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還看不到《康斯坦汀:驅魔神探》續集 ( 三 ):差勁的漫改電影、優秀的黑色電影

《康斯坦汀:驅魔神探》(Constantine,簡稱為《驅魔神探》)這部電影,就像背離天堂父親的墮落天使成為地獄裡的王。它與漫畫原著《地獄神探》(Hellblazer) 相距天差地遠,反倒在電影世界裡獲得了更多掌聲。

從這個角度,電影《驅魔神探》當然是成功的……至少在部分電影觀眾們的心中是這樣認為的。

由基努李維主演的《康斯坦汀:驅魔神探》獲得影迷好評,但原作漫畫粉絲卻頻搖頭。

 

*前情提要:為什麼我們還看不到《康斯坦汀》續集 ( 二 ):讓萬千漫畫迷哭泣的失敗改編電影

 

如果考慮到《驅魔神探》的成品品質,導演法蘭西斯勞倫斯 (Francis Lawrence) 的成績令人讚賞。別忘了這是他第一部長片電影,而且他還得必須在前任導演與編劇設想的既有架構上,發展自己的電影:新手導演還沒有堅持自己主張的本錢。更何況,這是華納影業非常關注的電影計畫,電影公司早在 7 年前就取得了改編權利,7 年後卻除了企劃什麼都沒有。加上華納力捧的大片天王基努李維 (Keanu Reeves) 也加入了這部電影。

華納影業本身已經做好不會失敗的準備,從一個重要的因素可以看出華納影業有多看重《驅魔神探》:他們給了這位新人導演高達 1 億美金的電影預算,可以想見電影公司信心爆棚的如意算盤。

華納影業給了法蘭西斯勞倫斯高達 1 億美金的電影預算拍攝《驅魔神探》,可以想見電影公司信心爆棚的如意算盤。

 

《驅魔神探》成功打造出不同於以往的電影類型

讓我們忘記漫畫《地獄神探》與漫畫教父亞倫摩爾 (Alan Moore) 對電影版本的臭幹譙吧。如果你是一個根本不知道《驅魔神探》來龍去脈的電影觀眾,這部電影仍然能滿足你想要被驚嚇的慾望。

深度基於基督教文化的《驅魔神探》,把許多基督教徒耳熟能詳的禁忌、典故與信仰精神玩的靈活──這又是一個電影與漫畫有著極大差異的時刻,《地獄神探》裡的文化根柢不只是西方的基督教而已,還來自於蘇美文化、希臘神話等多樣化的各式神魔觀。《驅魔神探》也許是第一部、甚至是最後一部膽敢將宗教恐怖類型結合超級英雄類型的電影,而恐怖氣氛又勝於英雄氣魄,讓《驅魔神探》也同時成為非常少見的恐怖掛帥的超級英雄電影──《魔俠震天雷》(Darkman) 曾經短暫成功過一次。

《驅魔神探:康斯坦汀》是影史少見揉合各種宗教元素於一身的獨特電影。

《驅魔神探》的這些恐怖效果都很不錯,事實上法蘭西斯勞倫斯導演要感謝榮獲奧斯卡金獎的攝影大師:菲力普羅斯洛 (Philippe Rousselot) 加持。雖然羅斯洛是靠自然恬靜的《大河戀》(A River Runs Through It) 拿到奧斯卡,但他在奇幻或科幻電影的表現更加為人所知。

《驅魔神探》奠定全片恐怖氣氛的開場驅魔、安潔拉被未知力量牽引撞穿數面牆壁、康斯坦汀在黑暗中高舉燃燒手臂驅魔這幾場戲,氣氛十足,這全都是羅斯洛的攝影功力展現。

拍攝《驅魔神探:康斯坦汀》的導演勞倫斯與攝影師羅斯洛。

導演勞倫斯(左)與攝影師羅斯洛(右)。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