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還看不到《康斯坦汀:驅魔神探》續集 ( 二 ):讓萬千漫畫迷哭泣的失敗改編電影

兩任導演在這個尚未誕生的電影裡都留下了某些設計與構想,這些點子並沒有因為導演的離開而被移出重新考慮。而當同樣在廣告界與音樂界成績亮眼的法蘭西斯勞倫斯 (Francis Lawrence),選擇了《地獄神探》成為他的第一部長片電影計畫。這位新導演必須得在已經有別的孩子建立的基礎上,繼續完成這座城堡。

對於新手導演來說,這是最糟糕的狀況,但他也沒有太多選擇,只能在既有的架構下發揮……問題是,缺乏主導性與一貫性的創意,很容易淪為四不像。舉個例子,在勞倫斯接手之前,這部電影已經決定所有地獄景象,都要看起來像是另一個現實城市。但是地獄長什麼樣子?這一點很明顯見仁見智,像是漫畫裡的表現方式就很奇幻,但是勞倫斯現在沒有別的選擇了。

《康斯坦汀:驅魔神探》劇中一景,地獄的樣貌該如何搭建才好?

宛如霧霾嚴重的北京市。

 

原作作者不願接受的局面

2000 年的華納影業之寶無疑地是基努李維 (Keanu Reeves),這位沉默寡言的演員,化身為電腦宰制世界裡的救世主,進而成為華納影業在商業大片領域的救世主。華納影業當然想在《駭客任務:最後戰役》(The Matrix Revolutions) 之後,讓李維繼續他的銀幕魅力。因此華納早在《駭客任務:最後戰役》還在製作的 2002 年時,預定基努李維將成為約翰康斯坦汀。這項看來穩當的安排,又造成一個令原著粉絲痛苦的根源。

《地獄神探》還遇到一個麻煩的問題,電影公司害怕「Hellblazer」這個漫畫原著名稱,會跟《養鬼吃人》(Hellraiser) 這部經典恐怖電影太過相似,混淆觀眾誤以為這是一部恐怖電影──但其實經常去地獄玩耍的原著,本來就比較偏向恐怖漫畫──導致他們決定修改片名,將《地獄神探》更名為《康斯坦汀:驅魔神探》(Constantine,簡稱為《驅魔神探》),改以康斯坦汀的大名當作片名。

《養鬼吃人》(Hellraiser)劇照

《養鬼吃人》太紅了……

出生自黎巴嫩、多國血統的基努李維,加上電影更名這兩件事,徹底激怒了《地獄神探》原作者艾倫摩爾 (Alan Moore)。

這位地球上碩果僅存的漫畫宗師,長久以來與好萊塢的惡劣關係,本身就可以拍成一部災難電影!在《地獄神探》決定改編之前,據他的說法,他的其它作品就已經被好萊塢狠狠地「強姦」過了。如今他們竟然又亂動了他的漫畫,摩爾始終反對影視圈翻拍他的作品,但問題是漫畫的版權掌握在出版社手上,不是全由他說了算。摩爾因此甚至拒絕接受任何豐厚的權利金、也不願意電影把他的名字打在電影演職員名單中。他嘲諷那些把自己的漫畫賣給好萊塢電影公司的漫畫家,稱他們等於是賣掉了自己的貞操與自尊,而他拒絕自己成為這種醜陋交易的其中一員──他覺得自己像個男妓。

《地獄神探》漫畫原作者亞倫摩爾其實偶爾會在故事中現身......

漫畫《地獄神探》裡時常致敬艾倫摩爾──他看來就像個長髮甘道夫。

這個星球的大多數觀眾,透過基努李維認識了約翰康斯坦汀,但事實是李維一點都不像康斯坦汀。康斯坦汀是英國人──因此他的所有故事大都發生在英格蘭各地,包括我們提到的新堡事件──但是李維略帶東方風的臉孔已經讓他與英國距離遙遠;康斯坦汀是金髮、李維是黑髮;康斯坦汀當年就是以英國熱門歌手史汀 (Sting) 作為角色原型,而李維跟史汀完全沒有任何相似之處。常駐在史汀臉上的冷笑狡黠表情,在李維的表演生涯中根本沒出現過幾次。外型上的巨大差異令人無法忽視,國籍與口音更讓漫畫迷無法忍受──彷彿讓美國人來飾演 007 或是超時空博士 (Doctor Who) 一樣屈辱。

據《地獄神探》作者亞倫摩爾的說法,他筆下的康斯坦汀幾乎就是參考英國歌手史汀所創作出來的角色。

史汀與康斯坦汀是同一個人(其實你光看名字就……)

既然要改就改得徹頭徹尾

但是導演法蘭西斯勞倫斯還更直接地惡化了這種角色疏離問題:他希望這是一部充滿疏離寂寞情緒的電影。勞倫斯在《驅魔神探》裡堅持實現這個概念,讓李維版的康斯坦汀沒有任何親密關係、也沒有什麼朋友……那些朋友更像是他的奴隸與負累。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