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 7 月 22 日重生》真人實事,一鏡到底的真實恐懼

人狼屋

2011 年,極右翼份子安德斯布雷維克 (Anders Behring Breivik) 以汽車炸彈攻擊政府大樓後,偽裝成警員前往烏托亞島進行慘絕人寰的屠殺。這起恐怖攻擊造成七十七人死亡,且死者多為在島上參加營隊的青少年。事隔七年,保羅葛林葛瑞斯 (Paul Greengrass) 與艾瑞克波貝 (Erik Poppe) 分別以這起悲劇為主題,拍出調性互異的《0722:極右挪威》(22 July) 與《 7 月 22 日重生》(Utøya 22. juli) 兩部電影。

 

真人真事改編的《 7 月 22 日重生》

改編自相同題材的兩部作品,相較於前者的新聞紀實風格,後者更像逼真的兇殺恐怖片。但比起虛構的恐怖,《 7 月 22 日重生》令人窒息的壓迫感,以及電影背後的殘忍現實,讓觀眾無法對片中的暴力一笑置之。它不想討論行兇動機或是非對錯,而是從受害者的視角,引領我們安靜的走完這趟地獄之旅,並在觀影後留下揮之不去的強烈震撼。

比起虛構的恐怖,《 7 月 22 日重生》有著令人窒息的壓迫感。

電影採用一鏡到底的跟拍視角,敘述少女卡雅在事發的七十二分鐘內,與同伴奮力求生的過程。雖然故事人物皆為虛構,但導演波貝參考生還者的口述,不但細膩地重現案發現場,也試圖還原他們在當下的感受。

與《愛國者行動》(Patriots Day) 或《聯航 93》(United 93) 等作品不同,本片沒有起承轉合、配樂,或戲劇性的對白。它不以煽情手法撩動觀眾同仇敵愾的心理,也不去「提示」他們如何解讀此事件,它僅透過片中的恐怖情境,讓觀眾發自內心的理解生還者的害怕及無助。換言之,我們被迫從旁觀者變成參與者,硬著頭皮面對內心深處最原始的死亡恐懼。

採用一鏡到底方式拍攝的《 7 月 22 日重生》企圖還原倖存者的視點來敘事。

 

2018 柏林影展競賽片,艾瑞克波貝導演的恐怖與絕望

戰地攝影師出身的波貝,顯然清楚人類面對突發暴力時,會因未知的恐懼留下強烈衝擊與創傷。這類經驗往往難以預測,而且缺乏現實感。因此他在片中營造類似的驚嚇效果,並毫無預警地點燃暴力的火種。

當槍聲響起,前一秒鐘還在爭論世界局勢與政府政策的年輕人們,發現遠在天邊的恐怖攻擊,突然變成眼前的血腥景象,頓時方寸大亂。島上危機四伏且敵暗我明的環境,迫使他們放棄理性與知識思考,變成四處奔逃的「非人」獵物。缺乏危機意識的慘痛後果,在此表露無疑,讓這些令人驚懼的駭人畫面,流露出強烈的警世訊息。

《 7 月 22 日重生》的恐懼與危機感在此表露無遺。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