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怪獸系列:《哥吉拉對黑多拉》殘虐黑多拉與飛天哥吉拉? (37)

唐澄暐

昭和經典怪獸特攝片《哥吉拉對黑多拉》(ゴジラ対ヘドラ),它的畫面值得一格格細細品味,因為過往從沒有哪部哥吉拉電影是這樣,不只以「畫面上有什麼東西」、更以「整張意義不清的畫面傳達的感官刺激」來牽動異樣情緒。

 

前情提要 >>【專題】怪獸系列:《哥吉拉對黑多拉》誕生於匱乏中的另類怪獸風 (36)

 

各種特攝怪獸片的「破格」演出

《哥吉拉對黑多拉》片中,從敵方怪獸黑多拉本身不對稱的醜惡斑斕外觀,到畫面中不時穿插的古怪動畫、分隔電視畫面、各種變形的鏡頭、沉默停格,甚至從怪獸本身的視角看自己被打穿,這部片乍看之下場面較少,視覺卻是豐富且充滿了突兀的刺激,讓觀眾有時甚至無法理解自己到底看到了什麼──在所謂的「藝術片」中或許不乏這樣的運用,但在哥吉拉系列裡,就絕對是破天荒的出格表現了。

東寶經典怪獸特攝片《哥吉拉對黑多拉》劇照。

《哥吉拉對黑多拉》。

而黑多拉這隻怪獸在片中的行徑,也是打破了哥吉拉以來的大怪獸形象:畸形醜惡的牠破壞的建築物少,更多見的是露骨地在鏡頭前虐殺人類。牠到處亂甩毒泥、變成飛翔體時在空中猛噴腐蝕氣體,劃過鏡頭後的下一幕,人們就紛紛倒地、痛苦地無法呼吸、甚至直接化成白骨或爛泥中的死屍。

牠的屠殺過程並未銜接《哥吉拉》那種無情的災害大怪獸形象(往往只能看到受害者跟著瓦礫崩塌或爆炸而退出畫面),而是繼承了《美女與液體人》(美女と液体人間)或《馬坦哥》(マタンゴ)這些恐怖電影中,肉體變異怪人們在鏡頭前同化分解人類的方式,並將其擴大到大怪獸才有的規模。

因此,黑多拉所到之處,就是整片的死亡。而這也構成了哥吉拉電影史上最陰森的戰鬥場面──整片黑暗無光、沒有一棟房子、一棵樹、只有荒蕪地表的幽冥世界。哥吉拉在這樣的地獄裡,在彷彿冷笑的電吉他旋律中,面對彷彿有牠兩倍大,又能噴毒、發射光線,甚至變化成飛行姿態的黑多拉,幾乎是一籌莫展,甚至還被丟進大坑底,眼睜睜看著坑邊站著的黑多拉像排泄一樣從身體下面流出汙泥,將牠掩埋。

《哥吉拉對黑多拉》劇照。

 

讓哥老大飛天的男人:坂野義光

《哥吉拉對黑多拉》片中絕境的唯一希望,就是科學家根據黑多拉弱點製造的巨大電極板;如果能誘導黑多拉走到兩片電極中間,就能用放電把黑多拉烤乾還原成泥土。

觀眾只能聽著電吉他在黑夜中獨奏,看著黑多拉以窒息般的速度慢慢地走向失去電力的電極板,越來越近、越來越猙獰──就在它那張醜臉快要貼到觀眾面前時,哥吉拉突然從後頭以放射能火炎快速幫電極板充能,一口氣烤乾了黑多拉。

當觀眾以為大局已定時,龜裂的殘骸中突然又飛出了分裂的黑多拉加速逃逸,這時候哥吉拉系列中評價最兩極的一幕就來了──

關於作者

國小二年級至今都是怪獸迷。拍過紀錄片《大怪獸台灣上陸》,翻譯過《怪獸大師圓谷英二》,寫過怪獸小說《陸上怪獸警報》、《蔣公銅像的復仇》。未來會繼續創作各種幻想題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