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堂準備好讓水管工再次出發了:瑪利歐動畫電影正在籌備中!

我們已經在上個月底告訴各位,遊戲界的巨人任天堂公司,決定讓皮卡丘上陣,擁有自己的真人電影。我們的文章標題是:「任天堂準備好被好萊塢再傷害一次了嗎?」這個問題,現在看起來答案是肯定的,因為在這個新聞相隔一周多的時間,又有新的消息公布了:任天堂可能與照明娛樂(Illumination Entertainment)合作新的動畫電影,電影的主角--你可能會有點不敢相信--是那位義大利裔水管工。

就如同我們在上一篇文章裡提到,1993年好萊塢拍攝的《超級瑪利歐兄弟》(Super Mario Bros.)是一場瘟疫,它粗糙的品質導致名聲太差、顛覆遊戲風格的美術設計吸引不了任何玩家、連瑪利歐與路易吉的個性都跟任何一款瑪利歐遊戲裡大相逕庭….在《超級瑪利歐兄弟》上映後的24年間,最受歡迎的瑪利歐遊戲仍然能賣出千萬套,但好萊塢再也不敢輕易嘗試任何一部瑪利歐電影。身為史上第一部賣座遊戲的改編電影,《超級瑪利歐兄弟》的失敗,雖然沒有阻止21世紀第一個10年的電玩改編電影浪潮誕生,但至少大家學會了一個詭異的教訓:別碰任天堂。

這部電影傷害了觀眾、好萊塢片商與任天堂,自此之後,可以想見任天堂對於翻拍電影的興致大減,但是為什麼在慘痛失敗的24年後,任天堂願意回頭考慮讓瑪利歐再次跳上大銀幕呢?

主要動力來自宮本茂,這位遊戲界的天王教父之一、開創平台遊戲類型的遊戲設計師、以及瑪利歐的生父,在任天堂社長岩田聰病逝後,他成為公司的重要執行董事。這位對全世界遊戲界、任天堂與瑪利歐都有著舉足輕重影響力的人物,是讓任天堂重新思考製作電影的重要推手。

「我已經花了多年時間,考慮製作一部動畫電影,長久以來許多人認為任天堂應該製作一部電影,因為『做一款遊戲就像在拍一部電影』的想當然耳理由。但對我來說,電影與遊戲是截然不同的產物。互動式體驗與非互動式媒體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如果要製作一部電影,我需要一位電影專家協助。以此思路,我與各種類型的電影導演或監製討論過,最終,透過環球影業集團遊樂園部門--他們正與我們一起開發大型娛樂設施--的引介,我認識了照明娛樂。」

我們知道,環球影業集團的遊樂園部門,與任天堂決定建立一塊長期的任天堂遊樂設施,名為「超級任天堂世界」。「超級任天堂世界」首先將會在日本大阪環球影城登場,將花費600億日圓成本,預計在2020年--也就是東京再度舉辦奧運會的時候--正式開放。連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都在上屆奧運謝幕時,都戴著瑪利歐帽子登場。瑪利歐作為日本外銷文化最重要角色之一,超級任天堂世界挑在日本全國現今最期待的2020年誕生,其意義絕非僅是為了變賣瑪利歐30年來的文化財產而已。

預計之後在美國奧蘭多迪士尼設立的美國版「超級任天堂世界」

所以儘管照明娛樂的當家動畫--像是《小小兵》或《神偷奶爸》等--普遍有低年齡向的狀況,但很明顯地,對於原本態度就比較保守、又曾經在製作電影上有失敗經驗的任天堂來說,與其選擇熱門動畫導演執導,還不如選擇能夠有充裕時間溝通、在未來行銷等多觸角方面合作的電影公司。如果環球影業真的在打造專屬於任天堂的遊樂設施上,贏得了宮本茂等人的信心,當然,近水樓台先得月,環球所屬的照明娛樂,能在雙方契合的基礎上進行更深的理念交流。

何況照明娛樂在業界的表現有目共睹,史上票房最高的10部動畫長片裡,照明娛樂的《神偷奶爸2》《神偷奶爸3》與《小小兵》就包辦了3個名次,這間成立才只有11個年頭的年輕動畫公司,至今製作了7部孩子們熱愛的動畫,每片平均票房高達7億美金以上,這種成績甚至領先許多歷史悠久的真人電影公司。

全球11億美金票房的《小小兵》,是影史票房第二高的動畫電影

但是坦白來說,即便沒有1993年的悲劇,瑪利歐也不是一個輕易能被改編成電影的遊戲題材。至今數十款的瑪利歐遊戲,不管是平台動作、戰略或是運動等等類型,瑪利歐系列都沒有一個豐富到完整的故事劇情,即便是角色扮演類型(RPG)的《瑪利歐RPG》,其劇情也淺顯易懂--幾乎是兩頁可以講完的劇本--這讓瑪利歐改編電影更加地富有難度。相同的狀況發生在《精靈寶可夢》身上,但至少《精靈寶可夢》有著長壽的電視動畫版作為故事基底,與其說《精靈寶可夢》電影版是改編自遊戲,更不如說是來自電視動畫版本的豪華大銀幕進化….

失敗後再爬起來,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如果不能做出我們所認可的成果,寧可一切歸零。」宮本茂信誓旦旦地說著,他賭上的不只是這次動畫電影的票房營收而已,賭上的是新世紀裡任天堂的多角化媒體經營方向是否正確,賭上的是這位世界上最有名的水管工,能不能從被人恥笑的影史悲劇中再度一躍高飛。

延伸閱讀:
任天堂準備好被好萊塢再傷害一次了嗎?
《劇場版 精靈寶可夢2018》萌化的小智讓粉絲看的一陣風中凌亂?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