,由哈洛德詹金斯 (Harold Jenkins) 擔任與「指揮家」類似的壞蛋角色,一樣是透過哈格里夫斯爵士的筆記去教導凡妮亞如何釋放她的力量,最後,她自己本身變成了整個故事中最大的反派。

 

克勞斯的新能力扭轉一切

跟凡妮亞一樣,克勞斯這位角色的能力也受到了抑制,但不是哈格里夫斯爵士做的──爵士其實非常希望他能發掘出所有的潛力──而是他本人。

影集《雨傘學院》中由羅伯席安 (Robert Sheehan) 飾演的「4 號」克勞斯。

克勞斯。

哈格里夫斯爵士試著把克勞斯的力量做為一線戰力,透過把他鎖在陵墓裡一整晚的方式,想要讓他克服對死者的恐懼,然而這樣只是加深克勞斯的心理創傷。因此在克勞斯成年後,他竭盡全力去避免看到亡者。就像凡妮亞透過焦慮藥物保持溫順,以避免使用能力那樣,克勞斯持續濫用藥物和酗酒的行為削弱了他的能力,直到最後,他唯一能看見的鬼魂是班。

《雨傘學院》中,不只凡妮亞,克勞斯也被壓抑著自己的能力,但克勞斯所接受的訓練卻讓他更拒於使用能力。

克勞斯努力地訓練自己的能力。

當克勞斯終於設法保持清醒,試圖再次找回對生命的熱情時,一直掩蓋住他所有潛能的陰霾終於消散,但他還無法完全掌控他的新能力,而且似乎要藉由恐懼或腎上腺素的刺激才能發動。

劇中我們看到克勞斯使用了 3 次新能力,分別是:他又開始想嗑藥而與班打鬥時、他看見天花板恐將塌落壓死他跟迪亞哥時、以及委員會困住他和他的兄弟姊妹時。在最後一次發動的時候,我們看到克勞斯在某種程度上好像可以開始控制能力了,當他把班實體化的時候,他的雙手發出藍光。

這跟「復活死者」不同,但絕對可以扭轉局勢。現在不僅克勞斯能看到鬼魂,他還能夠把鬼魂具現化,讓其他人也看得到。更重要的是,這代表班能夠重返戰局,並使用他的強大絕招的話那實在是太棒了……但前提是,班必須還在死亡狀態,否則就用不到這個能力了。

關於作者

最喜歡貓和我家小哥哥的邊緣系阿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