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背後】2003 年的《夜魔俠》(五):改變班艾佛列克與麥特戴蒙命運 —— 一切都是蝙蝠奶頭的錯!

對蝙蝠俠的愛,讓他愛上將蝙蝠俠推至藝術高峰的漫畫大師法蘭克米勒。而米勒帶動漫畫界一波黑暗風格浪潮的兩大作品,除了《黑暗騎士回歸》之外,就是《夜魔俠》。

他為《夜魔俠》設計了精采的蛇蠍美女角色艾麗崔 (Elektra),他還撰寫的故事《重生》(Born Again),殘酷地讓金霸王把夜魔俠/麥特梅鐸摧殘到體無完膚,殺死他的愛人、暴露他的真實身分、還把夜魔俠這個名號從英雄的代名詞,染黑成為私刑兇手。2018 年的 Netflix 影集《漫威夜魔俠》(Marvel’s Daredevil) 第三季,就是基於這個故事改編而成。

《夜魔俠:重生》:梅鐸被害到一無所有。

小班不知道的是——《蝙蝠俠》已胎死腹中

而對米勒的敬重,讓他更加相信《夜魔俠》能夠讓他更加接近那位蒙面十字軍一步。但是他不知道的是,1999 年法蘭克米勒已經與戴倫艾洛諾夫斯基 (Darren Aronofsky) 合作,要把《蝙蝠俠:元年》(Batman: Year One) 改編拍攝成新的蝙蝠俠電影,花了將近 2 年,最後卻功敗垂成。當然,蝙蝠俠電影一定會再度出現,但是《蝙蝠俠 4:急凍人》(Batman & Robin) 的慘敗,讓華納影業徹底嚇破了膽。他們自信的歡樂導向家庭電影被證明失敗,而又沒有勇氣將蝙蝠俠打掉重來,最後即便包括讓蝙蝠俠重生的漫畫大師、還有許多優秀的人才,他們紛紛提出拯救蝙蝠俠的計畫,但是華納影業仍然狠心將蝙蝠俠囚禁在冰冷的蝙蝠洞裡長達 8 年。

法蘭克米勒。

你甚至可以說,華納的冷凍蝙蝠俠決策,改變了《夜魔俠》的命運。因為這讓一位忠實小蝙迷,死心轉投成為另一位超英雄。這就像當你愛不到某人,就去找跟她很像的備胎一樣悲哀。但是艾佛列克的悲劇可不只如此,而現在才剛剛開始。在《夜魔俠》片場裡,有更多悲劇等著這位新任麥特梅鐸到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