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攝魂修女院》守貞修女竟「有身」?陰暗而醜陋的背後是一筆難以自圓其說的糊塗帳

人狼屋

涉獵恐怖電影的老饕都知道,品嘗恐怖片的真正樂趣,在於電影映畢後留下的餘韻。電影情節的轉折及巧思,或令人震撼的驚悚鏡頭,都能讓觀眾離開戲院時回味再三。不過看完曾經手過奪魂鋸系列的導演:戴倫連恩布斯曼 (Darren Lynn Bousman) 所執導的《攝魂修女院》(St. Agatha)後,縈繞在心頭的或許並非心有餘悸的震撼,而是一頭霧水的困惑。

《攝魂修女院》(St. Agatha)。

《攝魂修女院》。

 

英文片名「聖阿嘉莎」(St. Agatha) 藏玄機

原文片名的「聖阿嘉莎」是拒絕放棄信仰而慘遭凌虐的殉教貞女,也是女主角瑪麗被強制賦予的新名字。兩者的關連其實已預示了觀眾即將面對的殘酷與暴力。本片的暴力場面沒有像導演在處理《奪魂鋸》前三部續集時的血腥張狂,不過仍考驗著觀眾的忍受度。然而比起視覺效果,片中的修女院對心靈的禁錮與折磨,反而更令人毛骨悚然。

《攝魂修女院》片中對心靈的折磨,這些壓力處處考驗著觀眾的承受度。

可惜的是,以往喜歡在作品放入逆轉巧思的戴倫連恩布斯曼,這次的劇本卻發生嚴重的問題。本片雖動用了四位編劇,但溝通與整合劇情的疏漏,仍造成前後不連貫,且邏輯難以自圓其說的慘況,讓恐怖感大打折扣。

 

問題重重的《攝魂修女院》

《攝魂修女院》的第一個問題在女主角的性格塑造。懷有身孕且與男友私奔的瑪麗,在經濟窘迫的情形下投奔喬治亞州的一所修女院待產,卻沒料到修女院竟是被恐怖統治掌控的黑暗小王國。只要一踏進去,女孩便成了暴虐院長的籠中鳥。羊入虎口的瑪麗只得集結其他孕婦的力量逃出煉獄。

撇開瑪麗的心靈創傷不談,她在故事的前半部是個果斷且冷靜的角色,而且面對死亡威脅仍維持堅強的意志力,但在後半段的劇情裡,她卻突然變成驚慌失措的驚弓之鳥。修女院雖然戒備森嚴,卻並非銅牆鐵壁,反倒是瑪麗毫無自覺的莽撞行動,讓所有人深陷險境,使逃脫難度一次次增加。更離譜的是,瑪麗最後獲救的關鍵,竟是仰賴「賄賂」這種最不可靠,且充滿變數的手段,這讓先前的各種逃脫計畫,宛若紙上談兵的泡影。

《攝魂修女院》中,應守貞節的修女竟珠胎暗結,唯一能收容她們的修女院卻也不是什麼充滿溫暖的港灣......

電影資訊

關於作者

恐怖片的雜食動物,喜歡享用熱騰騰的新作,以及滋味妙不可言的冷門拼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